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时光如白驹过隙,三天的时间转瞬即逝。

  这三天里程天的精品店客流的确不少,但当他们知道价格后购买东西的却少之又少。

  ……

  程天慵懒的坐在新定制的老板按摩椅上,享受着老板按摩椅给他带来的舒适按摩。

  手机通过支架立在柜台上,眼睛半眯的看着手机里播放的电影,吹着昨天新安装的空调,程天一伸舌头将一根吸管含进了嘴里,吸管的另一头被程天插进了放在柜台上的一瓶冰镇饮料里。

  这是一根由六七根吸管拼接而成的超长吸管,程天稍微一吸一股冰凉的冰镇饮料便流进了他的嘴里,程天品了品将嘴里的饮料咽了下去,而后还咂咂嘴似乎在回味饮料的甘甜。

  程天完全是懒出了新高度,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

  ……

  一上午的时间过去了,一个来光顾精品店的顾客也没有。

  程天从柜台底下拿出了一个保温的饭盒,饭盒里装的是昨天晚上他炒的蛋炒饭,结果炒多了。拥有优良品德的程天并没有倒掉,而是第二天早上起床后,又在锅里热了热装进了保温饭盒里,准备今天中午当午饭吃。

  打开保温饭盒:“真香啊!”

  此时精品店的门外,来了三位衣着华丽的公子哥。

  这三位公子哥,正是那天被素素强迫着买了不少东西的那三位冤大头。

  三人聚在店门处嗅了嗅鼻子,一股饭香味就顺着他们的鼻子钻了进去,刺激着他们的嗅觉神经。

  “什么味道?”

  “真香啊!”

  “就是。”

  ……

  三人抬腿迈进了精品店里:“素素姐,素……姐……姐……”三人边迈进店里边喊道。

  喊着的同时便扭头看向柜台处,当他们看到趴在柜台上大快朵颐的程天时都是大吃了一惊。

  “我的素素姐呢?”

  “这男的是谁?”

  “这是什么鬼?”

  此时的程天也是一脸懵逼的看着从门口进来的三人,手里的勺子不自觉的停在了保温饭盒与嘴之间,程天心想:“这都饭点了怎么还有人来?我这里又不是饭店。”

  “饭店?对饭店啊!我在这里开家饭店肯定生意好到爆。”程天想着脸上懵逼的表情渐渐被笑容代替。

  说来也是,三人来精品店的这个时间正好是饭点,他们三个原本想着再从精品店买点东西,然后出去好好喝一顿。

  三人原本不算太饿,但此刻闻到程天面前那份蛋炒饭的香味之后也是觉得自己饥肠辘辘。

  口水加速分泌,肚子不争气的发出咕噜噜的抗议,三人同时咽了一口口水。

  程天赶忙将保温饭盒的盖扣好放入柜台下面,边擦着嘴角的油渍边说道:“三位客官,想买什么?”

  三人并没有回答,程天又道:“三位客官随便看看吧!”

  此时的三人完全把程天当成了他们素素姐家里的下人了。

  三人在精品店里逛了一圈,分别选了几面琉璃镜和几套琉璃盏。

  ……

  他们的老妈不知道从哪里听说卢国公家有面琉璃镜,羡慕的他们老妈眼都红了。

  前几天素素强迫他们买的那些东西,他们回到家后甚是好奇,于是知道用途后忍不住显摆了一圈,结果就悲剧了。

  琉璃镜被他们的老妈掠夺而去,琉璃盏也被他们的老爸抢夺而走,他们的老爸临走时还拿走了不知怎么用的面膜和粉底,拿走之后还教育了他们一番说什么有好东西不知道先给父母使用,白眼狼……

  他们的父母嘴上教育着他们,脸上却笑的跟花一样。

  他们的老妈边说还边照着琉璃镜梳妆打扮,临出门前还不忘吩咐他们好好做功课。

  他们的老爸更过分,邀请了一群狐朋狗友来家里喝酒,借着喝酒的机会好好的显摆了一番手里的琉璃盏,他们还以为琉璃盏没了,你们在家里喝酒我们最起码能蹭点好酒喝吧!

  结果他们老爸边显摆着琉璃盏边喝着好酒边教育他们,教育他们的同时还不忘检查他们的功夫练的怎么样了,他们是练着功夫流着口水忍受着他们老爸的絮叨。

  于是他们三个一商量,你们拿走就拿走吧,谁让你们是老妈老爸呢!大不了我们再去买新的!

  ……

  三人选好后,在柜台前准备结账的时候,店门口走进来了一个满脸杀气的女子。

  一股杀气直袭三人的后背,还是一股熟悉的杀气,顿时一个人就浮现在了他们的脑海里——素素姐。

  三人一脸懵逼,他们不知道他们那里得罪了素素姐,让素素姐释放出如此杀气。

  三人一脸哀愁的转过身去准备求饶:“素素姐……”可还没等三人说完素素就打断他们怒道:“你们三个不想挨揍就赶紧滚,别在这里碍事!”三人一听如蒙大赦般的往店外跑去,在跑出精品店的时候三人回头给了程天一个:“祝你好运。”的眼神。

  素素见三人走后,转身关上了店门,杀气直扑程天而去。

  程天只觉得店内的温度都快接近冰点了。

  门外的三人并没有离去,而是将耳朵贴在门上想听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程天一脸懵逼的看着素素。

  “你敢骗我?”素素阴沉着脸说道。

  “哦……信息量好大……”门外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嘴角邪魅一笑,听的更加聚精会神了。

  程天一脸懵逼:“……”

  “你胆子是真的大,连我都敢骗,你知道我是谁吗?”

  程天一脸懵逼:“……”

  “说话!”素素大喝一声,吓了程天一个激灵。

  “我怎么骗你了?你谁啊?”程天无奈的说道。

  “你还敢不承认?”素素压着怒火道。

  “我真不知道啊?你最起码提醒我一下吧!”程天依旧是很无奈。

  “你卖给我的那面琉璃镜,就盘子大小,你要了我四百多两。前两天我爹从你这里买了一面半人高的琉璃镜,你才要了八两。”

  程天大吃一惊心想:“这么漂亮的小姐姐,竟然是那黑大汉的女儿!是亲生的吗?”

  “说话!”素素又是一声大喝。

  程天又被吓了一跳道:“卖多少钱是我说了算,当时我说四百多两你不买就是了,再说了当时你也没说贵啊!”

  “你说什么?”素素随时都可能爆发。

  “我说你不买就是了!”

  素素一字一顿的说道:“你。”

  “过。”

  “来。”

  “我。”

  “保。”

  “证。”

  “不。”

  “打。”

  “死。”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