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才不要做太子 第二十三章 向老人家势力低头

小说:孤才不要做太子 作者:抉望 更新时间:2020-07-09 20:36: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李世民的旨意,传达的很快,没过未时,就已经传递到了李纲家中。

  正常情况下,皇帝的旨意,需要经过中书省审查,门下省复查,才能够发出。但是,今日的朝堂上,李世民很是强势的将重要的职位全部进行的调换。

  左右仆射换成了萧瑀和封德彜,中书令换成了房玄龄,户部尚书等尚书职位,也全部换成了自己派系的官员。

  这么做难免造成朝堂的动荡,但是好处却是皇帝的命令直接就畅通无阻,根本没人会拦截一下。

  接到圣旨的李纲,本要推脱,但是想起前几日与孔颖达的谈话,却又对李承乾起了很大的兴趣。

  “也罢,就叫老夫看看,你是什么样的妖孽!”

  ....

  “阿嚏!”

  此时东宫厨房中的李承乾,拿手帕捂着鼻子狠狠打了一个喷嚏。

  厨子也想打喷嚏,但是想起世子的严令,只能乖乖的憋了回去。

  一份份的药材放进小磨里,经过一次次的研磨,最终成了褐色的粉末。

  李承乾捏了一点点粉末塞到嘴里,点了点头。在没有酱油之类调味品的现在,这简制的香料,已经足以胜任调料了。没有调料,好多食物都没法吃。比如猪肉,李承乾也是询问了厨子之后才知道,豚肉,也就是猪肉,居然是贱肉,王公大臣家里,是坚决不会吃这东西的。

  至于为什么是贱肉,自然是因为猪肉直接煮熟吃,有一股子臊性味。

  李承乾笑了,如果有调料在,这些人估计就不会称呼猪肉为贱肉了。毕竟,东坡先生的东坡肉问世后,已经鲜有人这么称呼猪肉。

  东坡肉李承乾不会做,但是辗转担任外卖员这么多年,偶尔还是有时间跟各大饭店厨子聊聊天的。虽然没有付诸于实践,但是李承乾自信自己的厨艺不会太辣鸡。

  “继续弄,所有的粉末都放到罐子里,密封好防潮。”

  世子的身份就这点好处,好多事情只要吩咐下去,就有人照做。

  刚走出厨房,就看到长孙宝庆贼眉鼠眼的走进来。

  看到长孙宝庆怀里的大包裹,李承乾不由得笑了出来。

  看样子,这家伙得手了。

  果然,长孙宝庆打开包裹后,露出了里面的猪肘子和猪蹄子。

  “世子,小人按照您的吩咐,让屠户把肘子和蹄子都清理干净了,而且您放心,这猪肉是现杀的,那头猪白白净净的没一点毛病,小人可是全程盯着呢!”

  唐代的卫生条件跟后世根本没法比,就算是后世那样对卫生要求严格的时代,偶尔还会出个猪流感什么的,李承乾可不相信唐代的屠户家里,卫生条件能跟后世比。

  包裹里的猪蹄子、猪肘子都被荷叶包裹着,到现在还有点发热。担心卫生条件却又嘴馋的李承乾,只能寄希望于滚烫的热水。

  拎了一下,没拎起来。

  空闲着的厨子立刻有眼色的凑过来说:“世子,还是给小人拎吧,您在一边指挥就好。”

  “行,那你按照本王的说法做。学会了,以后就按照这个方法料理食物。”

  在李承乾的指挥下,厨子一丝不苟的将猪肘子和蹄子又用热水烫了一遍,然后将香料、葱姜蒜和食材都放到砂锅里,大火烧开,然后小火慢炖。

  因为加入了李承乾的独家香料的原因,没多久就传出了诱人的味道。

  闻着这个香味,长孙宝庆和厨子们都忍不住流下了口水。特别是厨子,已经怀疑自己炖的是不是猪肉了,猪肉能有这种香味?

  李承乾也悄悄擦了擦嘴角,对厨子说:“小火炖着,什么时候筷子插进去没什么阻力了,就关掉火,等晚饭时间,和饭一起送到本王的书房来!”

  再三嘱咐厨子后,李承乾带着长孙宝庆回了书房。

  嘴馋归嘴馋,学习还是很重要的。

  虽然将好多的唐代文字都记了下来,不影响读写。但是,李承乾还是选择继续学习。

  学海无涯,想要在古代有尊严的活下去,成为孔乙己那样的人,是必不可免的。

  你以为会读会写就是文人了?非也,你还得精通各种典籍,典故张口就来,生僻字一看就认出来才行。否则,你只能在文坛当个垫底的。要知道,这个时候的文人动不动就要聚聚会,扯扯文。什么文无第一武无第二,都是扯淡,文人反而更喜欢分个高下来。

  拿出一本《说文解字》仔细读,在没有老师的情况下,李承乾也只能按照字句的上下段落推测这个字的意思。该死的杜正伦、于志宁,说走就走,也不半点正事儿。

  人都是善忘的,学习中的李承乾,很自然的忘记了中午自己想要逼走那俩人的打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约三点多的时候,书房门被人一把推开,正临摹书本上那个复杂字的李承乾被吓了一跳,笔都掉到地上了。

  看了一眼进来的人,李承乾的火气直接就上来了:“该死的,就不知道敲敲门吗?”

  长孙宝庆几步跑到李承乾身边,焦急道:“世子,先别学了,太子殿下有令,命您出东宫迎接李老先生,要是失了礼数,他就要问罪。”

  “李老先生?”

  李承乾还没来得及想一想,就被长孙宝庆扛在肩膀上扛了出去。

  东宫书房距离正门还是有一段距离的,长孙宝庆怕世子自己走的话,会耽误时间,干脆就用扛的,反正世子也不重。

  就这样,在一脸懵逼中,李承乾被长孙宝庆扛到了东宫门口。

  东宫的跟宫城平行,站在东宫门口恰好能看清长乐门等宫门口的情况。

  明明是下午了,可是跪在道路两边的勋贵们不曾减少多少,看样子一天的忏悔,还不够打动当今太子李世民的。

  远远的,一辆简单的牛车从安福门进入,拉车的老牛可能是肠胃不好,走几步就会留下点“肥料”。

  进了安福门,就是皇城宫城之间了,老牛在这么正规的场合留下污秽之物,本来是大罪,但是,不管是守门的将士,还是那些跪着的勋贵,没有一个人敢有意见。好多下跪着的勋贵,还要刻意直起上半身,朝着牛车拱手施礼。

  看着牛车在勋贵们的拱手相送下缓缓驶来,李承乾忍不住扯了扯长孙宝庆的衣摆:“这谁啊,这么屌。”

  长孙宝庆一脸尊敬道:“李纲,李文纪老先生,小人只闻其名,却一直没有见到他的机会啊。”

  “李纲?”

  脑海中一顿翻江倒海找出这人的信息后,李承乾立刻转身、远远的就躬身行礼等待。

  惹不起,惹不起。

  且不论这一位的身份,就是他八十岁的高龄,也不是李承乾能够造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