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医婿在都市 第十六章 一天的时间

小说:超级医婿在都市 作者:了了一生 更新时间:2020-05-15 12:48: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面对夏玥的冷嘲热讽,指责漫骂,华锐枫没有太大的反应。

  这一年多来,他几乎每天都在承受这些,虽然仍不能习惯,可已经麻木了。

  夏玥看起来只有二十五六岁,但那是化妆品的缘故,实际上已经二十九了!

  尽管仅仅只比华锐枫大一岁,可真的是一个很厉害的女人,别的先不说,变脸功夫就是一流。

  前一秒还笑得如沐春风,下一秒就可以变得阴损狠毒,中间完全不需要任何过渡。

  除了毒舌,她的能力也非同一般,二十四岁嫁入苏家,成为苏世国的续弦,五年不到的时间,她在苏家几乎已经完全替代了苏世国。

  世事,有时候狗血起来还参杂了鸡毛鸭血!

  华锐枫并不是入赘苏家之后才认识夏玥的,在这之前两人就已经认识,朋友虽然谈不上,但却是商业上的合作伙伴。

  华锐枫曾经是苏氏药业的代理商,虽然只代理了两个药物,但却是独家,与夏玥打过很多交道,当然也替苏氏药业赚了不少钱。

  在华锐枫走投无路的时候,也是夏玥代表苏家出面为他调停,并且主张让他入赘苏家。

  这么说来,夏玥还是个好人?

  好人?想到这个词,华锐枫真的有点不敢苟同!

  如果仅仅只是说救他于危难之中,那她确实是个好人。可他入赘苏家之后,她却成了恶人,甚至可说是变态。

  她除了对他奚落指责,羞辱漫骂,还把他当作佣人一样使唤,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各种家头细务通通都要他干,甚至连她的内衣裤也要让他洗,而且必须得是用手那种。

  正如她自己所说的那样,完完全全就把华锐枫当成是一条捡回来的狗。

  华锐枫曾经一度的怀疑,这个女人之所以愿意在关键时刻救自己一把,恐怕不是为了别的,就为了将自己弄回来,当狗一样虐着玩!

  “锐枫啊!”漫骂中的夏玥突然语气一转,变得温柔了起来,“我已经习惯了这个家里有你的存在,你这一消失就是一个多礼拜,实在是让我很担心啊,以后可不许这样了哈!”

  华锐枫从发散的思绪中回过神来,没有丝毫受宠若惊!

  一年多的时间,他早就知道这是一个喜怒无常,反复多变的女人。

  不过她的话,还是让他的目光重新落到了她的脸上。

  自从有了老祖宗的玄学之后,他就开始学习观察每一个人的五官,从而在玄学中找到符合这种相貌的命理。

  夏玥的脸上虽然有很多化妆品,但也不难看清她的五官。

  她的额门无疑是比一般女人高的,虽然前面留了刘海,可是发根骗不了人,玄学上说:女人额头高,三嫁也不牢!

  她的头发虽然染成了枣红色,但明显又粗又硬,头发为肝气之主,是肝气舒缓的外现,过粗过硬就是肝气过盛的表现,脾气自然不会好。

  她的耳朵则是又薄又窄又尖,一个女人的耳朵薄,那意味着福气薄,耳门窄小则不听忠逆耳,固执任性,耳尖又代表着心眼多,城府深!

  另外还有她的眼睛,一个人的眼睛被称之为心灵的窗口,可以反映一个人对外界的认知,认识以及发自内心的看法,但她的眼睛形似桃李,眼尾略弯,水汪汪的,不时闪现光芒,这是十分善于交际应酬的表现,可是对贞操观念却极差。

  这一点,似乎真的不差,因为夏玥的交际能力真的很强,八面玲珑,长袖善舞。至于贞操观念,她应该是没有的,有的话那就不会让华锐枫这个女婿给她洗内衣了。

  再往下看是她的鼻子,鼻梁虽正,可鼻头尖小无肉,鼻孔朝天,这是一种自我为中心的相征,喜欢压着她身边所有的人。

  最后就是她的双颧,也是比普通女人高的,玄学上对此也有特别说明:女人颧骨高,杀夫不用刀!

  最后的最后,那就是她的嘴唇和下巴,艳色的口红摭去了原本的唇色,可是嘴唇很薄,下巴很尖,这是一种凉薄无情,心肠直狠的相征。

  华锐枫越看她的五官,心内就越惊,因为这些五官加起来,那就是典型的克夫相,而再一想,无疑又验证了这种推论。

  夏玥嫁入苏家仅仅三个月,苏世国就中风了,至今仍神智不清的瘫痪在床!

