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才不要做太子 第七章 魏征

小说:孤才不要做太子 作者:抉望 更新时间:2020-06-29 23:35: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李承乾没有多废话,见长孙宝庆掏了钱,把蒲公英收起来后,就直接离开了这里,独留下那个庄户僵在原地,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

  三个人走出一段距离后,于泰忽然问道:“世子,您为什么要给他十个铜板?这些野菜,三四个铜板就已经很多了啊!”

  想了很久,于泰才憋回了“败家子”这三个字,在他看来,李承乾这分明就是在胡来,有钱也不是这个花法啊!

  从长孙宝庆的布袋里抽出一根蒲公英根茎塞到嘴里,吮吸着里面的苦涩,李承乾道:“本王如何不知十个铜板是给多了。但是,看他骨瘦如柴的样子,就知道他家里粮食不多。这个青黄不接的时候,一个农民想要吃饱饭,很难。既然他挖到了足以果腹的野菜,却为什么还要到西市来卖,你有想过这个问题吗?”

  于泰挠了挠头,他这才发现这个庄户卖野菜的行为怪异至极。

  按理说,庄户挖到野菜,吃就是了,干嘛到西市来卖,多此一举?

  长孙宝庆脑子转的比较快,想了一会儿就明白过来:“这说明,他家里有吃不了野菜的人,他得卖掉野菜,换成粮食才行。”

  李承乾笑着点头:“没错,只可能是因为这个。现在一斗米值十五钱,三个铜板,能换到多少?给他十个铜板,怎么也能换到大半斗米,虽说不至于让他全家吃饱,至少段时间里能让那个吃不了野菜的幼童或者老人不愁吃了。对本王来说,多出来的七个铜钱,可能只是一时的大手大脚,对这个庄户而,很有可能值一条命啊。”

  李承乾自顾自的走着,丝毫没有看到于泰和长孙宝庆的表情。

  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只是十个铜钱买了价值三个铜钱的野菜,就有这么深层次的故事在里面。

  怎么说呢?

  这真的只是一个七岁的孩子吗?

  啪!啪!啪!

  连续三声击掌声传来,李承乾忍不住朝身后看去,只见击掌的是一个花白胡子的老家伙。

  老家伙一身的破烂布衣,但是偏偏面须白净,最过分的是,他的脚上穿的居然是官靴。

  这就有点蠢了,虽然外形打扮的很破,但是只要有心人注意到,就能推导出他官员的身份。

  于泰的手按到了横刀上,刚刚起他就注意到了这个尾行的家伙,要不是感觉到这人没有恶意,他绝对要抓住盘问一下。

  见吸引到了李承乾的注意,老家伙笑道:“老夫尝闻古有项橐、甘罗之人,虽年幼却聪慧无比,人称神童。只是老夫一直以为这是古人为了吹嘘,瞎记录的而已。不想,今日居然在大唐长安西市,居然见到了不弱古书记载的一位。”

  李承乾推开于泰,露出自己的身形,笑道:“算不上神童,只是胡思乱想而已,如果本王真的是神童的话,见你的第一眼,就能知道你的身份。不是吗?”

  老家伙抚须大笑,明白这是李承乾在问他的身份,随即拱了拱手:“倒是老夫失礼了,老夫太子洗马魏征,见过中山王!”

  “卧槽!魏征!?”

  让魏征想不到的是,得知他的身份后,李承乾居然原地跳了起来,大有直接逃走的意思。

  老夫有这么可怕吗?

  疑惑不已的魏征,差点就要找个镜子看看自己的模样。

  “中山王,老夫很可怕吗?”见李承乾恢复了镇定,魏征才出声问道。

  你不可怕,你只是又臭又硬,一般人惹不起而已。

  李承乾忍不住的腹诽。

  千古人镜魏征,唐朝鼎鼎有名的存在。在李承乾的印象里,这一位绝对是生活在长安的螃蟹,下到平民百姓,上到皇帝,他就没有一个不敢怼的。从历史上遗留下来的几个小故事里,就能看出这一位的胆子有多大。

  惹不起,要是犯了什么事儿落到这一位手里,就算你后台是皇帝也没用。这老家伙怼皇帝也不是一次两次,甚至几乎每回都能怼赢。

  不过,现在的魏征还不是御史大夫,只是一个太子洗马而已。

  想到这里,李承乾偷偷松了一口气,说:“原来是魏大人,只是不知魏大人穿着简陋,穿着官靴混迹于西市,是在干什么?”

  听到李承乾的话,魏征低头看了一眼官靴,随即老脸一红。

  今天出门的急了一点,居然忘记了把官靴换掉,结果还被一个孩子指出,真是丢脸!

  红着脸,魏征苦笑道:“如今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好多平民庄户都要买粮食,老夫怕有粮商蓄意抬高价格,所以才换了衣服来看看。不成想,居然忘了换掉官靴,让中山王见笑了。”

  李承乾:“....”

  你一个太子洗马,不好好的辅佐你的太子,闲着没事儿的来抢牙行的活儿干什么?

  虽然很想吐槽,但李承乾还是客套道:“洗马大人如此关心民生,真是我大唐官员的楷模啊!本王还有事儿,就不打扰魏大人了,就此别过,告辞!”

  说完,李承乾拉着于泰和长孙宝庆,头也不回的直接开溜!

  被留在原地的魏征,疑惑不已的挠了挠头。

  这中山王为什么防他如同防贼一般?

  就算你父王秦王跟太子不合,也不耽误咱们两个说说话吧!

  不过....

  “这中山王,小小年纪就体察民意,甚至愿意自己吃点亏,帮助一个庄户,真是一个贤王的好苗子啊....”

  甚至于,如果当皇帝的是他的话....

  魏征摇了摇头,虽然太子的儿子李承道性格糟糕,但是未来当皇帝的注定是他。与其感慨中山王李承乾的贤明,还不如抓好李承道的教育,给大唐培养出一个合格的继承人来。

  想到这里,魏征也就没了继续闲逛的心情,朝着西市的出口走去。

  一个胡商的货车边,直到看到魏征走了以后,李承乾才露出头来。

  于泰疑惑道:“世子为何如此警惕这个魏征?”

  长孙宝庆也很疑惑,按理说,这是世子第一次跟太子洗马魏征见面吧,怎么似乎....

  很怕他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