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医婿在都市 第四十章 苗蛊:鱼虱

小说:超级医婿在都市 作者:了了一生 更新时间:2020-05-15 12:48: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华锐枫被牛子强恶心得不行,加上车里的浓重腥气,当场就差点吐了。

  “牛十三,你在搞什么飞机?”

  “我在吃鱼啊!这是三文鱼,可以生吃的!”牛子强扬了扬手中的鱼,痴迷的道:“我还在它肚子里灌了些酱油和芥末呢!可好吃了,兄弟你要不要来一条,后面还有很多。”

  华锐枫扭头往后看看,发现后座上堆放着十几个保鲜冰袋,每一个冰袋里面都装着一条约有六七斤重的三文鱼。

  牛子强一边说的时候,还在一边吃个不停,吧唧吧唧的,弄得华锐枫十分的反胃,“牛十三,你能不能不吃了?”

  牛子强满脸委屈的道:“兄弟,我饿啊!”

  华锐枫问,“吃几条了?”

  牛子强想了想道:“从昨夜到现在,有八九条了吧!”

  华锐枫看看他的肚子,发现鼓胀得像个球一样,“不撑吗?”

  “撑,撑死了!”牛子强一脸痛苦的道:“可我就是想吃,根本就停不下来,我也不知道自己中哪门子邪了!”

  华锐枫摇头道:“牛十三,你要是不想死,那就立即给我停嘴。”

  牛子强愣住了,“可……”

  华锐枫道:“先别说那么多,找个清静安全的地方,对,要带厨房的!”

  牛子强道:“我家行不行?”

  华锐枫疑问:“你家有什么人?”

  牛子强咬牙道:“那个贱人,还有野种!”

  华锐枫立即摇头,“不行,必须另外找个地方!”

  牛子强想了想道:“那去我老家,我在那建了个别墅,虽然偶尔才回去一次,但我让人每隔两三天都收拾打扫,所有东西都齐全!”

  华锐枫问道:“多远?”

  牛子强道:“三十公里左右。”

  华锐枫催促道:“快,现在就过去!”

  牛子强问道:“要不要叫上人马?”

  华锐枫没好气的道:“这是去砍人吗?是去治病!不,确切的说是救你的命,谁都不能知道!”

  牛子强这就发动车子朝前驶,可是手里还拿着那条吃了一半的鱼。

  华锐枫大皱眉头,“还不舍得放手吗?”

  牛子强十分不情愿,但终于还是将鱼放下了。

  四十分钟后,两人抵达牛子强的老家,市郊一个名叫回龙的码头渔村。

  牛子强很牛叉,竟然在这里盖了栋湖景别墅,站在院子里就能眺望万绿湖波风平景的美景,不过华锐枫此时也顾不上欣赏风景了,匆匆看了一眼,便拉着他入屋直进房间,然后迫不及待的道:“快,脱衣服!”

  牛子强当场就被吓到了,“兄,兄弟,你要干啥啊?”

  华锐枫道:“还能干嘛,当然是救你的命。”

  牛子强怯懦的看着他道:“你该不会是骗我脱了衣服,然后玩霸王硬上弓吧?我,我不好那个的。”

  华锐枫怒道:“你是不是神经病,都快要死了,还跟我胡说八道。”

  牛子强道:“可是……”

  华锐枫将他一把拽到房间的镜子前,“你看看自己的样子!”

  牛子强定睛看看,顿时被吓得不行,镜子里的人面青唇白,眼窝深陷,眼眶发黑发紫,整个人不见丝毫血色,整一张死人脸似的。

  “兄弟!”牛子强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慌得一妣的问,“我,我这到底是怎么了?我真的要死了吗?”

  华锐枫道:“你不想死就赶紧给我脱衣服!”

  牛子强只好无奈的脱衣服,彻底扒光后才弱弱的问,“可,可以了吗?”

  华锐枫指了指床道:“上去,趴着!”

  牛子强睁大眼睛,“啊?”

  华锐枫喝道:“快!”

  牛子强犹豫再三,终于还是一咬牙,上了床,趴在那儿。

  华锐枫虽然没有脱衣服,可是说了句很吓人的话,“牛十三,我估计上辈子欠了你的,这几天的存货通通都要给你了。”

  牛子强眼睛睁得牛大,“大哥,你,你别吓我行吗?我,我真不是弯的啊!你要真的好这口,我下面有人,我给你找几个过来。”

  华锐枫没理他,只是从买回来的那包东西里掏出了针盒,然后抽出一根约有七公分的长针。

  牛子强一直紧张的看着他,见他掏了根这么长的针,被吓得不行,“兄,兄弟,这,这,会不会扎死人啊……”

  没等他问完,华锐枫已经将这根针扎到了他的腰上。

  牛子强原以为会很痛,结果却像是被蚊子咬了似的,仅仅是那么一丁点刺痛罢了。

  华锐枫将针扎进去后,这就捏着针柄,一边缓缓转动,一边往下扎,直到针入四公分,他才停下来,然后取了另一根针,扎向另一个穴位……

  一连扎了三十六根针之后,他才终于停下,深吸一口气,内气集于手上,五指仿佛弹琴似的,在三十六根针柄上缓缓抚过。

  牛子强顿时感觉一股仿佛电流似的东西传入自己的身体,让他十分的难受,仅一会儿,腹部开始翻腾,有一种想吐吐不出来,不吐又不痛快的感觉。

  “忍住!”华锐枫沉喝一声,伸手连续三连拨,仿佛琶弦一样,然后迅速的起针。

  “哇!”当后背的针全部被取出后,牛子强再也忍不住了,探头到床边张嘴不停呕吐起来!

