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门通大唐 022醉酒认干爹

小说:我家有门通大唐 作者:人可小何 更新时间:2020-07-01 17:07: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啊!”

  程天起身追了出去,床上的那只狗也爬了起来,跳下了床悄悄的跟在程天后面。

  “程咬金,你个老混蛋!”接着门外的精品店传来一声极其凄厉的声音,这声音吓的跟在后面的狗子浑身的毛都炸立起来。

  狗子愣了愣,然后晃了晃脑袋,来到门后歪着头露出半张狗脸偷看着外面的情况。

  程天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情况——一片狼藉啊!

  精品店里的货架东倒西歪,货架上的那些所谓的‘精品’已消失不见。

  此时要是给程天一把ak他能把程家上下全给突突了!

  一阵微风吹开了店门,吹过程天那狰狞的面目,吹拂起程天额前的一缕头发,吹动了地上他之前打印的宣传单,这一切显得是那么的凄凉。

  ……

  午饭程天也没有心情做了,只能将就的一人泡了一碗泡面。

  程天觉得是不是该让云晓晓和小婉俩人学一下做饭了?

  “等她俩学会做饭以后自己也能……”正当程天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外出现了一道熟悉的人影。

  “干弟弟。”那道人影开口说道。

  这一声干弟弟吓得程天嘴里的泡面都喷了出来。

  “咳咳咳……”呛的程天连连咳嗽,程天后悔吃老坛酸菜牛肉面还加了一勺老干妈辣酱,这一下太酸爽了。

  程天拿纸擦了擦被呛出来的眼泪又擦了擦嘴道:“程大小姐,你可别乱说,我什么时候成你干弟弟了?”

  程素素来到程天身旁伸手,一巴掌拍在程天的肩膀上,程天顿时身子一斜差点摔倒。

  程天也是奇怪的很,程素素看着莹莹弱弱的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样子,力气怎么这么大啊?

  “干弟弟!你的忘性真大啊?昨天晚上的事你就忘了?”程素素说完嗅了嗅鼻子又道:“这是什么面?好香啊!”

  “昨天晚上?”

  ……

  画面让我们回到昨天晚上!

  对于程天这种啤酒都一杯倒的人来说,两瓶牛栏山二锅头简直就是要命的存在。

  家仆将二人面前的酒盏斟满,程天有点懵连忙对程咬金摆手说道:“国公爷小子不胜酒力啊!”

  程咬金一听鄙夷道“哎!大丈夫哪儿有不喝酒的道理。”说完程咬金将酒杯举到面前晃了晃又道:“要是没有酒,我的人生岂不是失去了乐趣。”说完程咬金仰头将满满一杯牛栏山二锅头一饮而尽。

  良久,程咬金才舒展开紧皱的眉头,双眼有些泛红,眼眶也微微湿润伸手扯下一块腿状肉紧嚼了两口压了压酒道:“这酒……”

  “这酒怎么了?”程天问道。

  “这酒真烈啊!”

  程天一听心道:“废话,二锅头能不烈吗?”

  程咬金直接从家仆手里拿过酒瓶开始对瓶吹。

  这一幕看的程天嘴角直抽抽:“这可是高度白酒啊!直接对瓶吹可还行!”

  “吨吨吨吨吨……”程咬金一口气干了大半瓶的白酒。

  “啊!……”程咬金放下酒瓶用那熊掌一般的大手擦了擦嘴道:“爽”

  “小天啊!你这酒是哪里买的?”程咬金用刚擦完嘴的手拍在正在低头吃菜的程天的肩膀上。

  “我的肩膀啊!”程天心里这个郁闷!为什么老程家的人都喜欢拍别人的肩膀?

  程咬金见程天愣在那里没有回答,便又问道:“小天!你这酒是从哪里买的?”

  “啊!”程天回过神来赶忙回道:“这酒是我自己酿的。”

  “自己酿的?”程咬金将拍在程天肩膀上的手收了回来,有些狐疑的看着程天。

  “对啊,自己酿的。”程天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好像这酒真是他自己酿的一般。

  程咬金看着程天那镇定自若的模样还真信了他的鬼话,毕竟程天是从海外回来的,见识的世面肯定比他多,至少程咬金是这么认为的。

  “自己酿的好啊!哪天多给你程伯伯……”程咬金话还没说完便一头栽到桌子上,那大黑脑袋和那坚硬的红木桌子来了个亲密的接触发出“嘭”的一声闷响。

  程天一惊,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本能的起身伸手想扶起程咬金。

  当程天的手伸到一半时,他发现周围的程家人都是一脸的平常,程天的手有些尴尬的停在半空。

  “这是什么情况?”程天心想,程咬金依旧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周围陪坐的程家人都转过头来看了一眼趴在桌子上的程咬金,然后又看向程天。

  他们看向程天的眼神中,有窃喜,有惊讶,有惋惜……

  程天看到他们的眼神,心底顿时升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快跑!快跑!”程处默抻着个脖子用嘴型提醒着程天。

  程素素一脸看戏的表情看着程天。

  程天暗道一声不好,抬腿刚想跑,就被身后突然伸出的一只强壮的手臂勒住了他的脖子。

  程天双手死命的掰着那只勒住他脖子的手臂,缓缓的转过头去,只见那只手臂的主人正是程咬金。

  “程……程伯伯。”

  程天一脸惊恐的看着程咬金,苦笑着说道。

  此时的程咬金浑身散发着酒气,嘴里喘着粗气,双眼通红瞪的老大。

  程咬金那粗大的鼻孔喷出一股携带着酒气的热气,正喷在程天的脸上,那猛烈的酒气辣的程天双眼生疼。

  “小天,你小子想去那里?”程咬金咧嘴问道。

  “程……程伯伯,小子有些尿……尿急。”程天开口说道。

  “尿急,尿什么急,我看你是……嗝……”程咬金话没说完就打了一个酒嗝。

  酒嗝夹杂着异味,熏得程天一阵反胃,差点吐了出来。

  “我看你是……”程咬金的话又说道一半,一低头:“哇。”的一声吐了出来,有不少腌臜之物还溅到了他的鞋上。

  程咬金吐完,一抹嘴晃了晃他的大脑袋又道:“嘿嘿,我不信,别想跑,来!喝酒。”说着程咬金伸手从旁边的仆人手里抢过了一个有碗粗,高两拳的半大酒坛。

  铁钳一般的大手就钳住了程天的两腮,一用力就捏开了程天的嘴,接着就举起了那半大的酒坛朝着程天的嘴就灌了进去。

  “呜呜呜……”程天死命的挣扎着。

  不挣扎还好,一挣扎那坛酒就呛进了他的气管,接着程天嘴里的呜呜声就变成了剧烈的咳嗽。

  ……

  “干儿子!”程咬金打着酒嗝搂着程天的肩膀说道。

  “哎,干爹。”程天也满脸通红,浑身酒气,丝毫不客气的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