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门通大唐 017在我大唐国都你竟敢如此放肆!

小说:我家有门通大唐 作者:人可小何 更新时间:2020-07-01 17:07: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云晓晓和小婉二人顶着炎炎烈日在东市的大街上发着唐朝的第一份传单。

  由于程天给精品店里出售的东西价格定位有些高,所以程天特意嘱咐了主仆二人发传单专门去那些名门世家经常出现的地方,主要针对人群是名门世家里的女性,不管是什么下人还是小姐夫人看见之后就想办法给她一打传单。

  由于二人是年轻靓丽的女子,并且相貌身段娇好,又穿的比较怪异不一会便引起了周围人的议论和围观,人一多俩人也不管对方是谁,是什么身份伸手就是一打传单。

  周围路过好奇的人也有伸手要的,不认字的找认字的念给他们听,有人赞叹纸张的质量,还有赞叹上面印刷的字和画的,甚至还有人以为是某个书画大家的新作品当成宝贝收藏了起来,就是没有多少人注意上面印刷的商品。

  一个上午云晓晓和小婉二人就回来了三四趟拿传单,顺便喝口水吹吹空调休息一下。

  程天看在眼里乐在心里,心想传单发得这么好过几天的生意不得上天啊!要是让程天知道他花‘大价钱’打印的传单,大唐人民只看了上面的字和画然后赞叹一句纸不错,字和画也不错会不会从长安的城墙上一跃而下呢?

  程天见云晓晓和小婉这主仆二人也累了一上午,午饭便点了一桌好菜好好的犒劳了俩人一顿,这顿饭直吃的小婉拍着胸脯说:“要是能天天吃这样的菜,你让我天天去给你发传单都行!”

  “叮咚。”手机发出了一声提示音,程天打开一看是李亚轩发来的:“腰好点了吗?”

  程天一看满心欢喜啊急忙回道:“好的差不多了。”

  李亚轩回道:“有空吗?今天晚上请你吃饭啊?”

  程天等的就是这句话,一看李亚轩怎么说不要脸的秒回了:“有空有空……”

  午后,程天背着手闲庭信步般的在东市的大街上朝孙老的茶摊处溜达。

  路过欧阳老先生的瓜摊时,程天见欧阳老先生不在瓜摊里面,便毫不客气的钻了进去,随手拿过一颗大西瓜一切两半,将一半抱在怀里从口袋中掏出一柄勺子挖着吃了起来。

  程天吃的正欢,突然一个巴掌拍了程天脑袋一下道:“你个小兔崽子,我就去方便了一下你就偷我瓜吃。”程天被来人拍了一下也没有恼怒,抬头傻呵呵的对着拍他脑袋的人道:“欧老啊!我本来脑子就不好使你还拍我脑袋,还有你方便的时候没弄到手上吧?”

  欧阳询一听嘴角一阵抽抽,抬手又想给程天来一巴掌,程天一低头从欧阳询的腋下就钻了过去拔腿就跑,边跑还边对着欧阳询喊道:“欧老,您忙吧,我先走了!”

  欧阳询对着程天扬起的一溜烟尘喊道:“小兔崽子,还没给钱呢!这都第几回了?”

  程天好像没听到欧阳询的话一般,在跑出了一段距离后发现方向跑反了,便停了下来继续慢悠悠的往回边溜达边吃瓜朝孙老的茶摊处走去。

  欧阳询看着程天笑着摇摇头低头进了瓜棚。

  瓜棚前路过一青年汉子,这汉子虽然身材消瘦,但脸上满是坚毅,眼神坚定,给人一种军人的气息。

  只是这汉子缺少了一条左臂,欧阳询喊住了他:“虎子,虎子。”

  虎子一转头见喊他的是欧阳询脸上便露出了后辈见到长辈的笑容,来到瓜棚前虎子道:“欧老您喊我什么事啊?”

  欧阳询伸手拿起程天切的另一半瓜递给了虎子道:“天这么热,这瓜拿回家解解暑。”

  虎子接过那半块瓜只是对着欧阳询笑了笑就走了。

  一阵马蹄踏在青石板上发出的清脆声由远至近,四五匹马擦着程天的身子飞驰而过,程天回头看了看他们来的方向,一阵混乱,车也翻了人也倒了。

  程天回过头看着骑在马上的人心想:“这是谁啊?敢在长安策马狂奔,太嚣张了吧?”

  当他看清骑马之人的穿着之后:“不是大唐人?”然后前方传来一声马的嘶鸣,那跑在最前面的马匹两只前蹄高高扬起然后狠狠落下。

  程天看到那马蹄之下有一断臂消瘦的汉子,那汉子用他仅剩的右手死死的将一个四五岁的男孩护在怀里,那马蹄朝着那汉子的后辈狠狠踏去。

  “虎子!”程天大喊一声,将怀里那吃了一半的瓜朝着那马头砸去。

  虎子他是一名唐朝的士兵,在对突厥的一场战斗中失去了一条左臂,战后朝廷免了他的赋税奖了他十亩良田和一头水牛。

  他和程天有过几面之缘,虽然他的年龄不及程天,但程天很敬重他。

  程天敬重英雄,因为:“那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

  那半块瓜砸在马头上,将那匹马砸的身子一歪,原本应该踏在虎子脊梁上的马蹄狠狠的踏在了他的左膀上。

  剧烈的疼痛使得虎子惨叫一声,趴在地上哼哧哼哧的喘着粗气,一颗一颗的汗珠从虎子的额头渗出滚落。

  程天三两步上前扶着虎子坐了起来。

  虎子的左膀已经变形了,虎子疼的咬着牙说不出一句话,他怀里的那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好像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双乌黑的大眼不善的看着那五个骑马的人。

  程天起身怒目而视道:“你等是何人?在我大唐都城竟敢如此放肆!”

  那五个骑在马上的番邦男人对视一眼然后仰头哈哈大笑道:“我等乃是高句丽的使者。”

  程天一听他们是高句丽的使者不禁心中的怒火又盛了几分。

  “没想到棒子国的不要脸是遗传的!”

  高句丽其百姓主要是濊貊和扶余人,后又吸收一部分靺鞨人,古朝鲜遗民及三韩人。

  由于高句丽的特殊地理位置,而且国土横跨今日的华夏、棒子、三胖。

  华夏、棒子、三胖都声称高句丽是自己本国的原始民族。

  程天一直认为管你什么棒子和三胖往前论个千八百年都是华夏的。

  程天沉声道:“你们知道自己是高句丽的使者为什么不遵守我大唐的唐律?”

  那领头的高句丽男人高傲说道:“唐律?伤人赔钱吗?”说完他从怀里掏出一块碎银子然后扔到了程天脚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