  华锐枫这一年多来除了做各种家务活外,更多的就是照顾苏世国,给他喂水喂饭,翻身擦澡,端屎端尿。

  夏玥见华锐枫愣愣的看着自己出神,脸上就浮起了笑容,声音嗲柔的问:“锐枫,你这是在看我,还是在发呆呢?如果是看我的话,你就不怕瘫痪的老爷子突然跳起来咬你?”

  华锐枫深吸一口气,“妈,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情。”

  夏玥漫不经心的道:“说说看!”

  华锐枫道:“我要和苏贝琳离婚!”

  夏玥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就想跳起来发作,但最终却只是咯咯的笑起来,花枝乱颤的伸手指着他问:“你是不是这几天在外面猪油吃得太多,懵上心口了?还是说幽默发作,突然想跟我开个玩笑?然后好把我笑死,继承我的花呗?”

  华锐枫摇摇头,“我没有开玩笑!”

  夏玥终于不笑了,“你认真的?”

  华锐枫点头,“嗯!”

  夏玥的神色冷了起来,“你不觉得自己在痴心妄想吗?”

  华锐枫道:“当初入赘,我们谈的是条件。现在我要离,你不妨把条件开出来。”

  夏玥定睛看看他,有些意外的道:“出去鬼混了几天,好像变得有点不一样了!”

  华锐枫道:“我……”

  夏玥突地凑了过来,低声的问,“来,跟你丈母娘说说,在外面吃了什么鞭,突然变得这么硬…气呢?”

  华锐枫没有理她的胡搅蛮缠,“妈,你开条件吧!”

  夏玥这次终于跳起来了,手指不停的点到他的脑袋上,“华锐枫,你想离婚?你想以怨报德?你想脱离我的掌握?你想摆脱做狗的命运?你简直就是在做梦!赶紧醒醒吧,天已经亮了!”

  华锐枫没有像以前那样躲闪,反倒是伸手握住了他在自己头上乱点的手指,直视着她道:“妈,请你不要动手动脚。”

  夏玥想要甩开他的手,结果发现竟然甩不开,怒喝道:“放开!”

  华锐枫终于放开她,并且后退一步。

  夏玥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他,然后缓缓的点头道:“行,长本事了是吧,那你去把你的一屁股债给我先还了。”

  这一点自然是不必说的,就算她不提,华锐枫也会将欠下的六百万还上。所以他点点头道:“然后呢?”

  夏玥冷笑起来,“你个废物点心,现在就跟我说然后?你先还上再说吧!你可别忘了,当初我给你的担保时间是一年半,现在已经没剩几天时间了。到时这笔债真要落到我头上,你别说入赘,卖血卖肾都搞不掂……”

  华锐枫打断她道:“给我三天的时间!”

  夏玥愣了下,“什么三天时间?”

  华锐枫道:“三天后,你把所有债主叫来,我当你的面把钱还给他们。”

  夏玥脸上冷笑不绝,“华锐枫,你是不是上门女婿小说看多了,脑子变得不清醒了?那种情节反转啪啪打脸的场面,你觉得会发生在你身上?你就是一条死鱼,根本就没有反转的可能!”

  华锐枫道:“我只要三天时间!”

  夏玥的语气突然又温柔了起来,“锐枫啊,你也知道的,你丈母娘我不是个好脾气的人,你顺着我点不好吗?你把我给气着了,吃苦受罪的人是谁,还不是你吗?”

  华锐枫不再说话了,只是看着她。

  夏玥见状,以为他开始妥协了,语气变得更柔腻,“乖一点哈,别闹了,上楼去给老爷子端屎端尿去,要不就来给我揉揉肩膀捏捏腿,万一把我哄高兴了,说不定我会把老爷子送去疗养院,让你少干一点活哦!”

  华锐枫还是不说话,但仍然看着她。

  夏玥定睛看看他的神色,发现他的眼神冰冷,充满坚毅,似乎已经铁了心似的,脸色就再次变得阴沉起来,“你真的要这样?”

  华锐枫终于张口:“三天!”

  夏玥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了,“一年多了,你一分钱都没还上。现在你说三天就能还上?”

  华锐枫道:“对!”

  夏玥纳闷的问:“你哪来的底气?”

  华锐枫会告诉她吗?当然不会!

  夏玥神色阴沉不定的沉吟半响,终于扬起一根手指,“一天。”

  华锐枫皱眉问,“什么?”

  夏玥冷漠的道:“明天这个时候,你的债主会在这里等你。如果你还不上,我会替你还,但从此以后,你的脖子上会多一条铁链!”

  华锐枫眉头皱得更紧,“什么铁链!”

  “哈哈哈哈!”夏玥突然大笑了起来,“傻缺,还能是什么铁链,当然是拴狗的那种,我要叫你再也没办法离开苏家半步!”

  华锐枫目光定定的看着她,然后缓缓的点头,“好,一天!”

  夏玥张嘴就要骂,可是华锐枫没再给她机会,转身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