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门通大唐 019李治来访

小说:我家有门通大唐 作者:人可小何 更新时间:2020-07-01 17:07: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那高句丽男人和他的随从被打了五十大板然后驱逐出境。

  虎子这一辈子是享尽了荣华富贵了!

  ……

  程天回过神来说道:“遗产,你有什么遗产?”

  孙思邈:“……”然后手下故意加大了几分力道,疼的程天又嘶嘶直吸凉气。

  突然程天好像想起了什么,腾的一下从长条凳上站了起来朝着精品店狂奔而去。

  程天着突然的站起又吓了孙思邈一跳。

  云晓晓和小婉已经发完了传单此时正瘫坐在店内吹着空调喝着冷饮好不享受,程天狂奔到精品店扶着门框气喘吁吁的喘个不停。

  云晓晓和小婉先是一惊,刚想问程天为什么跑的那么急,然后看到程天肿着半边脸又是一惊。

  云晓晓起身问道:“程公子……”

  程天喘着粗气,见到云晓晓和小婉在店里,拍了拍云晓晓的肩膀道:“看好店等我回来在说。”说完程天便转身绕到屋后通过空间裂缝回到了他的食为天饭店。

  食为天饭店周围别的店铺老板都很好奇这家食为天饭店的年轻老板到底在干什么,开业不开门,有的时候一连好几天不出门。

  食为天二楼是程天的家,面积大约一百四十平米左右,房间格局和普通住户差不多,当初程天他老爹为了娶他老妈而在县城买了一套两层的顺街楼,由于房价的飞速增长,在去年原来的小区拆迁后赔偿给程天一套房产和赔偿款,程天没有要赔偿款而是贴了十多万又拿下了一套两层的顺街楼。

  程天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距离他和李亚轩约定的时间还差四十多分钟:“时间够了!”说完程天就脱了个精光钻进了卫生间。

  十分钟后,程天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站在镜子前用吹风机呼呼的吹着头发,不一会将头发吹的锃光瓦亮,然后还喷了喷香水。

  程天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最后他带了个口罩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

  “你看看我穿这身行吗?”程天一身笔挺的西装,头发和皮鞋都是锃光瓦亮的站在云晓晓面前。

  云晓晓打量了好半天才说:“虽然不知道你穿的是什么吧,但是这一身挺精神的,只是你蒙着脸,不像个好人!”

  程天:“……”无语啊!

  小婉不知去干什么了,从门外进来,在路过程天身边时嗅了嗅鼻子道:“好香啊!”小婉嗅来嗅去嗅到了程天身上,然后瞪着一双大眼用一种极其夸张的口气说道:“好啊你,程天,你竟然熏香!”

  程天:“熏香?”然后他就想起了他以前‘恶补’的知识。

  华夏古代人就有调制香水的习惯,古时候的佛教徒便喜欢以龙脑、旃檀等种种香料,调在水中,供奉在佛前。而一般的寻常百姓,也爱以香草、香末等做成香囊挂在腰间,或者放在香炉中燃薰,汉代博山炉、唐代的错金银球型香炉都是古代制造香氛的工具。

  古代民间有一种药物叫“体身香“,此药连服三日可以口中生香,连服五日身体里就可以散发出香味,连服一个月与之擦身而过,就能闻到香味。

  据说四大美女之一的杨贵妃小时候就服用过这种药物。

  但古代的香水没有一个统称是根据使用的不同方法分别加以名称,比如熏香等。

  小婉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比做八字状不停的揉着下巴,打量着程天眉头紧皱着思索了一会后指着程天厉声道:“好啊你,程天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程天被小婉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整蒙圈了:“我怎么了?我是什么样的人啊?”

  小婉指着程天继续厉声道:“你怎么了?还用我说吗?你是什么样的人你自己不知道吗?没想到啊!程天平时你跟个正人君子似得,背地里竟然是这样的人……”

  “我……”程天心里也是纳闷:“我到底怎么了?哪儿又得罪她了!”

  小婉:“你什么你,你是救了我家小姐我谢谢你,可是你居然不安好心!”

  程天也是莫名其妙:“我怎么就不安好心了?”

  小婉没在搭理程天,走到云晓晓面前拉起云晓晓的手说道:“小姐跟我走,离这个不安好心的登徒浪子远点。”说着小婉还瞪了程天一眼:“没事小姐,有我呢!他要是敢用强的我就跟他拼了。”小婉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已经开始有些颤抖了。

  程天看着小婉的样子有些想笑,这让他想起了某相声社团,用最怂的语气说最硬气的话。

  云晓晓被小婉拉着也是一阵的莫名其妙笑问道:“你要和他拼什么?”

  “对啊,你这是又抽的哪门子的疯啊?”程天也莫名其妙的看着小婉问道。

  “你……”小婉指着程天说不出话,回头看着云晓晓道:“小姐,他这个登徒浪子打扮成这样是不是要和你去那个啥?……”

  云晓晓自然懂的小婉说的是什么意思脸瞬间就红了,只有程天这个反应大猪蹄子还不知道小婉说的什么意思:“啥?……”

  “就是那个啥啊!”小婉的脸也是绯红绯红的。

  云晓晓羞涩的看了程天一眼嗔怪道:“小婉你……”然后就红着脸转身进了里面的休息室。

  小婉脸带绯红的瞪了一眼程天也跟在云晓晓的后面进了休息室。

  程天呆呆的站在那里傻傻的用手挠了挠头心道:“啥?啥?啥?你们到底说的是啥?”

  ……

  一家西餐厅内,李亚轩看到程天那肿着的半边脸笑道:“咋了?你这又见义勇为去了?”

  平常非常健谈的程天此时却是有些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一个劲的有些羞涩的傻笑着。

  李亚轩看到程天这样又是抿嘴一笑,其实程天并不喜欢吃西餐,不是他不会用刀叉,只是什么五分熟七分熟的牛排令他有些恶心,在他眼里这些五分熟七分熟的牛排都是不熟的,他可不想跟那些未开化的人一样‘茹毛饮血’,最主要的是分量太少他吃不饱。

  与此同时天天精品店内,四五岁的晋王李治正等着程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