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才不要做太子 第八章 本王的十三香啊!

小说:孤才不要做太子 作者:抉望 更新时间:2020-06-29 23:35: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李承乾则摇了摇头,笑着对于泰和长孙宝庆说:“你们看着,用不了一年,这个家伙就要成为最惹不起的那一类人。你们俩啊,如果干了什么坏事,千万记得不要落到他手里。”

  于泰忍不住的嗤笑,长孙宝庆呀毫不在意的样子。

  世子这就是欺负他们不知道事儿了,这个魏征,虽然是太子洗马,但是听说他跟太子的关系却不怎么好。就算太子跟秦王的斗争中,太子占据了上风,这个魏征也不可能上位。一个没落的太子洗马,还不值得他们警惕。

  见这俩人毫不在意的样子,李承乾也就不再多说什么。有些话,只要点到为止就好,说多了反而会坏事。一个七岁的孩子,却能预知后事,得是多么吓人的事儿。

  魏征既然不在,那么就可以继续逛西市了。

  带着两个憨货,李承乾从西市东头走到了西头,结果愣是没看到有香料卖。

  一连逛了一个时辰,就连长孙宝庆都有点脚酸了,他忍不住问道:“世子,您在找什么啊,不如跟我们说说,没准我们知道在哪呢。”

  既然找不到,倒不如问问别人。

  想到这里,李承乾就说:“本王在找花椒八角之类的东西,或者肉蔻之类的香料,你们知道哪里有卖吗?”

  长孙宝庆用手捂住了脑门:“我的世子啊!花椒八角这种东西,西市没有售卖的,要买这种东西,得去药铺,这两样都是药材。”

  于泰也哭笑不得道:“世子,肉蔻之类的香料,那是海商才能带来的东西。再加上大食那边也在战乱,陆地上的胡商也没几个能带着香料过来的。就算有,那价格,也只有皇宫能用一点。如果咱们秦王府买这东西,会被官弹劾穷奢极欲的。”

  “....”

  李承乾一阵无语,后世大把大把往锅里扔的东西,想不到在这个时期居然这么金贵。

  不过一想到这个时候盐都是稀罕东西,他也就释然了。

  没有洋香料,也只能祈求本土的一些香料还健在了。

  “前面带路,本王要去药铺。”

  长孙宝庆只能带着李承乾朝最近的药铺走去,没办法,跟了这么个主子,也只能跟着折腾了。

  走出西市没多远,就能看到一个“回春堂”的药铺,隔着老远都能闻到那独特的中药味。这要搁到后世,会被邻居举报扰民的,可是,在这里却没人在意,反而两边就是酒楼客栈,仿佛闻着这个味道能长寿一样。

  回春堂应该是个良心的药铺,来到这里看病的人很多,大部分是平民。

  带着长孙宝庆和于泰,李承乾很自然的站到了队伍最后面。

  于泰不解的问道:“世子,您身份尊贵,怎么能让这些平民排在您前面?您要是不好意思开口,末将帮您把他们驱赶开。”

  李承乾摇了摇头:“不可,咱们来就是买点东西,又不是看病的,如果插队,就要耽误别人看病的时间。你给本王老实一点!”

  于泰只能点了点头,但是对于李承乾却更恭敬了。

  他本就是穷苦出身,对这样不摆架子,亲民的行为格外的看重。他能感受到,中山王并不是刻意做作,而是真的这么想的。

  排队比想象中还要耗费时间,一直到一个时辰后,才轮到李承乾,而这个时候已经是午时了。

  坐在中堂的是一个白须的老者,神态祥和,来看病的病人只要接触到这位,心情就会不自觉的平复下来。

  老者对李承乾招了招手,笑道:“小贵人可要看病?”

  早在李承乾到达这里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对于李承乾乖乖排队的行为,他自是赞赏有加。

  李承乾坐到老者前面,摇了摇头:“本....我不是来看病的,是买药的。老先生,您这里有没有紫叩、砂仁、肉蔻、肉桂、丁香、花椒、八角、小茴香、木香、白芷、三奈、良姜、干姜这十三种香....不对,药材?”

  李承乾念的很快,因为这个配方,早就到了他记忆的角落里,如今回想起来只能快速的念出来才行。

  听到这十三味药材,老者捋了捋胡须,皱眉道:“紫叩、三奈是什么?老夫从未听闻过,砂仁倒是还有一些,肉蔻从未听闻过。至于肉桂、丁香、八角、木香、良姜....岭南现在战乱,商道断了好久了,这几样也许久不曾出现在中原。花椒、小茴香、白芷老夫这里倒是有些,至于干姜,其实就是风干的姜,这种东西在外面有很多卖的。”

  虽然李承乾念的很快,但是老中医还是全部听到了。

  “果然,凑都凑不齐啊!”

  本王的十三香啊!

  听到老中医的话,李承乾虽然有所准备,但还是有点失落。

  在这个炒菜文化还没兴起的时候,想要善待自己的嘴,李承乾能想到的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十三香了。结果,到头来只能找到几种。

  不过也罢了,有就不错了。

  李承乾颓然道:“那老先生,有的这几样,您随便给我包一些吧!”

  老中医皱了皱眉头,还是忍不住问:“小贵人要这几样可是治病?可是据老夫所知,这几样药材并不能配伍成药,且药性大多都是燥热的,我观你的气色,也不像有失调之症啊!”

  李承乾嘿嘿一笑:“老先生多虑了,小子要这几样不是要治病,而是做菜的。”

  “做菜?”

  老中医惊叫一声,随即连连摆手:“不可不可,是药三分毒,怎么能用来做菜吃呢?你听老夫一声劝,万万不....”

  他说不下去了,因为李承乾身后的于泰,已经一脸不耐烦的露出了腰间的横刀,大有一不合就拔出来砍人的意思。

  于泰很不耐烦,在他看来,世子以堂堂郡王之尊屈尊降贵到这里排队,已经给足了老中医面子。老中医如果再多说什么,那就是冒犯,揍一顿都是轻的。

  李承乾回头不满的瞪了于泰一眼,把他瞪的低下头,才对老中医说:“老先生多虑了,这几样解决口腹之欲之余,不会有什么坏处的。”

  有于泰的威慑,老中医什么都不敢再说,只能吩咐童子把这几样取来给李承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