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才不要做太子 第六章 出府

小说:孤才不要做太子 作者:抉望 更新时间:2020-06-29 23:35: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得到长孙许可的李承乾高兴的跳了起来:“真的?”

  见李承乾这么开心,长孙也笑了:“不过,你必须要带足护卫,懂吗?”

  自从直到儿子失忆后,长孙一直都在偷看李承乾。她发现,以前很喜欢笑的孩子,自从失忆后,基本都不怎么笑了。

  这怎么行?

  考虑到太子李建成,虽然出府游玩是很危险的事情,但是为了让李承乾开心一点,长孙还是一口答应下来。

  只不过是带护卫而已,李承乾自然点头答应。

  用手指头点了点侄子的脑门后,长孙才带着随身侍女走了出去。

  长孙宝庆很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虽然他已经临近三十了,可是面对肥鸡的诱惑,居然没有把持住。

  长孙走后不久,就有一队侍卫到李承乾这里报道,领队的是一个叫于泰的家伙。

  看到于泰的第一眼,李承乾就认定这一位一定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无他,这家伙身上的伤疤实在是太多了。

  单单他裸露在外的手部、脸部,就有很多的伤疤,最引人注意的是他脖子上,这家伙脖子上都有一条疤,看这疤痕的位置,当时这家伙距离大动脉出血只有三公分之遥。

  身上留下这么多伤疤还活着的,命硬是一定的,而另一方面,也说明他绝对是有真本事。

  于泰没有穿着铠甲,只是佩戴了一把横刀。

  走到李承乾面前,于泰微微弯腰拱手:“末将于泰,见过世子殿下。世子殿下,王妃安排末将护您周全,您要出门的话,请让末将相随。”

  能够微微弯腰,就说明这家伙的地位绝对不低,恐怕不比尉迟恭等人差多少。

  虽然在这个年代生活才没几天,但是李承乾对一些规矩已经有了了解。

  这是一个封建等级制度森严的不比满清差多少的年代,作为皇族,且是秦王府顺位继承人的他,在这个王府里,排在第三位。除了秦王和秦王妃外,他就是最大的一个。

  可就是这样,于泰也只是对他随便的行了礼。

  换一个普通的禆将过来,最起码也要单膝跪地行礼。

  而于泰这般,绝对不是因为傲慢,而是因为他有资格这么干。

  考虑到这一层,李承乾不由得对于泰高看了一眼。

  秦王李世民,是个很有人格魅力的人,而且很擅长识人,这两点从他的朝堂就能看出来。

  房谋杜断,长孙无忌,秦琼,尉迟恭,程咬金....

  这些人,都不约而同的选择效忠他,且都是各自领域极其出色的。

  于泰奇怪的看着李承乾,自从他自报姓名后,世子就奇怪的看着他。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居然从这个孩子的神色中看到了敬重?

  回过神来的李承乾摆了摆手:“有劳于将军了,只是本王打算布衣出门,咱们的阵仗能不能小一点?”

  于泰还只是带着一把横刀,而他带领的这些护卫,各个都武装到了牙齿上。带着这么一队人出门,碰到个胆小的估计得吓死。

  于泰笑了笑,对着身后一挥手,那些护卫就都卸掉了铠甲,只保留了匕首一类隐蔽的武器。

  脱掉铠甲,换上布衣的护卫们,看起来跟地里的老农一般无二。

  错了,不是一般,而是就是。

  唐朝实行府兵制,寓兵于农,好多士兵其实同时也是农民。

  “世子殿下,您看这样可好?”

  李承乾点了点头,在于泰的带领下走出了自己的小院。

  秦王府坐落于修德坊(注1),走出秦王府的大门,向东就能看到巍峨的皇宫。

  不过,李承乾的注意力却没有集中在皇宫上,而是看到了秦王府外墙上那抹不去的烟火色,以及来往衣着破烂的长安住户。

  隋末以来的连番征战,真的给这片大地造成了巨大的损伤。

  走出府门后,那些护卫就自然而然的散开,融入到了人群里,只有于泰和长孙宝庆跟随。

  长孙宝庆是李承乾的陪读,同时也是他的肉盾,不管李承乾干什么,他都要跟随着。

  而于泰,看似依旧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却也同时把左手放到了横刀上,只要出现危险,第一时间就会按开绷簧,抽出横刀。

  修德坊外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想要切实体会到长安的繁华,最直接的地方就是东西两市。

  西市距离修德坊是最近的,所以于泰很自然的带着李承乾朝西市前进。

  在穿过布政坊和颁政坊后,就抵达了西市的北门。

  长安历经战乱,好多坊市就连住满人都有些艰难。途径的坊市,街道上只有零星不多的人走来走去。但是到了西市,人却好像突然间就涌出来了。

  大唐西市,就是长安的商贸市场,因为西域商人比较多的缘故,比起东市来还要热闹。

  市场内,有大胡子、贩卖西域酒的胡人,有衣着清凉、扭着腰肢卖舞的胡姬,有拎着野菜过来贩卖的城外庄户,还有大唐走南北的商人。

  路过一个明显是庄户的摊位,李承乾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他的摊位上不是别的,就是蒲公英。

  早春初生的蒲公英,吃起来还没有那么浓重的苦味,弄一点蘸酱吃也不错。

  蹲到摊位前,李承乾问道:你这蒲公英怎么卖?”

  庄户抬起头奇怪的看了李承乾一眼,见他衣着华丽,身后有带刀的侍卫,就知道是富家子弟。

  抓起一把蒲公英,庄户陪着笑脸说:“回公子的话,这不是什么英,是苦苦菜。您要是想要,随便给几个铜板就好,这野菜不值钱的。”

  李承乾撇了撇嘴,本王虽然身在大城市,但是野菜也不少吃,你这明显不是苦苦菜啊!估计是吃着苦,就给它这么命名了吧!

  看向长孙宝庆,李承乾道:“给他十个铜钱吧,这些野菜本....我都要了。”

  这些日子,李承乾也摸清楚了唐朝货币的价格,几块钱买下来这么一大堆蒲公英的事儿,李承乾还是干不出来的。

  见李承乾出价十个铜板,庄户急忙摆手说:“公子给多了,三四个就足够了,小人怎么敢要这么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