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才不要做太子 第二十六章 闻鸡起跑

小说:孤才不要做太子 作者:抉望 更新时间:2020-07-11 05:05: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实在吃不下去糜子,所以李承乾就让厨子每天都给他做面条。把煮肉的汤汁淋一点到面条上,虽然不伦不类,但是比起清面条,要好得多了。

  不敢让老先生动手,李承乾亲自给老先生盛了一碗面条,并往上撒了一点汤汁,夹了猪肉进去。

  接过李承乾递来的碗,老先生先是闻了一下,然后才夹了一点进嘴。

  不管是猪肘子还是蹄膀,都被炖了一下午,极为酥烂,虽然不到入口即化的程度,但是没牙的老先生也用不着多费劲儿,就能吃下去。

  吃了一口面条,尝了尝蹄子肉和肘子肉,老先生长舒一口气说:“宫里的宴席,老夫也不是没吃过,跟它相比,却上不了台面。承乾啊,这是什么肉?老夫尝着不像牛羊肉呢。”更新最快s..sm..

  李承乾也给自己弄了一碗面条,老先生发问,他也只能放下筷子说:“这是豚肉,来自豚肘子和蹄子。”

  “嗯?”

  李纲疑惑的看了一眼砂锅里,豚肉?

  虽然疑惑,但是老先生却没有停筷,把碗里李承乾给他夹的肉吃光后,还自己夹了好几块。

  食不寝不语,这是古训,已经吃起饭的李承乾和李纲俩人,只能各吃各的。

  老先生上了年纪,李承乾则是年纪小,俩人都没吃多少就放下了碗。

  在长孙宝庆期待的目光中,李承乾叹了一口气,说:“拿下去吧,记得给东宫的人都分一点,别独占喽!”

  得到许可,长孙宝庆立刻端着砂锅眉开眼笑的出去,连烫都顾不得了。

  擦了擦嘴后,老先生才笑道:“老夫回去要是跟别人说,世子第一天招待老夫的,是豚肉,估计会吓到好多人吧!”

  李承乾顿时汗颜,光想着拍马屁了,居然忘记猪肉是贱肉了。

  恭恭敬敬的施礼后,李承乾苦笑道:“小子孟浪,居然让李师吃豚肉,还请李师责罚。”

  李纲摆了摆手:“无妨,豚肉而已,跟牛羊一样,都是肉,只是被人诋毁的罢了。只是老夫没想到,豚肉也能被做的如此美味,倒是开了眼界。说实话,夏日是老夫最难熬的时候,经常吃不香夜不寐的。今天,倒是久违的开了荤。”

  见老先生没有发飙,李承乾才松了一口气。虽然已经身处古代,但是他的思维还是现代人的思维方式,所以很容易进坑。不过还好,他有“七岁”这个盾牌在,多生活几年,估计就适应了。

  “其实,这猪肉里,小子加了几种独有的香料,您要是喜欢,小子就敬献一些给您。”

  李纲一听,哭笑不得道:“你这马屁拍的,哈哈,你小子,是怕老夫到你父亲那里告状吧。”

  被拆穿了的李承乾,只能回以嘿嘿一笑。

  李纲也笑了笑,却没有多说什么。

  天光已经昏暗,再不走的话,长安就要彻底宵禁。

  见老先生起身,李承乾便上前搀扶,一直把老先生扶到了牛车上。

  临走之际,李纲微微一笑,对李承乾说:“老夫每天这么赶路,也不是个事儿,明日,老夫直接在你这东宫住下可好?”

  李承乾哪敢反驳,只能答应。

  看着牛车在微微夜色下离开,李承乾松了一口气。

  没办法了,如果是杜正伦于志宁之流,他还能耍耍手段在他们眼里留下恶劣的印象,但是在李纲面前,他根本没得耍。被老先生厌恶的话,整个人都会臭的。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李承乾总觉得老家伙在面对自己的时候带着一丝玩味。

  似乎....

  看穿了他刻意的伪装?

  应该不会吧。

  带着忧虑,李承乾回了卧室。

  白天洗的床垫已经晒干,虽然蚊帐破旧了一点,但是这个季节还没有多少蚊子,倒不至于担心。

  没有挪窝就睡不着的毛病,李承乾一觉睡到了辰时。

  早晨,依旧是长孙宝庆将他唤起。

  自从汉朝祖逖和好友刘琨谈创造了“闻鸡起舞”的典故后,好像不早起努力的,就都是咸鱼一般。甚至,辰时起床都有点晚的感觉。

  迷糊不清的李承乾,在凉水洗脸后彻底清醒了过来。

  也罢,起来都起来了,那就锻炼一下吧。

  看着一脸坏笑的于泰,李承乾就知道自己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将一套短打扮的衣服递给长孙宝庆,于泰坏笑道:“给世子换衣服,从今天起,末将就是世子的武艺老师。虽然不能把世子教导成万中无一的高手,但是打磨打磨筋骨,给世子打一个好底子还是可以的。”

  换了衣服后,李承乾才苦笑着问于泰:“你来东宫,是父王的安排吗?”

  于泰嘿嘿一笑:“回世子,末将现在是太子少保。”

  只是一句话,李承乾就明白过来。

  太子少保跟太子太保不同,太保一般都是荣誉性质的职位,是从一品的职位。而太子少保,除了封给教导太子的人外,还会封给太子的贴身侍卫之类。

  从秦王府的一个普通将领一跃成为从二品的太子少保,于泰的仕途可以说是平步生云了。

  躲不过去就只能硬着头皮上,看了看四周,没见有什么刀剑武器,李承乾疑惑道:“于泰,武器呢?你该不会直接让本王用横刀吧。”

  横刀虽然轻巧,只有三斤重,但是对七岁的李承乾来说,却根本耍不了。

  于泰摇了摇头,指着东宫的宫墙说:“世子您还不适合用刀,今天您只要围着宫墙跑五圈就成。”

  “啊?”

  李承乾看了一眼东宫的宫墙,他没听错,于泰说的是围着东宫的宫墙跑五圈,围着!

  也就是说,他要把东宫的四角跑遍才行。

  这么长的距离,估计跑下来他得去半条命。

  似乎是看出了李承乾的踌躇,于泰从地上拎起一个石锁,看上去就死沉死沉的那种。

  把石锁拎起来后,于泰才说:“当然了,末将也会跟着世子一起跑的,而且,末将还拎着这个石锁,如何?”

  还能如何?

  这看似呆蠢的家伙,都起带头作用了,他还能拒绝?

  叹了一口气,用不着于泰催促,李承乾就顺着宫墙跑了起来。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