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医婿在都市 第四十三章 我演一回神经病吧

小说:超级医婿在都市 作者:了了一生 更新时间:2020-05-15 12:48: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假如,时光倒流,我能做什么?

  假如我不放手,多年以后,你会怪我恨我或是感动?

  现实之中,永远没有那么多假如。如果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相信吧,它还会继续欺骗你!

  对于彭靓靓从悲伤转化来的热情,华锐枫没有拒绝,可也没有反应!

  甚至是彭靓靓主动脱了要那啥的时候,华锐枫心里仍然波澜不动,虽然他的身体很诚实!

  彭靓靓要解开他裤钮的时候,终于感觉不太对,停了下来疑惑的看着他。

  华锐枫深吸一口气,这才缓缓的问,“彭靓靓,你到底想做什么?”

  彭靓靓一直充满着忧郁与悲伤的眼神,似乎闪烁了一下,“我,我太想你了,我……”

  华锐枫道:“一年半的时间,你不但丢掉了廉耻,而且演技也明显变好了。”

  彭靓靓的神色终于开始变得不自然,“你,你在说什么?”

  华锐枫漠然的道:“麻烦先从我身上离开,现在的你,真的很脏!”

  彭靓靓秀眉大蹙,但她不是夏玥,没有毒舌的功夫,只能从他身上下来,坐回原来的位置,然后赶紧把裤子穿回去,但眼睛却看着他,似乎怕他偷看似的。

  华锐枫并不看她,四年的时间,足够让他了解这个女人的深浅,还有什么好看的,“以前的时候,我是不是告诉过你,说谎的人鼻子会变大?”

  彭靓靓愣了一下,依稀记了起来,华锐枫确实跟她聊过人在撒谎的时候,身体出现的一些生理变化。

  称什么人在说谎的时候,多余的血液流到脸上,面部会变红,鼻子会膨胀,但只有几毫米,肉眼一般观察不到,但说谎的人会感觉鼻子不舒服,不经意的去触摸它。

  曾经的彭靓靓感觉这种说法是无稽之谈,现在也一样,所以她恼怒的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华锐枫并不认为自己在胡说八道,普通人的肉眼确实观察不到人在说谎时鼻子的细微变化,可是他有了老祖宗的那口气后,五感六觉超出了六人,变得不是一般的敏锐,又在如此之近的距离下,自然看到了一般人看不到的微表情。

  不过华锐枫并没有跟彭靓靓争辩,而是继续道:“我当时和你讨论的时候,明显忘了告诉你,人在说谎的时候,不但鼻子会有变化,出汗量也会增多,心跳会变慢,呼吸也会放缓,而这些,你通通都符合。”

  原来的时候,华锐枫也不相信这些理论,可刚刚在情绪失控下抓住了彭靓靓的手,摸到了她的脉搏,而脉搏就是反映一个人心跳的象征,发现她脉博确实变慢了,呼吸也放缓,尤其她的额头,微微可见细节。

  因此,他怀疑这个女人在撒谎,从他上车就开始撒谎。可他想不通她撒谎的目的是什么?

  看她裤子都脱了,明显是真的要跟自己鼓掌,可周围明明没有人,不存在抓奸仙人跳的可能。

  那她仅仅是为了和自己鼓掌而撒谎?

  这就真的是莫名其妙了,林阳东以前不是搬猪饲料的吗?满足不了她?

  华锐枫想不通,所以一直被动的应对着彭靓靓,可是看到她动真格的,他就不能忍了。

  尽管他的身体很诚实,可他心里真的不想!

  一个真正敬职的老司机,不会嫌弃二手车的,哪怕排气黝黑,烧机油严重,油耗高,躁音大。

  只是当他想到这辆车是被林阳东开过的,他就感觉不是一般的恶心!

  也许是因为被拆穿,但也可能是被冤枉,彭靓靓恼怒无比的吼了起来,“华锐枫,你是神经病吧?你说我向你撒谎?我为什么要向你撒谎?你现在不但一穷二白,还欠别人一身债,有什么让我可图的?”

  “我也正在想这个问题!”华锐枫闷闷的应了一句,突然又疑惑的问:“难道是林阳东叫你来引诱我?”

  彭靓靓愣了一下,神色间出现了微不可觉的慌乱。

  尽管只是极为细微的变化,而且一闪而逝,但华锐枫还是敏锐的捕抓到了,“真的是他叫你来的?可他为什么?他是变态?非要头上添点绿才行?”

  彭靓靓的神色变得更不自然,“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现在真的变得像个神经病一样疑神疑鬼,无药可救了!”

