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才不要做太子 第十七章 六月初四

小说:孤才不要做太子 作者:抉望 更新时间:2020-07-06 08:52: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有些事儿,不能急着盘算。

  李承乾深深知道,自己这么个穿越户,在面对封建社会森严的各种制度时,其实是弱小无力的。想要把太子之位转移出去,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事情。

  为今之计,只有等再稍稍长大一点后,才能施行自己的计划。

  七岁这个年纪,实在是太小了。小到就算做了什么混账事,周围人也会不自觉的给予一份宽容。胡闹带来的后果只能是招来更严厉的教导,这不是自找苦吃嘛!

  于是,李承乾很自觉的先扮演着好孩子。除了依旧不去上课外,只要一有闲工夫,就抱着书本竹简认字—孔夫子说到做到,真的把逍遥游的书本送给了他。

  也是在得到这本书后,李承乾才知道,原来唐朝的纸质书,都是收藏品级别的。特别是《逍遥游》这种书籍,自五胡乱华以来,更是珍品。不知道多少的传统文化,在五胡乱华和后续的多年征战里被战火吞噬。

  除了识字以外,他还要扮演好一个好哥哥的身份,带着李泰和李恪这两个小跟屁虫玩耍。

  带孩子,李承乾其实并不反感。身在孤儿院的时候,他就要帮着带孩子。或者说,随着身体的变小,他也有种重新享受童年的想法。

  此时正是午间,哥仨就在花园里,拿着一个花洒对着太阳找角度。

  “大哥,你绝对是在骗人,彩虹哪有那么容易出来。就算是下雨了,也不一定出彩虹的。”‘

  “闭嘴,再唠叨哥就把这个喷水的地方塞你嘴里。”

  听到大哥的威胁,李泰只能闭上嘴,跟李恪一起围着大哥转圈,眼睛盯着水雾弥漫的地方,寻找彩虹。

  可能是李承乾制作的花洒喷水的力度小了一点,没一会儿,李泰和李恪还真的看到了彩虹。

  阳光透过水雾,真的生出了彩虹,七彩斑斓的,格外好看。

  “真的有了!”

  “大哥好厉害!”

  虽然被夸奖了,但是举着花洒的李承乾却感受不到一点的得意。

  只是洒洒水弄点彩虹,这两个小屁孩就崇拜的不得了。等过几年,哥造点轰隆隆炸倒一片人的狠家伙,你们还不得跪地祷告?

  把花洒里的水放光后,李承乾甩了甩发酸的胳膊,坐在地上休息。

  身体小一点就小一点吧,正好也能享受一下童年的感觉,尽管身在皇家,享受童年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

  李泰把花洒塞给了李恪,李恪立刻抱着花洒去装水。

  等李恪走远了以后,李泰才伸手戳了戳李承乾。

  胳膊发酸的李承乾以为李泰还要他洒水,干脆就不理他。

  没得到回应的李泰,又戳了戳,再戳戳,还戳戳....

  无奈之下,李承乾只能偏过头,不满的看着李泰。

  可是,李泰还没有察观色的本领,见到大哥转过头,自顾自的问道:“大哥,我发现这些天府里总是进出一些威风凛凛的将军,父王他是不是又要出去打仗了?”

  在李泰的记忆里,父王总是不在府里,一年中有大半年的时间不是在外巡防,就是上战场。如果父王还要上战场,那就代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见不到父王了。

  虽然父王总是一副威严的样子,但是李泰还是蛮喜欢跟着父王的。

  李承乾没想到李泰居然关注到了这些日子府里的变化,看样子,这小子是真的聪明。

  要知道,如果不是他刻意关注,都没有发现府里反常的地方,那些过来商谈的将领,好多都是掩人耳目下进来的。换个对秦王府不如何熟悉的人,都不可能发现一点异样。

  情不自禁的摸了摸李泰的脑袋,李承乾笑道:“你放心,父王不是要出去打仗,而是在准备一件大事。这段时间,咱们只要安心学习就好。”

  能安慰小孩的,只有小孩子。这个时候就算是王妃的话,都没有李承乾的话管用。李泰很自然的接受了李承乾的说法,笑了起来。

  给花洒装满水的李恪,一路小跑着跑了过来。这笨蛋,就不知道堵着点喷头嘛!

  见李泰又兴冲冲的玩了起来,李承乾也站起身,到一边看着他们俩。

  这个时候,他是一个七岁的孩子,也只是七岁的孩子。

  好多事情,他根本不需要,也没必要去管。以秦王李世民的果断,再加上他那豪华的后援团,玄武门之变虽然是一场铤而走险的赌博,但是胜算还是极大的。作为一个穿越者,李承乾觉得自己这个时候只要老老实实的待着,尽可能的不去触发蝴蝶效应就是了。

  只要历史轨迹按照原本的路线前进,一切都不会改变。

  在略带紧张的心情下,李承乾陪着两个弟弟胡闹着,度过了一个月。

  六月,热死人的天气。

  初四这一天,就算李承乾再怎么强迫自己不胡思乱想,王府里的动静也让他不由得的紧张起来。

  一队队的士兵,牢牢的把守了前门后门。于泰和几个同样身形彪悍的家伙,刀出鞘,弓上弦,寸步不离的守候在书房前。

  书房内,长孙王妃一样一身的女式铠甲。换上铠甲的她,居然格外的飒爽,从她持剑的手一点也不抖来看,这样的事,她也是经历了不止一次。

  杨妃等妃子此时完全不敢多说什么,只能抱着孩子或者侍女,苦苦等待这个阴暗的日子结束。

  紧张、恐惧的气氛是会传染的,传染到极致,就连李泰也忍不住甩开抱着他的侍女,几步跑到了长孙王妃的身边。

  用力的抱住母妃的腿,李泰紧张道:“母妃,到底发生什么了啊!我好怕,你能不能把铠甲脱了啊。”

  李泰再怎么聪明也只是一个孩子,昨天还气氛和谐的王府今天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他一时间接受不了。

  李承乾放下书本,走到李泰身后抱住了他的肩膀:“青雀,别闹,母妃有母妃要做的事,你过来,哥教你认字。”

  胖胖的李泰抱的很紧,李承乾一时之间居然也无可奈何。

  长孙王妃暗叹一声,长剑入鞘,伸手摸了摸李泰的脑袋,然后看着镇定从容的李承乾,问:“承乾,你应该也猜到什么了吧。说实话,母妃没想到你会这么镇定。”

  李承乾苦涩的笑了笑:“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父王注定会是一代英主,又怎么会发生意外呢?倒是咱们王府,是不是风声鹤唳了点?我看于泰他们都紧张的出汗了。”

  长孙王妃摇了摇头,拍了拍李承乾的肩膀说:“承乾,你还是小,你以为这种事会简单的就过去?太子针对咱们王府的布置,可不是一处两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