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门通大唐 013二代的区别

小说:我家有门通大唐 作者:人可小何 更新时间:2020-07-01 17:07: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围殴程天的那些人都停住了手,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蜷缩在地上的程天等了一会,不见再有拳脚打在他的身上,他便将护住脑袋的胳膊稍微抬了抬睁开眼往外看去。

  他看到一群身着金甲的兵士将他们围了起来,而打他的那群人则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一声马的响鼻将程天的目光吸引了过去,程天看到四匹高头大马静静的停在那群人的面前。

  四匹马上,最前面的那匹上面坐着一位皮肤比那素素他爹还黑的大汉,只不过这个黑大汉黑的发亮,他的皮肤没有素素他爹那么粗糙。

  而后面那三匹马上坐着的人,就算他们化成灰程天也认识他们。

  他们就是前天帮着素素摆脱程天的那三兄弟。

  程天捂着腰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被他们踹的脚印,推开了挡在他前面的人,程天一瘸一拐的来到了那骑着高头大马,黑的发亮的大汉面前行了一礼道:“敢问将军可是负责长安城治安的右金吾卫将领?”

  那黑大汉看了一眼程天点头道:“嗯,本将正是右金吾卫大将军尉迟敬德。”

  唐前期,军队以府兵为主体,同时还有北衙禁军、兵募、边防军,以及不脱离生产的团结兵等。(府兵:泛指军府统领的兵士,是唐前期军队的主体。)

  中央统领的府兵有十二卫和东宫六率。

  十二卫即左右卫、左右骁卫、左右武卫、左右威卫、左右领军卫、左右金吾卫。

  除十二卫所领的府兵(南衙禁军)保卫京城外,还有单独组建守卫宫禁的北衙禁军。

  目前是贞观六年,贞观十年唐太宗李世民才整顿府兵制,军府更名为折冲府。

  全国折冲府最多时有 633(或634)个,其中关内道261个,占全唐总府数40%以上,其次是河东、河南两道,其他各道府数很少,形成了军事上居重驭轻的局面。

  程天一听心里大吃一惊:“面前这个黑的发亮的黑大汉就是门神之一的鄂国公尉迟敬德?”

  程天压制住内心的激动,又行了一礼道:“草民参见鄂国公。”

  尉迟敬德摆了摆手意识程天不必行礼,他没有询问任何人,也没有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只是骑着马围着一群人转了一圈。

  那个被程天开了瓢的表哥捂着头看清了来人后赶忙给尉迟敬德行了一礼道:“尉迟伯伯您怎么来了?”

  尉迟敬德一见这个人满头的鲜血先是吃了一惊,随后便是一脸嫌弃的表情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满头鲜血的表哥尴尬的站在那里,尉迟敬德则打马回到了那三兄弟身前。

  三兄弟之一的老大在尉迟敬德耳前耳语了几句后,尉迟敬德便挥了挥手道:“来人。”一位右金吾卫的将官便上前听令。

  尉迟敬德指了指满头是血的表哥等人道:“全部带走。”

  那位待命的右金吾卫将官听到命令后,一挥手周围的兵士便两个压着一个的将他们全都压了起来。

  尉迟敬德在前面骑着高头大马,身后跟着一溜压着人的右金吾卫渐渐远去。

  待尉迟敬德走后那三兄弟便下马朝着程天走来。

  程天见他们三人朝着自己走来便摆出了一副叶问的架子吓唬道:“你们三个别过来……”

  三兄弟看着程天摆出的架子相视摇摇头一笑,程天看出了他们什么意思说道:“那是他们人多……”说着的时候程天都觉得自己脸红了,他自己都说不下去了。

  三兄弟又是相视一笑,其中的老大开口说道:“这位公子不要紧张,前日之事我们也是被逼无奈,希望公子原谅。”

  说着他对程天行了一礼表示道歉。

  程天觉得自己有些有小人之腹度君子之道了,前天要不是他们三兄弟把程天架开,程天要万一把那个叫素素的女人给逼急了,她要是在揍程天一顿那怎么办啊?

  程天尴尬的拍了拍身上道:“我也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

  三兄弟的老大一听脸上也是堆起了笑容道:“我们兄弟三人觉得公子也是个汉子,不想他们那些人,成天游手好闲的无所事事,我们三人想与公子交个朋友,不知公子大名。”

  程天一听,心里想道:“能和尉迟家的人交上朋友也不算什么坏事。”

  程天抱拳道:“三位兄弟,小弟姓程名天。”

  “小弟尉迟宝琳。”

  “小弟尉迟宝琪。”

  “小弟尉迟环。”

  程天听到他们的名字后快速在脑海中搜索起了他恶补的资料:“尉迟宝林,尉迟敬德长子袭爵鄂国公。官至银青光禄大夫、上柱国、卫尉少卿。”

  “尉迟宝琪,尉迟敬德次子,未入仕途。”

  “尉迟环,尉迟敬德三子,官至邛州刺史。”

  四人还想交谈一番增进一下友谊,可是身后突然传来一声焦急的喊声:“小姐,小姐你怎么了?”

  程天回头看去,正看到那小姐身子一软就晕倒在了地上。

  四人赶忙围了过去查看什么情况,由于程天腰部的扭伤还没好只能让尉迟宝琳半抱着往孙老的茶摊处走去。

  路上她的丫鬟还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哎哎,你慢点,哎哎,你轻点,哎哎,你手往那放呢?我告诉你们别想占我们家小姐的便宜……”

  程天:“……”

  尉迟三兄弟:“……”

  四人就感觉有一群苍蝇在围着他们嗡嗡嗡的飞个不停。

  四人带着主仆俩来到了孙老的茶摊。

  尉迟三兄弟可能早就知道孙思邈在这里开了间茶摊,他们看见孙思邈也没有什么惊讶。

  尉迟宝琳将那个小姐放到了一张四方桌前的长条凳上,其实她在路上就已经醒了,只是脸色太差身子太弱挣扎了几次后最终还是放弃了。

  程天开口对着孙思邈说道:“孙老啊,你快来看看她是什么情况。”

  孙思邈来到她的对面坐下,刚想伸手给她把把脉,她旁边的丫鬟就不干了:“哎,你这老头子要干什么啊?我告诉你别动手动脚的啊!”

  孙思邈被她这么一说就愣在了那里。

  接着她的丫鬟又转头对着程天他们四人说道:“你们帮了我家小姐,我谢谢你们,可是我家小姐现在这个样子你们不去医馆来着茶摊做什么?”

  程天白了她一眼对着孙思邈说道:“孙老,别在意她就是一丫鬟,您赶紧看看这位小姐怎么样了。”

  丫鬟还想说什么,她小姐虚弱的喝了她一句:“小婉。”继续对孙思邈说道:“您别介意。”说着她将毫无血色的纤纤玉手放到了四方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