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医婿在都市 第四十九章 收个小妹再说

小说:超级医婿在都市 作者:了了一生 更新时间:2020-05-15 12:48: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走过一些山和水,经历过一些人和事,我们没有改变,但已经学会了隐藏!——摘自了了一生胡乱语录。

  一夜的深思熟虑后,华锐枫决定今后的人生,稍稍作出一些改变,最少要隐藏真实的自己,不让别人轻易看穿!

  杨妈今天似乎偷了懒,并没有早早就上来叫华锐枫下去干活,他也就索性偷了懒,在卧室外面的阳台上打了一圈五禽戏,然后半躺半卧在懒人椅上练气。

  老祖宗的练气方式相当随意,不管是坐着,躺着,站着,亦或是被吊着,想练就练,只要心无杂念,随时随地都能进入状态。

  时间,在气息运转间缓缓流逝。

  在这个过程中,华锐枫的五感六觉是相当敏锐的,周围一举一动几乎都逃不过他的耳目。

  只是很可惜,他的内气明显还是太弱了,当他感觉不对,霍地张眼睛的时候,发现白素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他面前,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华锐枫被吓了一下,但只是很轻的那种,白素是白素,夏玥是夏玥,前者远不及后者惊悚!

  “嗨!”华锐枫定下神后,淡笑着和她打招呼,“白素同学!”

  这是自那晚治疗之后,两人头一次单独碰面。

  只是看到他的笑脸,白素却忍不住想起了那天晚上的种种,心里涌起阵阵不爽之感,自己被这个废物占太大便宜了!

  对于那晚的事情,一定要让华锐枫说点什么的话,那就是这个小娘皮的身材实在是太火辣了,当然,她的皮鞭也一样。

  如果可以,白素真的不想跟华锐枫说话,甚至不想跟他见面,所以她没理会华锐枫的嬉皮笑脸,将一个袋子扔给他就准备转身走人。

  华锐枫接过来看看,发现里面是一套男士休闲西装,而且还是很贵的牌子。已经决定换一种方式做人的他,便故意没事找事的道:“这是你送我的定情信物?”

  白素原本是想走的,可这会儿不想了,只想用皮鞭抽他,可是皮鞭在车库里!

  华锐枫见她脸有怒容,又故意道:“不然你好端端的送我衣服干嘛?感激我那晚对你的治病之情?真要那样的话,你大可不必,那只是一场交易罢了,没有什么情不情的,而且也不是一身衣服可以抵消的。”

  白素终于忍不住了,“这是老……夫人让我给你准备,让你晚上穿去见客用的!”

  “哦!”华锐枫一下就捕捉到了她改了口的话,凑上来低声问:“哎哎,白素,你也讨厌那个老妖婆对不对?”

  白素下意识的往后退一步,仿佛华锐枫是条毒蛇。

  华锐枫却是步步紧逼,“白素,有句话你应该听说过,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在她的眼中,我是一无是处的废物,你是上不得桌面的下人,我们应该团结起来,拧成一块,共同对抗她。”

  白素被逼到阳台的角落,退无可退了,再退就会摔到一楼去,沉声喝道:“华锐枫,如果你不想被我一掌劈死,你最好离我远点!”

  华锐枫便往后退了一步,可仍然死心不熄的道:“白素,老妖婆不待见我,也看不起你,咱们同是涯沦落人,相逢应该抱团取暖才对的!”

  白素冷声道,“第一,我跟夫人不是敌人。第二,我跟你不会成为朋友,绝不会抱在一起。”

  华锐枫道:“第三呢?”

  白素给他一个看白痴的眼神,显然是没有第三。

  华锐枫仍然不太死心的道:“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吗?”

  白素冷哼,“大白天的,你就不要再做梦了。”

  华锐枫摇头,敬酒不吃的话,那要开始上点罚酒才行,“可我感觉自己不是做梦!”

  白素疑惑的看着他,明显是想问,你哪来的自信!

  华锐枫慢悠悠的道:“前天晚上被我摸了之后,感觉舒服很多了吧?”

  白素手中没有刀,有的话这会儿恐怕就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了,好好的治疗,竟然被他说得那么猥琐!

  不过她又不得不承认,被他“摸”过之后,真的不是一般舒服。

  以往的时候,她第一天会痛不欲生,第二天仍然死去活来,第三天会有所缓解,第四天才能彻底好起来,但那晚之后,她却一丁半点的疼痛都没有了。

  对于那种温暖如母亲怀抱的感觉,更是食髓知味,几乎可说是有点上瘾,如果这厮不是男的,她真的想天天晚上都把他叫到房间来。

  然并卵,他是个臭男人!

