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才不要做太子 第十三章 醒转

小说:孤才不要做太子 作者:抉望 更新时间:2020-07-04 11:44: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这次秦王中了太子的计谋,他这个随从是负全责的。

  想都不用想,回去后,尉迟恭等人首先就要问罪他的护卫不利,要是秦王有什么闪失,他更没法跟长孙王妃,跟中山王等人交代啊!

  可谁成想,正自责着呢,李承乾就找过来了。

  “世子....”

  程咬金硬着头皮迎上来,刚要说什么,却见世子翻身上床,直接就翻秦王的眼皮。

  这麻利的,跟大夫一模一样。

  放下老爹的眼皮,李承乾松了一口气。

  再看看老爹嘴角残留的呕吐痕迹,看样子这里的老中医已经催吐过了。

  古代的毒物,好多都不能直接致命,一般都是以量取胜,只要催吐出来,最多伤害肠胃,调养一段时间也就好了。

  确定老爹没事儿后,李承乾才看向程咬金:“不知这位将军是....”

  程咬金一抱拳:“回世子,末将是左武卫大将军程知节。”

  “程咬金啊!”

  李承乾想了想才想起知节是程咬金的字。

  只是,眼前的壮汉,跟电视剧里常见的虚胖形象完全不一样,给人一种强烈的违和感。

  “原来世子知道末将。”

  程咬金忍不住挠了挠头,世子这个七岁的孩子都知道他,看样子秦王在府中也经常提起他,这也不失为一种肯定嘛。

  李承乾点了点头,随即好奇的问道:“现在太子的加害之心,可以说是路人皆知了,明知道这是鸿门宴,父王你们为什么还要去?”

  虽然之前都觉得野史里关于太子下毒的都是一些人的主观臆断,对太子李建成的泼脏水,但是真的见到,李承乾才知道这一位居然真的这么疯狂。

  不过,同时让他感到意外的,还有自己老爹李世民的缺根弦。

  对敌人心存侥幸,在李承乾看来是最大的愚蠢。都已经快要撕破脸了,干嘛还去赴宴?这不是找死嘛!

  “因为,这本就是太子设下来的局。”

  大门外,又走进来一人。

  只看外表,就知道他文官的身份。

  待这人走近后,程咬金才松了一口气,朝他随便拱了拱手:“房卿。”

  房卿?

  李承乾搜肠刮肚之下也没想出自己认识里,唐朝姓房的人里有叫房卿的。

  “老夫房乔,见过世子。”

  知道这一位自报家门,李承乾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就是房玄龄啊!

  房卿,只是程咬金对他的一种尊称。

  不过想来也难受,古人总要蛋疼给自己弄好几个名字,姓名字也就算了,还总有好事的给自己弄个什么什么居士,什么什么闲人的称号。弄得辨人的时候难受无比,比如,东坡居士是谁?苏东坡啊,苏东坡是谁?就是“浅草才能没马蹄”的苏轼啊!

  自报姓名后,房玄龄关怀的看着李承乾,说:“世子,有些事情,并不能只看表面。相比你也知道了,最近咱们这一系,跟太子那一系冲突连连,而且,两边都在拉拢大臣,壮大势力。在这个关头,太子设宴招待秦王,用意就很深了。这可以说是对咱们的一种考验,如果秦王不去,无形之中就会给人一种怕了太子的感觉。这事儿要是传出去,让那些摇摆不定的人怎么看秦王?

  现在是生死攸关的紧急时刻,稍有倾覆,都是咱们这一系的末日。您觉得,秦王殿下这个时候,能容许咱们出现勇气上的瑕疵吗?”

  听聪明人说话就是方便。

  听完房玄龄的话,李承乾也不由得敬佩起床上晕倒的老爹。

  这次犯险,对他来说明明是可以规避的,但是为了多数人的利益,他还是勇敢的赴宴了。

  这样以身涉险,也要保证整体利益的领导者,才是真正的领导者吧。

  不由得有点敬佩呢。

  “原来如此,小子谢过房卿的教导。”

  见李承乾弯腰拱手受教,房玄龄捋捋胡须,笑道:“孺子可教,孺子可教。”

  本来他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小小的世子居然还真的理解了。

  三人谈话间,躺在床上的李世民不安的扭动了一下,随即醒转过来。

  刚一醒,他就捂着肚子,起了一身的冷汗。

  看样子,毒素还是没有彻底的清空,或者留下的创伤,没法快速的痊愈。

  见秦王醒来,程咬金才松了一口气,要是秦王出事,他这个随从,恐怕也只有一死以谢罪了。

  上前扶起秦王,程咬金找了另几层皮裘,堆到他的身后,当作倚靠。

  有程咬金的遮挡,李世民并没有看到李承乾,直接问道:“本王昏迷了多久?”

  程咬金咬牙道:“只有一个时辰多一点,殿下,太子这厮真是一点情面都不留了,居然要在酒宴上下毒。以末将之见,咱们也没必要等各路大军的配合了,直接找机会弄死这贼子,还有李元吉那混蛋。到时候,谁还敢跟您强这皇帝之位?”

  李世民忍不住拍了一把程咬金:“你就意气用事吧,代兵打仗的时候也是,你带的兵,就知道闷头猛冲,一点不知道迂回是怎么回事。现在天下刚定,各路反王的兵马虽然被收缴了,可是你能保证其中没有野心未死之人?没有大军的配合,咱们的行动不管成与不成,到时候天下大乱是一定的。这样,咱们就都成了千古罪人,这名声,你背的起?”

  头掉了碗大的疤,死,程咬金是不怕的。但是一想到自己会被记录在史书上,挨骂千年,顿时浑身都哆嗦了。

  房玄龄坐到床边,恶狠狠道:“殿下,太子如此狠心,待到咱们成事,切不可给他留活路。手足相残,确实会被千夫所指,但是一时的仁慈,很有可能会坏事啊!”

  李世民点了点头:“本王知道,用不着你们提醒,本王也不会给他活路的。”

  如果说建国之初,李世民还有一点饶过李建成和李元吉的想法,此时那是一点都没有了。

  在自负的他看来,唐朝自起兵到建国,哪一处不是他出的力?战场凶险,但是身先士卒的,不是只有他一个?

  太子李建成,不过是占了一个长子的身份而已,论功绩,他何德何能能占据太子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