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才不要做太子 第十章 皇爷爷

小说:孤才不要做太子 作者:抉望 更新时间:2020-07-01 16:57: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当手下就是这样,只要谨守一点“忠心”,不管什么时候都不会受到猜忌。

  没过多长时间,进去报信儿的士兵,就带着一个黄门宦官回来了。

  黄门看了李承乾一眼,说:“陛下有令,宣中山王太极宫觐见。”

  说话的时候,李承乾发现这个混蛋明显有把鼻孔抬起来的想法。

  这就是狗仗人势了。

  被一众宫斗电影引导的有些看不起宦官的李承乾,顿时更加看不起这个畸形社会的畸形产物了。

  于泰被常何激起的火气还在,见宦官这么傲慢,顿时心里一股无名的火焰就涌了起来。

  他刚要上前,却被一只小手拦住了。

  李承乾用力的推了推于泰的大腿,亲自上前道:“认识你的知道你是黄门,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哪路王爷呢。区区一介奴仆,居然这般跟我这个郡王说话,犯了你不成?”

  说完,李承乾抬起脚狠狠的踢在宦官的小腿上。

  黄门也没想到李承乾居然会动手,刚要说话,却感觉小腿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顿时哀嚎着抱腿跳起来。

  李承乾也很想嚎一嗓子,刚刚用力有点大,忘记了自己还是个孩子,虽然攻击他的小腿是最有效的进攻方式,可是自己的脚也疼的不行。

  “哼!于泰,把他拽起来,只不过挨了一脚,装什么死狗,叫他前面带路。”

  于泰嘿嘿一笑,就像拎狗一样把宦官给拎了起来。

  宦官不敢反抗,只能瘸着脚在前面带路。

  等跟宦官拉开一点距离后,于泰才问李承乾:“世子,您干嘛不让末将揍他?刚刚那一脚,您的脚趾也很疼吧。”

  说话的时候,于泰很是兴奋。军伍里出来的人就是这个性子,头掉了碗大的疤,但是面子绝对不能被拂了。李承乾亲自出脚踹人的行为,他就格外的赞赏。

  不管是西市的睿智还是现在的偏激,在于泰看来都格外的顺眼。秦王就是这般睿智果断,想不到世子小小的年纪就继承了他父亲的性格。

  李承乾把长孙宝庆拽到前面挡着,回过头对于泰说:“他是黄门宦官,敢这么得瑟,肯定比较受宠。你一个侍卫动手,追究下来可担待不起。本王动手,或者叫你动手就不一样了。本王是皇孙,又年纪小,就是弄死他,皇帝也不会过于责怪。”

  于泰点了点头,想不到这简单的动手里面还有这么深的学问。

  只是....

  是错觉吗?

  他总觉得世子这次昏迷过后就像开窍了一般,他现在不管怎么样,都不能把世子当一个七岁的小孩看待了。

  在一瘸一拐的宦官带领下,李承乾来到了太极宫正殿前。

  虽然长安久经战火,到处都有点破败的景色,但是,皇宫却格外的干净,眼前恢宏的宫殿,就算他不是现在小小的身体,恐怕都会感受到震撼。

  看惯了高楼大厦,再面对太极宫这样的古代工匠呕心沥血巨作的时候,依旧生不起几分的骄傲感。

  等宦官通禀过后,李承乾才被获准进入。而于泰和长孙宝庆,只能站到一边晒太阳。特别是于泰,连腰间的横刀都被殿前侍卫给没收了。

  走进太极宫,李承乾来不及多看看内部的陈设,就被一个声音吸引了注意力。

  “是承乾啊,怎么样?头已经不痛了吧。”

  李承乾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威严的男子,身着龙袍,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皇帝这种生物,在一片唯唯诺诺的环境待久了,无形之中就会变得威严起来。

  这一位就是唐高祖李渊了吧!

  李承乾强迫自己不去看他头顶的几根白发,老老实实的跪倒:“承乾见过皇爷爷,愿皇爷爷万寿无疆。”

  这个时候不怂点不成,脖子硬的倔驴,也只有在主角光环的作用下,才能多活几集。

  再说了,下跪也没什么,毕竟这个身体,本就是眼前这人的孙子嘛。

  “咦?”

  李渊很是诧异,这不过年不过寿的,小家伙怎么就给他下跪了?

  万寿无疆?啧,挺不错的词儿,如果是在寿宴上听到,估计会很喜庆吧。

  李渊乐呵着走到李承乾身前,亲自伸手把他扶了起来,还伸手帮他拍了拍衣摆上不存在的尘土。

  “呵呵,承乾啊,这不过年不过寿的,给皇爷爷跪什么啊!跟平时一样,行个礼不就行了?”

  李承乾笑着说:“这是孙儿感谢皇爷爷的牵挂,孙儿听说了,您虽然不能出宫,但是却派了御医到府上。皇爷爷日理万机之中依旧如此牵挂孙儿,孙儿很是感动。”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李承乾还是下定决心好好研究研究古代的礼仪。

  感情这个时候不像清朝那般,见皇帝就要跪啊!

  看得出来,他的一番话说得李渊很是受用。

  牵着李承乾的手,李渊问道:“你今天进宫来,就是专程来感谢朕的?”

  说到这个问题,李承乾就有点不好意思了。

  他挠挠头,不好意思道:“那个,皇爷爷,孙儿还有点事儿想求您,让您这么一说,都不好意思说出来了。”

  有些事儿,还是实话实说比较好,越是不好意思说,就越说不出口。没准等反应过来,本来要说的事儿,都不知道拐到哪儿去了。

  虽然是实话,但是李渊却哈哈大笑:“哈哈哈,人小鬼大,说吧,有什么事儿找朕?朕听听,看要不要应你。”

  李承乾笑道:“其实,就是孙儿忽然想吃韭菜了,可是听说,这东西只有皇宫才有。所以,孙儿就想着能不能找您要一点。”

  “韭菜?”

  李渊想了想,才说:“可是,据朕所知,韭菜是穿肠草,吃了对人没什么好处啊。皇宫里也只有礼部种了一些,留着祭天的时候用,你吃这东西干嘛?”

  又一个这么说的。

  李承乾干脆直接说:“皇爷爷,韭菜这东西不是不能吃啊,只是一些肠胃不好的人吃了会难受而已。就孙儿所知,韭菜只要弄好了,可是少有的美味。用不着多复杂,只要掺点鸡蛋,就好吃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