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医婿在都市 第十一章 冤家路太窄

小说:超级医婿在都市 作者:了了一生 更新时间:2020-05-15 12:48: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驾车的不是别人,赫然就是那个背叛他的老表林阳东,这厮竟然也回老家来了!

  不过人家的状况跟他们父子俩狼狈落魄的模样完全不同,鲜衣怒马,妥妥的衣锦还乡。

  “哎哟,这不是枫少吗?”林阳东溅了他们父子两身泥水,可仍然洋洋得意,“真是不好意思哈,刚刚我说不小心溅了你一身泥,想要回来跟你道歉的,结果又一不小心,竟然又溅了你一身。”

  华锐枫知道这厮不是不小心,而是从背影中认出了自己,故意这样做来羞辱自己以及父亲的!

  “咦,这不是辉叔吗?”林阳东好像这个时候才看到华辉似的,一脸惊讶的叫了起来,“我了个去的,你竟然还没死啊?还是说我时运低,见到鬼了?”

  叔可忍,婶是不能忍的!

  忍无可忍的时候,真的没必要再忍!

  华税枫指着这个曾经背叛自己,害得自己一无所有,现在还咒自己父亲死的人怒骂,“林阳东,你这个王八蛋!”

  “哎哟喂!”林阳东阴阳怪气的叫了起来,“我们的枫少长脾气了,你忘了前两天还像狗一样,跪在我面前,冲我汪汪叫唤,让我可怜你,同情你,赏你根骨头吗?”

  华税枫怒道:“你下来,看我不打……”

  华辉忙不迭的拦住儿子,“枫儿,算了算了,咱们惹不起他的。”

  林阳东此时却真的下了车,径直走上前来,“我下来了,你想怎么样?咬我吗?”

  华锐枫对这厮可谓是恨之入骨,立即就想扑上去打死他,然而华辉却紧紧拦住他,“枫儿,你不要冲动,不要冲动啊!”

  林阳东闻就冷笑起来,“对嘛,你应该听辉叔的,做一只缩头乌龟,呃,不对,你被我带了绿帽,女朋友都被我给玩烂了,应该说是做一只王八,把头好好的缩起来,这样你才能活久一点,否则绝对死路一条!”

  华辉看着怒得满脸赤红,咬牙切齿的儿子,实在不忍他再受刺激,忙不迭的道:“林阳东,看在一场亲戚份上,你走吧!”

  林阳东不屑的道:“辉叔,你这就有点不讲理了吧,这马路是你家开的吗?你让我走我就走,你以为你是谁?还是以前千万富翁的爹吗?你现在只是一坨又老又臭的狗屎而已!”

  华辉也被气得不行了,“林阳东,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当初的时候,如果不是我儿子好心带你离开乡下,给了你工作,你能有今天?”

  林阳东骂道:“老不死的,你在放什么狗屁?我林阳东能有今天,跟你儿子有半毛钱的关系吗?那是我靠着自己一手一脚爬起来的。他当初之所以带我出去,仅仅只是顺手罢了。”

  华辉怒声叹气道:“忘恩负义,忘恩负义啊!”

  华锐枫怒得不行,奈何父亲死拦着,愤怒之余,看到林阳东的五官,发现他发际低凹,眉细额窄,尖嘴猴腮,双颞突起,印堂中间还有条剑似的深竖纹!

  老祖宗的玄学中有提到这种天生的深竖纹,叫做悬纹针,相当的霸道,上克父母下克妻儿!

  这种面相的人,往往心肠阴狠,缺少善念,一世奔波劳苦,可偏偏极为命硬,活得比任何家人都长命。

  照理来说,这种人不应该有发迹才对的,除非有贵人相扶。

  贵人?华锐枫想到这点的时候,愤怒又后悔,当初带他离开乡下,并给他工作的自己,恐怕就是那个贵人!

  不过命相注定,这种人就算发迹了,很快也会衰败,但无情无义这一点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现在华辉跟他讲恩义,无异是对牛弹琴,狗屁不通。

  华辉见儿子怒不可收,生怕他做出冲动的事情,忙不迭的道:“枫儿,咱们走吧,不要理他,这种人迟早会有报应的。”

  谁知林阳东却一下就拦到了父子俩的面前,伸手指着华锐枫,“喂,把我叫下来就想走吗?”