  华锐枫听得灵机一动,顿时就学着夏玥的样子,阴恻恻的的笑了起来,“你现在才知道?”

  看到他脸上突然浮起的诡异笑容,彭靓靓开始心里发寒,忙不迭的道:“罢了罢了,我好心好意想和你重温下旧梦,你竟然这样对我?你下车吧,当我没从来没有给你打过电话!”

  华锐枫嘿嘿的怪笑了起来,“我不想见你,你却约我出来。现在你想赶我走,门都没有!”

  他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像极了遭遇重大打击,精神失常的患者。

  彭靓靓从来没见过他这副面孔,心里怕得不行,“你,你想干什么?”

  华锐枫阴沉无比的道:“彭靓靓,你知道你和林阳东的背叛伤得我有多深吗?我的风光,我的事业,我的生活,我的人生,通通都被你们毁了,我一直都想报复你们,做梦都想将你们碎尸万段,现在你既然送上门来了,你觉得我会放你走吗?”

  是的,换作任何人,被害得落入如此凄惨境地,要么就是轻生自尽,要么就是想尽一切办法去报复。

  彭靓靓这下终于后悔了,自己真不该来招惹这个神经病的,脸色发白的颤声道:“华,华锐枫,你,你别乱来,杀人是要偿命的。”

  华锐枫缓缓的摇头,“死,对我来说早就不是件可怕的事情,活下去才是最可怕的!因为活着比死更难,我已经活得太累了,结束这一切吧,带上你这个背叛我的女人!黄泉路上也不孤单了。哈哈!”

  彭靓靓被吓得脸色苍白,浑身瑟瑟发颤,失声道:“不,不要!”

  华锐枫则是伸出了双手,像毒蛇一般缠绕上她的脖子,目光却无比温柔的看着她,像极了恐怖片里那种杀人的变态。

  当他的手开始用力,而且不是一般用力的时候,彭靓靓感觉呼吸困难,当场就被吓得失禁了,这个家伙真的要杀了她,恐惧绝望之下,尖声大叫起来,“不关我的事,是林阳东叫我来的。”

  华锐枫的手停了一下,盯着她问:“他叫你来做什么?”

  彭靓靓忙道:“让我跟你做那个事。”

  华锐枫道:“为什么?”

  彭靓靓感觉到他的手不再用力,赶紧如竹筒倒豆子一般不停的道:“他最近倒霉透顶,回乡下老家被你打了一顿,回槎城的时候又出了车祸,下楼还摔了一大跤,他那个……也不行了!下面的门店被投诉整顿,财务又卷走一笔钱,公司业绩下滑,赵忠友说一个月内兴振没有改善,就让他滚蛋。他觉得自己是被鬼上身了,找了藏大师来驱邪除魔!”

  华锐枫疑问:“藏大师?”

  彭靓靓忙道:“一个叫做藏锋剑的大师,会治病,还会法术的!”

  华锐枫故意装糊涂的道:“这跟你来找我有什么关系?”

  彭靓靓道:“藏大师说他被人下了血符,林阳东怀疑是你干的,要让那个大师把你弄死。要你的生辰八字,还有你的精血。”

  华锐枫终于恍然明白过来,“所以你就约我,编了那么一套故事,博我的同情,之后顺理成章的发生关系,拿到我的精血?”

  彭靓靓急忙摇头,“我所说的,并不完全都是编的。他真的偷拍了我跟他的视频。”

  华锐枫冷声道:“可是他并没有给你下药,是你见我已经一无所有了,而他却如日中天,所以自动自觉的爬到他床上的对不对?”

  彭靓靓终于不吱声了,这无疑就等于默认!

  华锐枫盯着她看了一阵,掐在她脖子上的手终于放开了,“彭靓靓,你也是一个可怜的人啊!”

  彭靓靓喃喃道:“我,我……”

  华锐枫冷笑道:“上你这样的女人,我觉得脏。杀你这样的女人,我觉得更脏!念在以前一场情份上,我这次饶了你。从此以后我们恩断义绝。下一次你要是还想害我,我会把你当作林阳东一样对待!”

  彭靓靓看着他下车远去的背影,又看看自己湿了的裤子,心里仍有余悸!

  刚才被掐住脖子的那一刻,她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因为华锐枫看着她眼神是如此的残酷与陌生!

  这个男人,再不是过去自己所熟悉的那个废物了!

  不想死的话,真的不能再去招惹他,绝不能!

  彭靓靓稍为回过神来,这就赶紧慌手慌脚的发动车子,离开小树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