孤才不要做太子 第四章 长孙无忌

小说:孤才不要做太子 作者:抉望 更新时间:2020-06-29 23:35: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身体的恢复不是什么大问题,虽然躺了几天,但是小孩子的身体本就是可塑性最强的时候。在李承乾的刻意锻炼下,只是第三天,他就能够走出房屋了。

  唐朝长安的空气,比起现代都市来,好了不知道多少。每天,李承乾都会到秦王府的花园溜达一圈。

  当脑袋不太疼后,他的身边还多了一个大跟班—长孙家庆。

  长孙家庆是长孙王妃的侄子,马上奔三的人,自四年前,也就是武德五年起,他就是李承乾的陪读。

  说是陪读,其实就是一个跟班,说的不好听点,就是随身佣人,还是那种随时要为主子当肉盾的那种。

  李承乾自问,如果是自己绝对承受不来,但长孙家庆却反而一脸荣耀的样子,打从他康复以后,就一直尾随着。

  “武德九年啊!”

  看着花园里已经开始生长的柳叶,李承乾感慨万千。受老院长影响,他对隋唐年间,包括贞观年的历史故事都特别感兴趣。而这段时间里,最著名的世间就是“玄武门”事变。

  现在的秦王府,虽然各处有条不紊,但是从天策大堂不断往来的文书、将军来看,还是有一股暗潮在涌动着。

  就在这个时期,秦王李世民跟太子李建成的冲突已经从台下搬到了台上,两个人都在进行各式各样的准备。当今太子李建成,这些年来作为太子,跟很多的文官交好,掌控着文臣的力量。而李世民,因为常年征战的原因,在军中有着非同一般的威望。

  这种威望到了什么程度呢?对好多军队的将军来说,有的时候,圣旨都未必有秦王的军令有效。

  一文一武,明枪暗箭,可以说此时安静的秦王府,是坐落在火山口上,一触即发。

  不过,就算是这么紧急的时刻,让李承乾欣慰的是,哪怕只是一眼,李世民都会抽空过来看看他。虽然心理年龄上俩人没准得叫声哥们儿,但是李承乾还是感受到了一点父爱的感觉。

  只是一点!

  “世子殿下,此时早春,虽然万物勃发,却也是阴冷的日子,您大病初愈,还是进屋歇息比较好。”

  见李承乾对着花园发癔症,长孙家庆忍不住的提醒。

  前些天秦王世子坠马昏迷,可是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如果不是调查后发现那真的只是一场意外,恐怕秦王殿下已经打到东宫去了。

  李承乾点点头,在长孙家庆的虚扶下,站起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秦王府的防卫力量很是强大,哪怕是花园到房屋的这段距离里,就有十几处防卫力量。

  可以理解,毕竟李世民跟太子李建成的矛盾已经到了一个极其激烈的程度,彼此之间怎么防备都不为过。

  花园到住处之间,有一处被护卫牢牢把守的地方,这些护卫都刀出鞘,弓上弦,虽然没有敌人,可依旧虎视眈眈的样子。

  这里不是议事堂,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房间。可是再普通的房间,在这样阵仗衬托下,也显得不平凡起来。

  果然,看到走出房间的两个人后,李承乾就明白这里为何这么防备着了。

  这两个人,一个穿着一身带着锈迹的铠甲,铠甲上刀削斧凿的痕迹并没有掩饰。身材高大如熊,黑脸凶神,除了尉迟恭外,李承乾想不到还有谁会是这个样子。

  至于另一个,则是褐色眼仁,一头卷发如同胡人,虽然穿着一身文臣的袍服,但是掩盖不住他身体的强壮。这一个,在模糊的记忆里,李承乾记得自己是管他叫舅舅的。

  所以,这一位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长孙无忌!

  辨认出这两位的身份后,李承乾放慢了脚步,等靠近后,才微微施礼:“尉迟将军,舅舅。”

  见李承乾行礼,二人连忙还礼。不同于李承乾的微微躬身,他们二人则是认真的弯腰拱手。长孙无忌虽然是李承乾的舅舅,但是甥舅二人的身份却终究是一个天埑。

  等三人行礼还礼完毕后,长孙家庆才毕恭毕敬的行礼:“叔父,尉迟将军。”

  尉迟恭只是哈哈了一声,这种文邹邹的场合,他从来不会说话,干脆就交给了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不满的看了长孙宝庆一眼,才对李承乾说:“中山王殿下,你前些日子伤了头,此时应该歇息才是,切勿胡乱走动了。”

  “谢谢舅父关心,只是我心烦气躁,呆在房间里恐怕如同烈火烹油,于养病无益。”

  长孙无忌奇怪的看向李承乾。

  虽然听说了秦王世子,中山王李承乾醒来后性情大变,可是真的见到时他却好像见到了鬼。

  谢谢舅父关心?心烦气躁?烈火烹油?

  这是一个七岁的小孩子能说出来的话吗?这个小小的身体里,莫非隐藏了一个成年人的灵魂?

  看到长孙无忌奇怪的目光,李承乾暗叫一声不好。

  这两天,他一有时间就琢磨古人的说话方式,就怕对话的时候蹦出一个现代词来。

  现在跟长孙无忌交流,他无意之间就说出了这么一番话,估计引起老狐狸的怀疑了!

  在李承乾心目中,贞观年间的群臣,可没有一个省油的灯。特别是这个长孙无忌,吴王李恪就是他玩死的,唐高宗李治就是他一手推上去的。虽然只是一些文字的记录,可是对照这些记录,他只觉得长孙无忌这四个字跟老狐狸完全等重。

  对上这么一个人,可不能掉以轻心!

  幸到这里,李承乾微笑着迎上了长孙无忌的目光,一脸的坦然。

  殊不知,他这个坦然平静的神色,反而更让长孙无忌疑惑了。

  这样的表情,绝对不是一个七岁的孩子能做出来的,哪怕这个孩子是秦王世子,自小就接受王家教育也是如此。

  边上,尉迟恭和长孙宝庆都是一阵挠头。

  他们想不明白,只是两句话过后,这两个人怎么就对着眼睛一不发了?

  好久之后,李承乾才主动对着长孙无忌再一施礼,回头示意长孙宝庆跟着自己回去。

  看着李承乾离开的背影,长孙无忌皱起了眉头。

  看样子,不只是失忆和性情大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