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门通大唐 003唐朝的房价也不便宜啊!

小说:我家有门通大唐 作者:人可小何 更新时间:2020-07-01 17:07: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当程天准备好一切后,他又来到了大唐。

  不管是什么时代,没有钱你是一天都活不下去,而程天此时就面临这么一个大难题,他没有唐朝时期的钱币啊!

  长安东市,一家典当铺前,程天抬头看了看门上的匾额,好似在确定这儿到底是不是典当铺一样。

  典当铺里的伙计此时也看到了门口的程天,由于程天留着短发,穿着怪异那伙计便误以为程天是胡人。

  ……

  程天最终还是抬脚走了进去,当程天走进来后那伙计才看清程天的长相与汉人一般无二。

  “客官可是当东西?”那伙计开口问道。

  程天刚想开口说话,从门外就迈步走进来一女子,年龄大约在十八九岁。

  当程天看到女子的芳容后便惊为天人,见惯了后世化妆整容的女子后,在看到面前这个女子的天然美,纯素颜,感觉是那么的清新。

  女子将长发高高挽起,插了一根玉质发簪,身着一件翠绿碎花长裙,给人的气质就让人感觉她是富贵人家的小姐。

  程天让到一边,他想多看两眼美女养养眼,同时也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他想看看这个妹子是要当东西还是要赎东西。

  那女子拿出了一张类似于当契的东西交给了伙计,伙计检查无误后将一块玉佩拿了出来,女子接过玉佩的同时将一袋银子递给了伙计。

  女子转身要走,路过程天身旁的时候,程天听到那女子小声嘟囔了一句:“幸亏赎回来了,要不然我就倒霉了……”

  ……

  女子一只脚已经迈出了典当铺的门口,突然他的美眸被什么东西闪了一下,回头看去就看到刚才一直在旁边不说话的那个男子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盘子大小的东西。

  由于角度的原因,那个盘子大小的东西反光闪了她一下,女子回头看的时候正好看到那个盘子状的东西映出了一张绝世面容。

  那张绝世面容女子是认识的,那就是她的脸:“好清楚?”女子忍不住轻呼了一声。

  “是镜子吗?要是镜子的话可比铜镜要珍贵了许多,要是能买回去送给母亲的话,母亲一定会很高兴的。”

  不要问镜子是怎么来的,程天发现这扇门除了不能把活物带到大唐之外什么都可以带。

  程天还特意尝试了一下,像什么蔬菜水果种子是可以带的,但是活鱼,活鸡这些活的动物就不行了。

  随后程天便悲催的发现他只能从现代往大唐带东西,而大唐的东西带回现代后就变成了一捧尘土,程天的发财梦破灭了。

  ……

  女子盘算着便收回了脚步,重新走回了典当铺。

  程天将手里去了外包装塑料壳的镜子交给了典当铺的伙计道:“你看看这面琉璃镜能当多少。”

  典当铺的伙计接过这面镜子后满脸的震惊,他看着镜子里的那张脸,清晰无比,就连他脸上的痘都是清清楚楚的。

  如此贵重的东西,那伙计不敢擅自做主,将琉璃镜还给了程天后便去了后面寻他掌柜的去了。

  “公子,能将你的琉璃镜给我看看吗?”一个甜美至极的声音在程天耳边响起,程天都快酥了。

  程天将琉璃镜递给了面前的女子,女子小心翼翼的拿着,她看着镜中映出的绝世面容渐渐的痴了。

  这一切都被程天看在眼中,程天在心里戏虐道:“没想到还是个自恋狂!”

  柜台后面的帘子被掀开,从帘子后面走出了一个年纪大约在四十多岁,留着八字胡,体态胖胖的中年男人。

  那中年男人身后跟着的则是刚才进去寻掌柜的小伙计。

  突如其来的动静让陷入自恋之中的女子回过了神,女子尴尬的看了一眼程天,见程天并没有责怪之意,脸色一红便将琉璃镜还给了程天。

  “这面琉璃镜能当多少钱?”程天将琉璃镜递给了胖掌柜,胖掌柜接过琉璃镜后也是大吃一惊,镜中的那张油腻的大肥脸是如此的清晰。

  惊讶之情一闪而过,程天在心里不禁骂道:“真是个老狐狸。”

  “公子真的打算当掉此物?”胖掌柜问道。

  “收不收给句痛快话,我还有事呢!”程天不想跟这种老狐狸多打交道。

  那胖掌柜又拿起琉璃镜仔细翻看起来,生怕这是个骗局。

  “公子想出售这面琉璃镜,不如出售给我可好?价钱咱们可以商议。”那女子突然开口说道。

  程天一听便是大喜,这样的话却是省去了不少麻烦。

  那胖掌柜见程天想要收回琉璃镜,一咬牙便说道:“公子想要当多少钱?”

  程天可是做足了功课,贞观年间物质文明极大丰富,一斗米只卖5文钱,通常一两银子折1000文铜钱(又称一贯),就可以买200斗米,10斗为一石,即是20石,唐代的一石约为59公斤,以今天一般米价每斤计算,一两银子相当于人民币四千到五千元的购买力。

  “在这儿,购置一间店铺最少多少钱?”程天张嘴问道。

  胖掌柜有些懵,他不知道程天为什么这么问,便张嘴答道:“差不多要二百五十两左右,还不一定能买到好地段的,面积也不大。”

  程天一听便在心里快速盘算起来:“要是这样的话,在东市购置一间合适的门面大约要三百两,加上日常开销差不多要三百五十两,算了!凑个整四百两,也就相当于软妹币一百八十万左右。”

  “一百八十万很便宜了!唐朝晚期的长安房价可是很吓人的!就连大诗人白居易都是房奴。白居易当时的职位是正九品“校书郎”,相当于现在的一个处级干部,白居易当时的工资也不低,每月一万六千钱,四间茅屋的房租以及其他开支七千五百钱左右,剩下的八千五百钱他都好好存起来,就这样存了二十年,他还是没能在长安买下一套房子。他只能用诗来感慨一下游宦京都二十春,贫中无处可安贫。后来没办法,他只好跑到陕西的渭南城置了套房产,而自己则是继续在长安租房上班,攒了二十年差不多两千多两!相当于软妹币九百多万,这都快赶上后世在京城的房价了!”

  ……

  程天在心里盘算了一阵后,说出了他的价格:“四百两。”

  “四百两?”那胖掌柜不可置信的脱口而出。

  显然四百两的这个价格已经超出了胖掌柜心里的那个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