  华辉苦声道:“林阳东,我儿子都被你害成这样了,你还想怎么样啊?”

  “我害他?”林阳东冷笑起来,“老不死你说话可得小心点,我现在有钱有势,还有私人律师,小心我告你诽谤啊!”

  华辉懒得跟他争执,只能拉着儿子转身,“枫儿,咱们走!”

  林阳东刷地一下又拦到面前,“想走,门都没有!”

  有些人,迟早都有报应的,但不能迟,只能早!

  华锐枫的忍耐早就到了极限,这就对父亲道:“爸,你在旁边站着,看我怎么收拾这个畜牲!”

  听到华锐枫骂自己畜牲,早就想找茬动手的林阳东刷地一拳就砸到了华锐枫的脑袋上。

  华锐枫如今虽早不是吴下阿蒙,可刚才在小饭馆的时候已经将火车上好不容回复的一点内气用光了,而且又完全只关注着父亲,完全没有防备林阳东的偷袭,被一拳打到了太阳穴上,顿时头晕眼花,在天旋地转中倒了下去。

  林阳东这就刷地欺上,一脚踩到华锐枫的脑袋上!

  “华锐枫,你知道我为什么恨你吗?我就是恨你那种总是救世主一样的嘴脸,一天天满口仁义道德,无时无刻不在我面前演善良演忠厚,我之所以害你,就是要让你知道做一个好人是什么下场!”林阳东一边用脚踩着他的脑袋在泥地里,还一边得意的唱了起来,“磨擦磨擦,在这泥泞的地面上磨擦!”

  华辉看见自己的儿子被如此凌辱,哪里还忍得住,立即扑了上去,“混蛋,我跟你拼了!”

  林阳东见他扑来,松开脚就踢了过去,“老东西,嫌死得不够快是不是,好,我成全你!”

  华辉被一脚踢到了肚子上,顿时腹痛欲裂,别吱一声就倒在了泥水路上。

  华锐枫则趁机爬了起来,不过他并没有偷袭,而是沉声喝道:“林阳东,转过身来。”

  林阳东转过来后,“哎哟喂,你是打不死的小强啊,这么快就站起来了!”

  华锐枫缓缓的道:“今天,你要为你所有的恶行买单!”

  “我买单?可是我习惯了让你请客啊!”林阳东话未说完,已经一拳打了过去,还是砸向华锐枫的太阳穴,显然准备再一次把他打倒,再一次将他按在泥地里磨擦磨擦。

  只是当他以为华锐枫会又一次倒下,任由他蹂躏的时候,手腕关节处却被猛地击了一下,顿时犹如被尖利的鹰嘴啄中似的,痛得他无法自控的惨叫起来!

  再垂眼看看自己的手,发现腕关节的地方,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起来,紧跟着整只手掌都受限无法活动了。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这样?

  在林阳东还在做梦一般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华锐枫已经再次扑上来了!

  一脚飞踢,正中他的腰部!

  “卟嗵”一声水响,林阳东被直接踢进了路边的鱼塘。

  趁你病,要你命!

  华锐枫对这厮是恨之入骨的,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放过他,所以立即也扑入池塘,在齐腰深的浑水中和他扭打起来。

  林阳东以前是送猪饲料的,一天到晚做苦力,练了一身的腱子肉,现在虽然不送猪饲料了,可身上的力气并没有丢,像是华锐枫这样的弱鸡,他自信一只手能打三个。

  然而这次真的见鬼了,他完全就打不赢华锐枫。

  别说是还手,连躲闪的余地都没有,另一只的手腕很快也被啄成了猪蹄,双脚又深陷于鱼塘的淤泥中,结果就被虐得跟狗似的。

  当他狼狈又艰难的爬上岸的时候,一双手已以完全无法用力,只能用肘关节撑着匍匐往上爬。

  华锐枫恨透了这个家伙,自然不会罢休,紧跟着上岸,追上去一下骑到他的腰背上,对着他的后脑就是一顿乱拳。

  拳头不停的砸落,对他有多大的仇恨就有大劲!

  一年多来,心里有多大的委屈下手就有多狠。

  最后的最后,他甚至用双手搬起池塘边的一块大石头,往他的脑袋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