  臭气熏天的呕吐物,全都是未消化的鱼肉。

  这一吐起来,真的就像水笼头爆了闸似的,完全停不下来。

  只是吐到最后,他发现现呕吐物里隐隐参杂着黑黑的,条状的东西,好像是虫子一般。

  他有些疑惑的定睛看看,不是好像,是真的,那斑斑点点的东西真是虫子,而且还会动。

  牛子强瞬间被自己恶心到了,再次大吐特吐起来,而越吐就越多虫子,怎么也吐不干净似的。

  华锐枫没有再看下去,因为实在是太碜人了,头皮发麻啊!

  牛子强已经被自己恐怖样子给吓到了,心里无比害怕,一见华锐枫转身要走,慌得更是一妣,忙不迭的叫道:“兄弟,你要去哪?”

  华锐枫扬了扬手中的药材,“你的治疗才进行了一半,我给你煎药去!”

  牛子强道:“我这,我这到底么了,你倒是告诉我啊,呕呕!”

  华锐枫叹了口气,“还是等你吐完了再说吧!”

  牛子强还想问,可是华锐枫已经出去了,他又不免再次狂吐起来。

  约摸大半个小时之后,牛子强已经吐不出什么来了,可他仍然感觉肚子不舒服,里面似乎还有东西似的,于是挣扎着来到厨房。

  厨房已经飘起了药香味,华锐枫正站在一旁看火。

  牛子强便问道:“兄弟,现在你可以跟我说了吧!”

  华锐枫问道:“你知道这世上有一种医术叫做苗医吗?”

  牛子强茫然的摇头,“不知道!”

  华锐枫道:“苗蛊呢?”

  牛子强忙点头,“电视上看过。”

  华锐枫道:“如果我没看错,你应该是被一个苗医下了苗蛊!”

  牛子强惊得跳起来,“啥玩意儿?我从来不认识苗医,也没看过苗医啊!”

  华锐枫道:“你妻子不是认识个大师,那个大师还给你喝了一碗符汤吗?”

  牛子强顿时就明白过来了,怒得咬牙切齿的道:“那个贱人,我一定要弄死她,弄死她!”

  华锐枫轻哼道:“我看你还是别弄死谁了,先保住自己的命再说吧!”

  牛子强又被吓了一跳,“兄弟,我刚刚吐了那么多虫子,还不行吗?”

  华锐枫摇头道:“那些只是幼虫,还有一条大虫在你肚子里!”

  牛子强大惊失色,“什,什么?”

  华锐枫道:“按照我家老祖宗的记载,它叫做鱼虱!”

  牛子强愕然的道:“鱼尸?”

  “头上长虱子的虱!”华锐枫道:“这是一种鱼的寄生虫,很邪恶,也很影响人气运的东西,个体越大威力越大!”

  牛子强摸着发黑的额头道:“难怪我最近那么倒霉了!”

  华锐枫继续给他科普道:“提取这种鱼虱的办法很麻烦,也相当靠运气,将活鱼生生的扔进罐子里,密封上,然后在它肉质将要腐烂之前,又扔进一条活鱼,如果先放去的那条鱼身上有鱼虱,它就会转移到新鲜的鱼身上,如此不停重复,扔足九十九条后,鱼虱就会只剩下最大最强壮的一条,在这最后一条鱼将要腐烂之前,必须切开找到它,那就可以成为蛊的引子!”

  牛子强忍不住问,“如果没有找到呢?”

  华锐枫道:“那就是养虱失败,必须重新又来九十九条,直到把那条鱼虱养出来为止!”

  牛子强怒声骂道:“麻痹,那个贱人竟然如此蓄心积虑的害我!”

  华锐枫摇头,“应该说是我害了你!”

  牛子强愕然,“你给我下的蛊?”

  华锐枫又摇头,“我没给你下蛊,但我给你提了醒,导致你带孩子去做亲子鉴定,从而打草惊蛇,对方提前发动了未养成的鱼虱,要致你于死地。如果你今天不来找我,今晚你就会被自己活活撑死!”

  牛子强听得冷汗不停的冒了出来,咆哮不止的道:“这个贱人,我要弄死她,弄死她……”

  华锐枫没有理会他的咆哮,只是将一碗药递给他,“大郎,你还是先把药喝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