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才不要做太子 第九章 玄武门守将

小说:孤才不要做太子 作者:抉望 更新时间:2020-07-01 16:57: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带着十三分之五香,李承乾皱着眉头离开了回春堂。

  十三香凑不齐,炖肉什么的,也只能将就将就了啊。

  看着街边平民家挎着篮子卖鸡蛋的孩子,李承乾忽然又是一喜。

  虽然大菜弄不出来,可是简单的韭菜鸡蛋还是能做出来的吧!西兰花什么的,现在还没有,但是韭菜,可是华夏大地传承很久的菜之一了。

  “宝庆,去,把那鸡蛋都买下来。”

  看着长孙宝庆去买鸡蛋,于泰好奇的问道:“世子,您要鸡蛋干什么?这东西咱们秦王府不缺啊。”

  李承乾笑道:“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几个孩子的穿着简陋,肯定来自城外。鸡蛋这东西,只有乡下的才好吃。”

  于泰摸摸头,他有点想不明白,城里的城外的都是鸡蛋,为什么就乡下的好吃了?

  等长孙宝庆把鸡蛋买回来,李承乾又问:“长安城,哪里有韭菜?”

  “韭菜?”长孙宝庆回想了一下,皱眉道:“韭菜倒是有,可是这东西只有皇宫种植了一些,用于祭天,别的地方,貌似没有多少种植的。韭菜这东西是穿肠草,世子您不会是打算吃它吧。”

  联想到这次出来的目的,长孙宝庆只觉得冷汗都出来了。

  韭菜是穿肠草,要是世子真的要吃,他该如何是好?

  李承乾一巴掌拍到了长孙宝庆的....肚子上。

  主要是现在身高不够,还抽不到他头上。

  “胡说什么,韭菜是能吃的。不过,韭菜居然只有皇宫有啊,这该如何是好?”

  抬起头看向北方的皇宫,李承乾只觉得一阵头疼。

  现在皇宫里盘踞着的,是李渊李建成父子,这两个不管哪一个,李承乾都不想见到。

  可是,这种祭天用的东西,如果不找皇帝的话,恐怕还弄不出来。

  想想美味的韭菜盒子,再想想王府里那清水煮肉,李承乾摸了摸嘴巴,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

  “走,咱们进宫!”

  “啊?”

  “啊?”

  于泰和长孙宝庆都傻眼了,平白无故的,世子还真的要进宫啊!

  “世子殿下,这....”

  于泰想出口阻拦,可是忽然发现有些话,实在不好跟一个小孩子说。

  他总不能明说,你老爹在筹划着造反,你这个时候不能往枪口上撞吧!

  作为李世民最信任的几人之一,于泰自然知道秦王最近的谋划。

  李承乾猜到了于泰的想法,但还是说:“没事,咱们要些韭菜就出来,不会耽误太长时间的。”

  说完,李承乾就带着俩人朝宫城走去。

  自西市走出,经布政坊、颁政坊、辅兴坊,李承乾把腿都走酸了,才走到掖庭宫的入口。

  掖庭宫是宫女和罪犯家属女眷居住的地方,也是她们劳役之处。

  这里的守备力量比较松弛,所以李承乾只是出示了代表他中山王的玉佩后就能直接进入,甚至不需要通报。

  穿过掖庭宫,进入西内苑,玄武门便出现在了眼前。

  于泰摸不着头脑的问:“世子,咱们从景风门和安上门都可以进宫啊,干嘛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到玄武门来?”

  李承乾当然不能说自己只是单纯的对玄武门好奇,咳嗽一声后说:“从这里进去,不是能直接到太极宫嘛!现在这个时间,皇爷爷估计刚用膳完,还在太极宫。”

  于泰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不过在他看来,这么走还是有点绕远啊!

  想要通过玄武门,就麻烦的多了。

  因为这里再进去就是太极宫的原因,玄武门的守备比别的地方都要森严。

  不过听到守将介绍自己是禁军中郎将常何后,李承乾憋足了才没有笑出来。

  据他所知,他老爹能直接突破玄武门的最直接原因之一,就是因为这个常何。

  早在两年前,这个常何就被安排到了宫里,暗地里,这家伙没少收买禁军成为自己的亲信,甚至于,这家伙还很狗血的成了李建成的“亲信”。

  在李承乾看来,这分明是打入皇宫和太子内部两方的卧底。

  自古以来,成功的卧底都是人物,所以李承乾也不免对这个留着小胡子的男人多看了几眼。

  虽然被李承乾看的发毛,但是常何还是坚持道:“中山王,您要见陛下,末将必须先通报,陛下要召见,才能放您进去。末将只是一个小小的守将,您切莫为难末将了。”

  听到这话,于泰的火气就上来了,他上前一步,抓住了常何的衣襟,恶狠狠道:“姓常的,你小子还真的忘了秦王的恩惠啊!想不到你进宫任职仅仅两年时间,就倒戈了,今日更是阻拦世子进宫。识相的,赶紧放开门禁,再多说一句,信不信老子劈了你这个狼心狗肺的?”

  常何皱紧眉头道:“于泰,你不要胡搅蛮缠!我这也是为了中山王好,守点规矩,没什么坏处!”

  眼见于泰还要动粗,李承乾拽了拽于泰,示意他松开手。

  把于泰拽回来后,李承乾才对常何说:“常将军说的对,守规矩没什么坏处,既如此,那就烦请将军代为通禀。”

  常何恨恨的看了于泰一眼,等再面对李承乾的时候,已经变成了笑脸。

  堪比变脸的速度。

  “中山王稍等,末将这就派人进去通报。”

  等常何离开,于泰才问李承乾:“世子,您为何不让末将揍他一顿?您要知道,这家伙早在瓦岗军溃散后就被秦王赏识,武德二年更是被秦王提拔跟随右骁卫大将军刘弘基一起作战。想不到,这家伙升职到了宫里,就投靠了太子。这等反复无常的小人,末将恨不得活撕了他。”

  李承乾拍了拍于泰的肚皮,笑道:“消消火,你跟他生什么气?一会儿,如果他不让你进去,你就到掖庭宫等本王,放心吧,本王进了皇宫,没人敢有怪心思的。”

  于泰长舒了一口气,但还是忍不住说:“还是气。”

  李承乾哈哈大笑着拍了拍于泰,怪不得这家伙会被老爹收为心腹,虽然有点憨,但是他的忠心确实无可挑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