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门通大唐 010摆摊的大佬

小说:我家有门通大唐 作者:人可小何 更新时间:2020-07-01 17:07: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第二日,天天精品店内,程天呆坐在柜台后面看着柜台上的手机。

  手机上显示的是微信一个聊天的页面,这个页面上方的备注是李亚轩。

  此时的程天很是纠结,他不知道该怎么跟她打招呼,他也不知道该跟她聊些什么,他怕好不容易得到的机会在失去,他怕俩人的话题聊不到一起会引起她的反感。

  程天对于撩妹这个技术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白痴。

  程天越想越跑偏,他甚至想到了自己活该单身一辈子,猛然间程天回过神来,晃了晃脑袋自嘲的笑了一下心想:“我这都想的什么啊?”

  想着程天一张嘴便咬了一口用来消肿的鸡蛋。

  “呸……呸……呸……”一股咸味刺激着程天的味蕾,他赶忙吐了出来,然后一阵恶心。

  ……

  程天精品店里的东西和定价在唐朝已经算是奢侈品了,所以每天上门的顾客就那么几个,而买东西的则是更少了。

  还有一个原因是精品店的知名度没有打出去,很多人还不知道他这个精品店是干什么的,有的路人看见他的精品店后想进来瞧瞧,可是看到里面装修的如此华丽之后便心生胆怯,觉得这么一个高档的地方,自己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不适合进去。

  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大唐的人不知道精品店里卖的这些东西的用途。

  从程天的精品店开业到现在,买的最多的就是镜子,其次依旧是一些玻璃质的杯子或碗,然后说一些塑料的盆。

  而那些日化品则无人问津。

  ……

  程天晃了晃脑袋:“看来要转行了。”起身,腰部的扭伤传来一阵疼痛。

  程天捂着腰:“哎呦……呦……我的腰啊!”

  程天艰难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用一种奇怪的姿势走出了精品店。

  不觉间程天慢悠悠的逛到了他第一次来到大唐的地方,不远处的那个卖瓜的老翁依旧在棚子底下卖着瓜。

  这老翁也不吆喝,只是静静的坐在板凳上眯着眼,旁边比上次多了一壶茶。

  程天走到老翁的瓜摊前,一只苍蝇飞到了老翁嘴角的胡须上,引得老翁嘴角一阵抖动,苍蝇发着嗡嗡的声音飞走了。

  老翁眯着眼抬头看了看程天,可能是程天那怪异的形象给老翁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吆,胡国来的,进来坐。”老翁边用那被胡子遮挡住的嘴说道,边用手招呼着程天意识程天坐到他的身边。

  程天也不客气,猫腰钻进了瓜棚,由于就一把板凳还被老翁坐着,于是程天便扯了几片西瓜叶铺在了地上,就地而坐。

  就在程天扯西瓜叶的时候,老翁随手拿过一颗不大的西瓜,也没敲敲西瓜熟不熟就用刀切成了四六八块,程天刚坐好老翁便递过来一块切好的西瓜道:“胡国来的,吃瓜。”

  程天伸手接过老翁递过来的西瓜,一口咬下了三分之二,甘甜的汁水刺激着程天的味蕾。程天嘴里嚼着西瓜含糊不清的说道:“老人家,我不是胡国来的……”

  老翁好似没听到程天的辩解一般,只是不停的让程天吃瓜,程天吃完一块就在递给程天一块,老翁看着脸上还挂着微笑。

  直到程天吃的打了个饱嗝,老翁也不在递给程天西瓜了,程天有些尴尬的抹了抹嘴,老翁看在眼里依旧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脸上的微笑更加浓郁了。

  程天起身从怀里摸出了几枚铜板,刚想递给老翁,老翁微笑着摆了摆手意识程天不必了。

  程天见老翁如此坚决便收起了那几枚铜板问道:“敢问老人家尊姓大名?”

  老翁依旧是微笑着摆手说道:“哎呀,不值一提,不值一提,老夫欧阳询字信本。”

  程天听闻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哦,欧阳老先生……”紧接着程天反应了过来:“什么……欧阳……欧阳询?”

  程天当初恶补唐朝知识的时候特意的浏览了一下唐初的什么f4,还有什么初唐四杰,还有几个有名的画家,想着有机会能搞两张他们的真迹,带到现实世界也是价值不菲啊!

  欧阳询与虞世南、褚遂良、薛稷三位并称初唐四大家,他的楷书有“楷书极则”之誉,成为后来学习书法者经常模仿的对象。欧阳询不仅是一代书法大家,而且是一位书法理论家,他在长期的实践中总结出练书习字的八法,所撰写的《传授诀》、《用笔论》、《八诀》、《三十六法》等总结了书法用笔、结体、章法等书法形式技巧和美学要求,是中国书法理论的珍贵遗产。

  代表作品《九成宫醴泉铭》、《仲尼梦奠帖》。

  欧阳询见程天吃惊的模样笑道:“怎地?你胡国来的也知道老夫?”

  程天赶忙行了一礼拍马屁道:“欧阳老先生可是书法大家,学生怎敢不知欧阳老先生的名讳啊!”

  欧阳询见程天突然变得如此拘谨便收起了微笑,摆了摆手道:“哎,不必拘谨,放松一些。”

  程天见欧阳询也没有什么大架子,便松了一口气放松了许多问道:“老先生为何在此卖瓜啊?”

  欧阳询见程天不是那么拘谨了,微笑又出现在了脸上道:“贴近生活,贴近生活。”

  程天听完说道:“老先生好雅致啊!”

  欧阳询道:“雅致什么啊,你看那卖菜的就是虞世南那老东西。”说着欧阳询伸手指了指不远处一个卖菜的摊子,那摊子后面也坐着一位老翁,程天顺着欧阳询的手指看去,看到了虞世南也坐在一个小板凳上,脑袋一摆一摆的似乎打起了瞌睡。

  “还有哪儿。”欧阳询说着又指向了一个茶棚,那茶棚上挂着俩字,一个茶字一个药字。

  “那是孙思邈开的茶棚。”欧阳询淡淡的说道。

  程天听完心里大惊:“大唐的名人都怎么了?集体摆摊吗?”他现在看着周围那些摆摊的人,都有种错觉,说不定他们就是那个大佬巨头呢?

  “得罪不起,得罪不起啊。”

  程天想着便拜别了欧阳询朝着孙思邈的茶棚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