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才不要做太子 第十九章 我可人的宫女啊

小说:孤才不要做太子 作者:抉望 更新时间:2020-07-07 08:54: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一个孩子能有多大胆子?就算他原本是个成年人,不也吐出来了。

  李承乾拍了拍李泰的肩膀,语重心长道:“青雀,现在怕没什么,咱们还小,总有一天咱们能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的。”

  有李承乾的安慰,李泰很快就释然了。

  站起来,李泰嘻嘻一笑:“大哥,咱们去看看李恪,这家伙胆子最小,恐怕也尿床了。”

  李承乾可没有掀人被子看尿床的爱好,所以很干脆的拒绝了李泰。

  虽然李承乾不去,但是李泰依旧不减兴致,兴冲冲的就跑过去了。

  送走李泰,李承乾才跟着长孙宝庆,朝府门走去。

  太子有令,着命中山王李承乾进宫,居住于东宫。

  这个时候的太子,自然就是他老爹李世民了。而宣他进宫,居住于东宫,用意就很明显了。

  他不愿意继续当太子,或者说他想用最快的时间登基。不然的话,这个时候居住在东宫的,应该是“太子”李世民才对。

  上了四匹马拉的车,在一队士兵的护送下,马车朝着皇宫前进。

  长孙宝庆不够资格进车厢,但就是坐在车辕上,他也忍不住的得意。

  李建成死了,李元吉也死了,秦王成了太子,那用不了多长时间,李承乾就要成为太子了。

  而他,只需要尽忠职守的跟在李承乾身边,一个从龙之无论如何是少不了的。

  不愿意理会眉飞色舞的长孙宝庆,李承乾推开车厢的窗帘,朝外面看去。

  虽然昨天经过了一场大乱,但是此时长安的街道上已经有行人行走了。

  时代居住在长安的他们,已经习惯了突然出现的厮杀,谁做皇帝,跟他们这些普通百姓没什么关系。

  马车并没有走玄武门,而是穿过街道,经安福门、永安门、承天门、长乐门,在宫城前横穿而过,抵达东宫门前。

  这一路上,李承乾见到最多的就是跪在宫城前,一动不敢动的人。

  想都不用想,这些人要么是跟李建成有所勾结的,要么是事变之际当了墙头草,现在又过来表忠心的。

  探出头,李承乾推了推长孙宝庆:“喂,你看这些人,里面有李靖不?”

  长孙宝庆摇了摇头:“世子,我没见过卫国公,不过想来这些人里也不会有吧。卫国公战功赫赫,就算没有帮咱们对付李建成,太子也不会太为难他的。”

  听完长孙宝庆的话,李承乾无奈的一笑,又回了车厢。

  对于李靖这个人,他还是很感兴趣的,红尘三侠之一嘛。不过,这家伙又比较倒霉,因为没有站队,就算贞观前后战功都是顶级的,依旧时常的被怀疑。

  所以说啊,人有的时候不能太摇摆。

  马车刚刚停下,就有几个老宦官走过来给马车垫小梯子,好让李承乾能安稳的下来。

  站在地面上后,李承乾才朝前看东宫的格局。

  第一印象就是大,作为仅次于皇帝建筑第一梯队的第二梯队建筑,东宫各处都很高大。

  “接下来,这里就是我的地盘了啊!”

  看着眼前庞大的建筑,李承乾感觉跟做梦一样。

  曾几何时,他为了一个几十平的房子,还要玩命工作。结果现在,只是李世民大儿子这个身份,就直接得到了这么大一片建筑。

  简直不要太爽!

  既然这里在未来一段时间都会是自己的地盘,李承乾自然要好好看一下。

  作为事变的重灾地,东宫好多地方仍然能看到刀砍斧削的痕迹。不过这也没什么,只要建筑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害,很快就能修葺一新。

  踏进正殿,映入眼帘的没有珠翠,只有几层布幔,桌椅都带着腐朽的气息,有几个靠垫,里面的草都钻了出来。

  “没什么,东宫大变,值钱的物事肯定会被搜刮一空的。”

  自自语着,李承乾又漫步到了住处。

  正殿破旧点就破旧点吧,住的地方怎么也该奢华一点吧。

  推开卧室的门,只是扫了一眼,李承乾就又关上了。

  进错了,这里一定是客房!

  跟在李承乾身后的老宦官,掐着沙哑的嗓子说:“世子殿下,您是要休息吗?不用找了,这里就是您休息的地方。”

  “啥?”

  李承乾推开房门,指着屋内说:“你说这就是本王睡觉的地方?有没有搞错?你看看那顶蚊帐,都破了好几个洞了。你看看那床铺,硬的估计能砸死人。整个房间,连个花瓶都没有,你确定你不是在逗我?”

  老宦官的神情波澜不惊:“没错,世子殿下,这就是您住的地方,这是太子殿下特意吩咐的。为了把这里的陈设全部换掉,奴婢等人可是忙活了一碗呢!”

  “换....换了?”

  看看屋里那破烂的陈设,再对比一下自己脑海里的幻想,李承乾现在只觉得什么都破灭了。

  不是,玩啥呢?至于把住的地方都给鼓捣成这熊样吗?

  “不行,我要去见父王,不行见见母妃也行,这根本不是人住的地方啊!”

  见李承乾要走,长孙宝庆赶紧拦住,急道:“世子,您就算去找到了太子和太子妃,他们也不会改变这里的陈设的。古人云,天将....”

  “天降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

  不等长孙宝庆念出来,李承乾就抢了他的台词。

  见李承乾利落的把这一段话给背了出来,长孙宝庆震惊的长大了嘴巴。

  没有注意长孙宝庆的表情,李承乾继续跳着脚说:“那都是扯淡,穿都穿不暖,谁有心思安心学习?饿得前胸贴后背,根本什么都听不进去,就想着睡了。我去!这也太过分了!”

  直到这个时候,李承乾才明白历史上的李承乾为什么那么叛逆了。如果真如历史记载的那般,历史上的李承乾所为根本不是“叛逆”两个字能够形容的。

  以前他还疑惑李承乾干嘛这么zuo,现在算是明白了。

  打一小就在虎爸狼妈的独裁下长大,不反叛才怪呢。

  再看看周围,啧啧,一个雌性的都没有,全是清一色的年老太监。这样的环境下,能养成正常的审美观吗?审美观正常的情况下,怎么可能接受那个叫“称心”的阴阳人玩背背山。

  跳了几下,也累了。

  再看几眼周边的老太监,李承乾哀怨的叹了一口气。

  我可人的宫女啊!你们都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