  华锐枫继续道:“可是下个月我如果不再继续摸你的话,你仍然会像这个月一样!”

  白素听得脸色一变,“你说什么?”

  华锐枫道:“我好像忘了跟你说,你的病要彻底治愈是要一个疗程的,六次为一个疗程!”

  白素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一个月一次,自己要被连续“摸”上半年?

  “姓华的!”白素沉吟一阵后冷笑了起来,“如果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屈服的话,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华锐枫一副吃惊的表情,“你不怕痛吗?我看你前天晚上痛得要生要死的!”

  白素怒道:“我就算痛死,也不会跟你狼狈为奸!”

  华锐枫微微皱眉,敬酒罚酒都不吃的话,看来不能豪夺了,必须得智取,于是没有再继续劝,而是向她竖起大拇指,“有骨气,我就喜欢你这种性格!”

  白素冷哼一声转身就走,“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劝你最好对我死心。”

  华锐枫赶紧的拉住她的手,“等下!”

  被他的手一碰,白素立即有种触电的感觉,刷地一下甩了开去,怒声喝道:“你是不是真的要找死?”

  华锐枫忙后退两步,举手作投降状,“你的病不治了吗?”

  白素道:“你不是要让我跟你狼狈为奸才肯给我治吗?”

  华锐枫摇头道:“我想过了,强扭的瓜不甜,不打算勉强你了。这个病,我继续给你治。”

  白素疑惑的看着他,“你这是打算讨好我?让我心软,跟你站在同一个阵营?如果你打这样的算盘,我劝你还是算了!”

  华锐枫问道:“可是以后老妖婆叫你打我,你还是会放水对不对?”

  白素不吱声了,这是她答应过的,自然会遵守!

  华锐枫道:“既然这样,那不就结了!老妖婆在没在家?”

  白素警惕的道:“你想干嘛?”

  华锐枫道:“我出去给你买点药。”

  白素愕然的道:“还得吃药?”

  华锐枫好笑的道:“你以为摸两下就可以了吗?当然还得吃药!推拿是疏缓气血,吃药是固本培元,双管齐下才能彻底根治。”

  白素虽然听不大懂,可是又感觉很有道理的样子,但她仍然摇头道:“夫人虽然不在家,但她交待了,在她回来之前,不能让你踏出家门半步,否则就唯我是问!”

  华锐枫被弄得暗里皱眉,他原本是打算再收个小弟……不,收个能打的小妹!

  牛子强虽然好用,可是半黑半白,偶尔用用就行了,纠缠得太深,终归是不好。

  白素就不同了,清清白白,武功高强,盘靓条顺,内服外用,怎样都好!

  然而夏玥却又一次堵死了他的路,不过想想又觉得没关系,活人怎么会被尿憋死呢?所以他又道:“我不能出门,你总可以吧,我来说药名,你来记,对了,你什么文化水平毕业的?”

  白素这下被问着了,从小上山学艺的她虽然也上文化课,但没有接受正规系统的全日制教育,勉强只能算是个初中毕业,高中边缘生!

  这,是她从不愿意别人提及的事情,所以顿时恼羞成怒的喝问:“这跟记药名有什么关系?”

  华锐枫道:“当然有,我要开的方子有不少的生僻字,我怕你不会写。”

  白素没好气的道:“你自己写好,我让杨妈去拿不就行了!”

  华锐枫疑问,“你自己为什么不去?”

  白素道:“我的任务是盯着你!”

  华锐枫道:“哦,那你到底什么文化水平呢?”

  白素脸色尴尬,不再搭理他,转身找纸笔去了。

  看到她有点狼狈的样子,华锐枫明白了,这是个和藏大师一样文化不高,也不喜欢读书的人。

  为了确认这点,华锐枫接过纸笔后,先写了一张处方递给她。

  白素拿了处方看看,不由就蹙起了秀眉,因为上面的字龙飞风舞,药名一大串,她仅仅只能勉强认出了益母草,当归,红花三样,别的完全不认识!

  华锐枫见她看得认真,疑问:“看得明白?”

  白素下意识的摇头,“看不懂!”

  华锐枫汗了下,看不懂你还看那么久,于是又写一张处方,将两张一起都给了她之后,这才道:“你让杨妈去拿药吧,拿回来我给你煎制!”

  白素并没有多想,这就拿着处方去买药了。

  其实,她的师父没说错,男人的话,真的不能相信,否则最后裤子是怎么被脱的都不会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