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引入怀 第1886章,车祸

小说:娇妻引入怀 作者:北栀 更新时间:2020-05-29 03:07: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第1886章,车祸

  秦淮年和江懿深痛快的比了一场。

  s形的赛道,两辆色彩绚丽的赛车,在瑰丽色的夕阳光里留下漂移的弧线,轮胎在地面划出痕迹,超低底盘发出阵阵的轰鸣声。

  几乎同时飞越过红白相间的终点线。

  依旧是秦淮年领先了一秒。

  比完赛,由江懿深做东请两人在楼上餐厅用餐。

  上次来纽城,秦淮年是出差的行程安排,两人入住的是酒店,这次江懿深邀请他们去自己家里。

  郝燕以为会是富人区的一栋别墅,没想到竟是一个庄园。

  低调的商务车开到铸铁的大门前,不等鸣笛,里面的岗哨里便小跑出两个人,恭敬的一人一边,将两扇大门缓缓拉开。

  进去后,便是两排绿色的松树。

  正中央是壮观的喷泉雕塑,车子绕过喷泉,停在一座哥特式风格的城堡前。

  城堡一共五层,江懿深亲自给他们安排了房间,在二楼拐角处。

  秦淮年似乎对这边轻车熟路,没用佣人带路,就带她很准确的找到了房间。

  因为又坐了很长时间的飞机,又是奔波的疲惫,洗过澡,准备休息。

  床垫软的像云朵一样,躺在上面仿佛能催眠,很快就进入梦乡。

  第二天,阳光明媚。

  秦淮年临时有个紧急的视频会议,郝燕怕打扰他,说自己出来转转。

  白天和晚上是两种不同的风景。

  昨天他们来的时候,夜色已经很深了,郝燕没有仔细看,今天才发现庄园格外的辉煌气派。

  以城堡为圆心,左边一条水泥路通往车库方向,右边鹅卵石的小路方向则是下沉式的花园,后面还有果园和牧场,只能用一个壕字来形容。

  郝燕感觉这里能来个一日游。

  她正沿途欣赏时,听到了一声惨叫。

  是花园的方向,郝燕不由寻声走了过去。

  江懿深站在下沉的台阶上,在他面前分别站着两名黑衣保镖,纷纷背着手,很恭敬的样子,而地上,有一个绑着的黑色袋子,里面有东西在扭动。

  刚刚那声惨叫,似乎就是从袋子里发出来的。

  江懿深五官棱角分明,晨光下,脸上带着笑,琥珀色的眼睛里却有着浮影沉沉,冷若冰霜,是从未见过的陌生模样。

  他非常的敏锐,听到脚步声,几乎立即就转过身来。

  看到是郝燕后,江懿深冲她扬手打招呼,“郝小姐,早!”

  郝燕笑着走过去,“江律师早,你的庄园真大,我差点迷路了!”

  “淮年对这里熟悉,等着吃完了早餐,让他带你逛一逛!”江懿深含笑说道,见她目光看向地上的黑色袋子,他轻描淡写道,“前面的仓库想要翻新,这里面装着货物,处理一下!”

  郝燕:“……”

  这谎撒的是不是有些明显,她明明都已经看到袋口垂出来的一只手了。

  不过好在,应该是活着的。

  郝燕突然明白,秦淮年那句“阿深不只表面上是律师那么简单”的话的深意了。

  见她视线仍不时往地上瞟,江懿深微笑表示:“我是律师,不会做违法乱纪的事情!”

  郝燕再次:“……”

  庄园请的是西厨,早餐很丰盛。

  秦淮年将黄油抹在松软的面包上,递给郝燕,又在她的餐盘里放了三文鱼和芦笋。

  似乎是被这一波恩爱秀到了,江懿深忍不住又想起他的暖暖,忍不住开口,“郝小姐,你知道暖暖喜欢什么花吗?”

  “花?”郝燕怔愣。

  江懿深点头,皱眉有些苦恼的样子,“她说花园里的花都很丑,我想种些她喜欢的!”

  郝燕摇了摇头,“她不喜欢花的,只喜欢绿植,因为她说花都太娇弱了,草木生命力才会顽强!”

  江懿深闻扬唇笑了,“嗯,像她一样!”

  说曹操曹操就到,郝燕中途上洗手间时,就接到了江暖暖的电话。

  打来的是壹号公馆的座机,郝燕以为是女儿打过来的,没想到线路里响起的是江暖暖的声音。

  江暖暖知道秦淮年陪同郝燕一起出国参加gda国际设计展,糖糖被留在国内,所以顺路过来探望一下。

  “我听糖糖说了,设计展结束了,你们两个还要继续在外面浪两天!”江暖暖在电话里揶揄她。

  “你猜我们在哪里?”郝燕笑着望向餐厅,江懿深和秦淮年面对面而坐,像副画一样。

  “哪里?”

  “纽城,江律师这里!”

  江暖暖愣了下,淡淡应,“哦。”

  郝燕笑吟吟的问,“暖暖,有没有什么话,需要我帮你替江律师转达?”

  江暖暖冷漠表示,“我可没什么话想和他说!”

  郝燕望着餐厅,突然低呼了一声,“呀,有个女人直奔着江律师过去了,长得还很漂亮……”

  线路里,明显感到变缓的呼吸声。

  郝燕问,“暖暖,你吃醋了?”

  江暖暖否认,“没有的事!”

  可是声音却很僵硬,郝燕忍不住噗嗤笑出来,“逗你的,是庄园里的女佣!”

  江暖暖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不自然,为了掩饰,窘迫的说声挂了,就急匆匆结束了通话。

  郝燕失笑。

  对于江暖暖和江懿深的两个人,她只是作为旁观者,毕竟感情的事,百转千回,个中滋味,只有当局者能尝出酸甜。

  不过就像是秦淮年说的话一样,郝燕并不担心。

  因为不管什么时候,有江懿深在,一定会护着暖暖的。

  白天秦淮年带着郝燕在庄园里观光游览,在牧场里几乎待了整个下午,特别充实。

  吃了晚饭,秦淮年和她说要出去见个人。

  之前肯尼老先生给他介绍的,生意上的伙伴,刚好对方在纽城出差,他趁着机会去见一见。

  郝燕想陪他一起去的,但是秦淮年怕她辛苦,就让她在庄园等他回来。

  然后,就从江懿深的车库里挑了辆车离开。

  郝燕百无聊赖,从电脑里翻出设计稿,进行些调整和修改。

  时间流逝。

  郝燕抬起头,窗外夜色已经很深了。

  秦淮年还没有回来。

  她皱眉,忍不住给他打电话,提醒的却是关机。

  郝燕这下有些着急了。

  夜里十一点的时候,门终于被推开。

  进来的却不是秦淮年。

  是庄园的女佣,汉语不是很流畅:“郝小姐,先生说秦先生出了车祸,请您赶快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