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医婿在都市 第十二章 最好的惩罚

小说:超级医婿在都市 作者:了了一生 更新时间:2020-05-15 12:48: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你干什么?”一声沉喝从身后传来,“给我住手!”

  华锐枫愣了一下,回头看看,发现是自己的父亲!

  华辉从后面扑上来,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石头,“枫儿,你疯了吗?杀人是要偿命的,为了这样的人渣,填上自己的一条性命,值得吗?”

  被父亲一通喝骂,华锐枫仇恨冲昏了的脑袋也终于有一些清醒。

  是啊,这样的畜牲,不值得自己为了他去坐牢。况且这厮的命相不是一般的硬,自己要是强行结果了他的性命,那就属于逆天改命,必遭天谴,会迎来无穷无尽的痛苦惩罚!

  只是就这样轻饶了他吗?

  不,绝不可以!

  那像孙国栋一样,给他来个神昏智丧的点穴手法?

  不,那也不够痛快!

  华锐枫搜罗一下老祖宗的传承,发现玄学里面有各种各样的符咒,有保平安的,有祈福的,有安神压惊的,有止啼祛病的,有降妖除魔的,甚至还有诅咒的!

  其中有一道血符,其毒无比,能让人的精气神体迅速衰败,从而影响到一个人的方方面面,使他霉运缠身,从此鸡毛鸭血不得安宁,可偏偏想死也死不了!

  这种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符咒,除了林阳东,没有人更适合了。

  这原本就是他坎坷多磨的命运,给他画上这样的符,只是顺应天命!

  华锐枫再不犹豫,立即咬破自己的手指,当鲜血溢出之后,便在他的后背画了一道巨大的血符。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悄悄下了起来,画上去血符很快就消失了,可是血符的效果已经深深烙入他的身体里。

  林阳东被打得七荤八素,浑浑噩噩的,根本不知道华锐枫在他后背做了什么,好不容易转过身来,发现华锐枫已经退到一边,正一脸漠然的看着他。

  “华锐枫!”林阳东冷笑起来,“你要是有狗胆,那就现在弄死我,你要是不弄死我,那我很快就让你知道死的滋味!”

  华锐枫摇摇头,“林阳东,自求多福,当你走投无路的时候,记得来求我!”

  “我走投无路?”林阳大笑起来,“真是太搞笑了,我现在是人上人,下面无数人听我使唤,上面有大老板看重。你以前的女人还每晚都被我压着,我用得着求你?哈哈哈哈!”

  华锐枫没有理他,拉着自己的父亲,缓步离开。

  “臭狗屎,垃圾,杂碎,别走啊!”林阳东挣扎着在泥水中坐起,叫嚣不绝的道:“回来啊,把我弄死啊!不敢吗?你这个废材,渣滓!”

  华锐枫终于忍不住了,抓起路边水沟的一团淤泥,用力一掷,不偏不倚,正中林阳东的嘴巴了!

  好了,世界安静了。

  华锐枫这才和父亲离开。

  回到何坑村,进了自己的家门,华锐枫便收拾父亲的房间,准备让他休息一下!

  华辉却道:“枫儿,不用忙活了,你回去吧!”

  华锐枫不解的问:“我回哪儿去?”

  华辉道:“回槎城,回苏家去!”

  华锐枫摇头,“我先陪你住几天,然后才回去。”

  华辉自然是希望儿子能多陪陪自己的,可是又有些忧心,“你这么久不回苏家,等你回去了,他们恐怕不会给你好脸色啊!”

  华锐枫苦笑一下,他们什么时候给过我好脸色了呢?不过沉吟一下后他只是道:“爸,我这次回去之后,想跟苏贝琳离婚!”

  华辉吃了一惊,喃喃的道:“这,这……”

  华锐枫摊手道:“反正我跟她的婚姻,有名无实。”

  华辉道:“我知道,可是苏家会肯吗?”

  华锐枫听得皱起了眉头,当初的假药事件,酿成重大事故,让他面临巨额的经济赔偿,他变卖了公司,房产,车辆,股票,以及所有值钱的东西,再加上存款,总总共共凑了将近五千万,可仍然还差六百万才够赔偿。

  当剩下的债主要联名将他告上法庭的时候,苏家派人来,说他们愿意帮忙,条件是华锐枫入赘苏家。

  不过苏家也不是帮他还钱,而是出面做担保,让债主们给华锐枫宽限一年半时间,如果一年半内华锐枫仍无法还清那六百万,那这六百万就由作担保的苏家承担。

  这是一个相当不平等的约定,可那个时候的华锐枫已经走投无路了,要么入赘,要么坐牢!

