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门通大唐 011交谈

小说:我家有门通大唐 作者:人可小何 更新时间:2020-07-01 17:07: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孙思邈躺在茶棚边上的一张躺椅上,闭着眼摇晃着躺椅,手里拿着一把蒲扇慢悠悠的上下煽动着。

  茶棚里面,两位药童在不停的忙碌着,其中一个十一二岁的药童手里拿着一把和孙思邈手中一样蒲扇,坐在一排小铜炉前,用手里的蒲扇不停的扇着铜炉,铜炉上的铜壶不停的往外冒着热气发出呜呜等声音。

  热气腾腾,药童脸上的汗珠一颗接着一颗掉落在地上,地上已经被他的汗水浸出了一块水渍。

  另一个大约有七八岁的药童,坐在孙思邈的旁边,手里不停的捣着药材发出阵阵咚咚咚的声音。

  程天站在茶棚前,还没说话就听到了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你就是前几天欧阳询那小子给我提起过的年轻人吧!”这声音虽然苍老但中气十足。

  还没等程天回答,躺在躺椅上的孙思邈又说道:“你叫什么名字来?我记得欧阳询跟我说过。”说着孙思邈还皱起了眉头思索了一会道:“哦,我想起来了,你叫胡国来。”

  程天:“……”

  孙思邈依旧躺在躺椅上没有起来,只是眯着眼看着程天,打量了程天一会后孙思邈开口说道:“年轻人,你该多锻炼锻炼了,身体还不如我一个老头子。”

  程天:“……”

  孙思邈一边说着一边从躺椅上站了起来,弯腰拿起药童捣碎的草药来到了那排火炉旁随便打开了一个铜壶将捣碎的草药倒了进去。

  孙思邈将草药倒进去后,直接找了块布裹在手上,提着那铜壶的把手将壶里的褐色液体倒进了一个铜质的小茶壶里。

  他提着那个小茶壶就近坐到了一张四方桌旁的长条凳上,四方桌上倒扣着几个茶碗,孙思邈翻过两个茶碗斟了满满两碗药茶后意识程天坐到他的对面。

  程天也没客气,便依了孙思邈的意思坐到了他的对面。

  孙思邈见程天坐下后,便拿起茶碗朝程天敬了一下后自顾自的喝了一口茶碗里的药茶,咽下药茶后还咂了咂嘴好像在回味着什么。

  程天也拿起茶碗回敬了一下,微微喝了一小口便吐了出来。

  “呸呸呸……”想象不到的苦。

  程天还没呸完就觉得这样做有些失礼了,于是尴尬的笑了笑有些不知所措。

  孙思邈看着程天的囧样,笑着摆摆手意识程天不必在意。

  “我这个药茶啊,入口其苦无比,很少能有人喝的下去,不过呢回味却是无比的甘甜,这夏日喝了之后提神醒脑,消暑解气。”

  程天听孙思邈这样说也是皱着眉头又喝了一小口,当这一小口进入口腔的那一刻程天的眉头皱的更紧了,程天忍着将这一小口咽了下去。

  当这一小口药茶划过程天的胸腔进入程天的腹部后,嘴里的那股苦味渐渐淡化转化成了一股甘甜之味,这股甘甜之味里还夹着着一丝的凉意,这股凉意刺激着程天的大脑,使的程天的大脑清明了许多。

  程天觉得孙思邈应该在他的药茶里加入了薄荷之类的东西。

  孙思邈见程天那紧皱的眉头渐渐的舒展开了,脸上便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程天看了看孙思邈这茶棚的生意,觉得以孙老的名气和为人生意不应该如此惨淡啊,应该就是这药茶口味的问题。

  程天眼前一亮,一个绝好的拍马屁的机会就在眼前。

  “孙老,我有一物可以解决您这药茶的苦涩之味。”

  孙思邈一听摆了摆手道:“哎,我要的就是这苦涩之味,先苦后甜乃人生之味,乃生活之味,只有先苦,你才会加倍的珍惜后面的甜。”

  程天一想也是,孙老都到了这种地位了,自然不会缺钱,而现在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对人生的一种感悟……

  程天走神的时候,孙思邈给自己斟了一碗药茶后又给程天斟了一碗。

  孙思邈端起茶碗饮了一口,咂了咂嘴继续回味。

  程天也端起茶碗饮了一口,这一碗药茶入口甘甜,这种甘甜还没等程天享受紧接着一股比先前那股苦涩之味更加苦涩的味道袭来,令程天眉头紧皱,苦涩之味渐渐淡去,那股甘甜之味随之而来。

  “第一碗,先苦后甜之意,让饮茶人品的先努力而后有回报,与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为同意。”

  “这第二碗,先甜后苦而后在甜,让饮茶人品的从天堂到地狱而后在回到天堂,不被挫折所扰,不被失败所困,终有一日凤凰会浴火重生。”

  孙思邈捋着胡须,眯着眼看着程天,露出满意的微笑道:“小友,你在尝尝这第三碗。”说着孙思邈又给程天斟了一碗药茶。

  程天端起这第三碗药茶,饮了一口。

  这第三碗药茶入口甘甜,这甜味越来越甜,这种甘甜之味很快使程天沦丧甚至是迷恋。

  “你在饮一口。”孙思邈淡淡的说道。

  程天听闻便端起茶碗又饮了一口,这第二口茶入口微有苦涩之味,而后渐渐苦涩之味越来越重,越来越重,程天的眉头也越皱越紧。

  良久程天待口中的苦涩之味渐渐散去才开口道:“这第三碗之意在于,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要做到知足常乐,方能长长久久,平平安安。”

  孙思邈听闻,捋着胡须满意的点了点头什么话也没说。

  程天喝着药茶想了很多,此刻他已经爱上了孙老的药茶。

  乃至几年后程天有所迷茫,有所膨胀,当他再喝孙老的药茶时都会静下来,都会想起今天他和孙老的谈话。

  甚至是几十年后的程天,他也已步入了老年。

  他接替了孙老,也是在这里摆了一处茶摊出售药茶,同时还卖一些小吃,比如苦瓜糖葫芦。

  有的孩童买了他的苦瓜糖葫芦会问:“爷爷,爷爷,你的糖葫芦为什么是苦的?”

  程天慈祥的微笑着摸着孩童的头说道:“你在吃第二口尝尝呢?”

  孩童听闻便吃了第二口,甘甜之味使得孩童甚是欢喜道:“爷爷,爷爷是甜的。”

  程天依旧笑着说道:“这人活一辈子啊,都是先苦后甜。”

  孩童迷茫的点了点头。

  程天躺在摇椅上想起了自己的孩子和学生觉得是不是该把他们放到基层锻炼一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