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才不要做太子 第五章 嘴上的折磨

小说:孤才不要做太子 作者:抉望 更新时间:2020-06-29 23:35: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辅机,你怎么还没走啊。”一个清越的声音从长孙无忌背后响起。

  长孙无忌一回头,只见杜如晦也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三人中他是最后走出来的,可见秦王对太子的反击,已经确定下来了。

  天策府聚集着秦王征战天下之际网罗的各种人才,其中尤以“房谋杜断”出名。

  房玄龄擅谋,走一步之前就能看穿之后的三四步。

  杜如晦擅断,好多时候,多数人拿不定主意的事情,杜如晦却能一口断定执行。

  今日秦王独留下杜如晦,看来是有什么事情交给他决断了。

  “没什么,只是见到了世子康复,松了一口气。”

  虽然对李承乾疑虑重重,但是长孙无忌很聪明的没有多说什么。一些事情在没有查明真相,只是在怀疑阶段就公之于众,智者所不为也。

  而长孙无忌,更是智者中的智者。

  杜如晦捂住嘴咳嗽了几声,才慢步走过来说:“知道你们想知道什么,我只能告诉你们,秦王没有那么优柔寡断,咱们大可放心。”

  有杜如晦的这句话在,尉迟恭和长孙无忌都露出了笑容。

  如今,他们身在天策府,跟秦王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而太子和秦王之间,更是水火不容。虽然长安这个湖面看起来风平浪静,可只要一步走错,就将倾覆。都是一大家子人,这个时候最怕的就是主上优柔寡断。

  “只要秦王一声令下,俺尉迟必定一马当先!”尉迟恭攥紧拳头,信誓旦旦道。

  他从来不考虑什么危险不危险的,在刚刚受降,就被委以重任的时候,他就已经将忠心献给了李世民,而不是什么李家。

  远处,李承乾倚靠在影壁上,一直目送着三人离开。

  长孙宝庆担心道:“世子殿下,您还不准备回屋吗?”

  李承乾这才点头,带着长孙宝庆回了住处。

  自从知道如今是武德九年的时候,李承乾就知道接下来的日子不可能安稳了。

  历史上,李世民就是在武德九年六月初四这一天发动的玄武门之变。

  如今寒冬已过,万物萌生,四月的暖风已经吹遍了长安。

  再有两个月不到的时间,长安皇宫那把龙椅,就要换人坐了。

  长孙宝庆看出主子似乎在感慨着什么,但是他很聪明的没有问,只是在李承乾进屋后就吩咐侍女把饭食端上来。

  李承乾盘腿坐在桌案边,并不觉得如何的失礼。虽然唐朝人是跪坐的,可是,这样的坐姿在李承乾看来就像岛国人一样,还格外的难受。

  盘腿儿坐着多舒服!

  今天的伙食,明显的改善了。

  除了一碗白米饭外,还多了一只肥鸡。

  吃了几天的小米粥,李承乾也觉得嘴里快淡出鸟儿来了。看到肥鸡,当下毫不犹豫的撕扯下来两个鸡腿,两个鸡翅膀,然后把剩下的都放到了长孙宝庆面前。

  长孙宝庆咽了一口口水,推辞道:“世子殿下,我不饿,还是您吃吧。”

  虽然这么说,可是李承乾在他眼睛里看到了两个明显的字—“渴望”。

  按理说,长孙宝庆虽然只是一个庶出子弟,但是他怎么说也是长孙家的成员。如今,看着一只鸡流口水,实在是有点那啥。

  不过,李承乾知道,就算自己是世子,皇族成员,能吃到这只鸡,也挺不容易的。

  如今是武德九年,距离唐朝建立,虽然已经过去了九年时间,可是这九年间,唐王朝的征战也一直没有停止,自隋朝覆灭以来,战火四起,百姓根本得不到休养生息的机会。初立的大唐,百废俱兴。

  如果不是因为他病号的身份,堂堂秦王世子,中山郡王,也得吃小米饭,全鸡?有个鸡腿都算挺不错的了。

  “吃吧,本王胃口一般,有鸡腿鸡翅就够了,剩下的你都吃掉吧。”

  把感动的一塌糊涂的长孙宝庆赶到一边,李承乾开始吃饭。

  白米饭还好些,毕竟是吃习惯的东西,可是鸡腿,就有点那啥了。

  把咬了一口的鸡腿放到盘子里,李承乾忍不住问长孙宝庆:“本王又没有高血压,为什么鸡腿连盐都没放?”

  长孙宝庆把鸡肉鸡骨头塞了满嘴,好不容易咽下去后才说:“禀世子,这两年,咱们大唐各处都缺盐,本来,山东那边的盐场,产量丰富,可是突厥截断了商道,别处的盐场产量又不行。多种原因影响下,就算是咱们秦王府,也没有足够的盐用,就连秦王清晨刷牙,都没有青盐用了。而平民小户,估计半年都难得吃一回盐。”

  “啧。”

  听到长孙宝庆这么说,李承乾忍不住的咋舌。

  虽然对初唐时期的情况有所准备,可是真的见识到后,反而觉得实在是惨了点。

  炒菜是宋朝以后才出现的,唐朝的伙食,跟原始人没什么区别。就是鸡,也只是放水里煮熟就能吃,了不起加一点点盐。

  没调料也就算了,连盐都没有就过分了啊。

  看到长孙宝庆疑惑的眼神,李承乾叹了一口气,把鸡腿鸡翅膀都给了他。

  实在是吃不下去啊。

  长孙宝庆想不明白主子为什么把一整只鸡都给他了,怯懦的问:“世子,您是不是胃口不好?要不要传御医给您看看?”

  李承乾摆了摆手,他实在不知道怎么跟他讲。

  对唐朝人来说,只要是肉就是香的。可是对吃惯了奥尔良烤翅之类的李承乾来说,简直....

  啊啊啊,想要吃点好东西怎么就这么难?

  窗外,长孙王妃照例过来偷看。

  对李承乾将鸡肉分给长孙宝庆的做法,她还是比较赞可的,这是笼络人心的必要手段。

  可是看到他自始至终只吃了一口,不由得又担心起来。

  干脆,她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看到长孙过来,李承乾赶紧站起身来:“母妃。”

  而长孙宝庆,差点吓坏,出溜一下就跪在了地上。

  吃鸡心虚。

  长孙走到桌前,叹了一口气,问:“承乾,你是胃口不好吗?连鸡肉都不吃?”

  李承乾苦笑着说:“不是胃口不好,实在是这鸡肉一点滋味都没有,不好吃啊!母妃,您看我现在已经能走路了,能不能让我出府,自己找点吃的?”

  想来想去,也只有出去走走了。

  按理说,好多调料,诸如八角花椒之类,都是华夏大地上一直有的调料,仔细找找肯定能找到的。

  虽然没法弄出奥尔良烤翅之类的饮食,但是让味蕾好受一点也是好的。

  “不好吃?”

  长孙哭笑不得的看看长孙宝庆满嘴的油,再看看李承乾愁眉苦脸的样子,无奈道:“行吧,出去走走也好,长安市面上也有不少好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