  坐牢有多可怕,华锐枫不知道,可是监狱风云他看过很多,那绝对不是人过的日子,所以他最终无奈的选择了入赘。

  只是入赘之后,他才发现,日子和坐牢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后,他摇了摇头,“当初我入赘的时候,谈的是条件。现在要离婚,无非也是条件罢了。”

  华辉叹了口气,“枫儿,你已经长大了,很多事情,爸没办法再替你做主,也没有能力帮你,你觉得对的事情,你就去做吧!”

  华锐枫道:“那我先在家里和你住几天,然后就回槎城去解决这件事。”

  华辉默默的点了点头。

  华锐枫这就让父亲休息,自己开始收拾屋里屋外!

  老房子已经很久没有住人,蟑螂老鼠一大堆,不打扫收拾干净是没办法住的。

  忙碌持续到了傍晚,华锐枫准备去问父亲想吃什么,然后到街上去买点菜回来,结果却发现父亲已经在偏厅的一角安放好了母亲的灵位,于是和他一起烧香祷拜。

  只是香还没烧完呢,便听到外面传来了阵阵杂乱又厚重的脚步声,似乎正有无数人奔着自家来似的。

  仅一会儿,外面就传来了剧烈的砸门声,同时传来了乱七八糟的叫喊声。

  “姓华的,华锐枫!”

  “你个龟孙,出来!”

  “滚出来,立即滚出来!”

  “你竟然敢打伤我哥,我看你是活腻了!”

  “出来,立即出来受死!”

  “……”

  华锐枫往窗外看看,只见院子外面,来了无数的人,个个手持棍棒,气势汹汹,而带头一人,赫然就是林阳东的弟弟林向北。

  华辉此时也看到了林向北,顿时就大惊失色,“完了完了,林阳东的弟弟带人找过来了。”

  华锐枫也皱起了眉头,因为林向北带来的人,不是一般的多,足足有二三十号人。

  如果这些人是明天早上来,那他也无所畏惧,因为有一夜的时间,他可以恢复一些内气!

  只要有内气在身,别说是这二三十号人,就是再来多一倍,他也照样通通放倒。

  然而现在,腹中空空如也,纵然鸟戏已经得心应手,可顶多也只能对付七八人罢了,一旦被放倒,那就只有任人鱼肉的份儿。

  华辉听到外面的砸门声越来越激烈,这就推了推华锐枫,“枫儿,你快走,从后门上山,躲到山里去。”

  华锐枫苦声道,“我走了,爸你怎么办?”

  华辉道:“我就一条不值钱的老命,他们能拿我怎么样。你走吧,别管我!”

  华锐枫摇头,自己惹的事情,没有让父亲去背锅的道理,“爸,还是你躲后面去吧,我来应付他们。”

  “他们这么多人,你怎么应付啊?”华辉被倔强的儿子弄得急跳脚,“你快走啊,不然他们闯进来真的会打死你的。好死不如赖活,这点道理你都不懂吗?”

  华锐枫摇头,“不,我再不孝,也不会扔下你不管的。”

  华辉气得不行,连连跳脚骂道:“你,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你是不是要活活把我气死啊!”

  华锐枫突然又道:“好吧,爸,我听你的。”

  “呃?”华辉愣了下,随后大喜道:“那你赶紧走,快,快点!”

  华锐枫道:“可我不知道后门的钥匙在哪儿?”

  华辉忙道:“在我的房间,我给你拿去!”

  两人匆匆移步,从客厅到了走廊,华辉就进了自己的房间找钥匙,华锐枫却趁势一把拉上房门,并在外面把老式的门锁给扣上了。

  “哎?”华辉看到门被关上,这才意识到上当,忙扑到门后道:“华锐枫,你个兔崽子,你要干什么?”

  华锐枫站在门外道:“爸,我闯的祸,我自己去承担,你呆在房间里,不要出来!”

  华辉在里面急得不知该如何是好,迭声叫喊道:“枫儿,你发浑,你发浑啊!”

  华锐枫没有理会父亲的叫喊,左右看看,并没有找到什么趁手的家伙,看到角落里有个酒瓶子,这就拿起藏到后背往外走。

  出了院子,一把将大门打开走了出去,但没有忘记立即反手把门关上,然后才面对眼前黑鸦鸦的一大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