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医婿在都市 第六十五章 左眼跳财 右眼跳灾

小说:超级医婿在都市 作者:了了一生 更新时间:2020-05-15 12:48: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驾着骚气兰博基尼的年轻男人看到华锐枫后,神色一喜,赶紧加了脚油门驶了过来,下车之后就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冲华锐枫道:“大佬,有什么吩咐?”

  来人不是别人,赫然就是几天前被华锐枫救治过的李燕昊!

  华锐枫问道:“你有个弟弟?”

  李燕昊被问得脸上先是浮起一抹不自然之色,可嘴上仍是道:“我爸就我一个独子,哪来的什么狗屁弟弟?”

  华锐枫道:“可有人说,他是李家的人,他爸叫李祥!”

  李燕昊道:“是不是同名同姓啊?很多人叫李祥的!”

  华锐枫道:“槎城到底有几个李家呢?”

  李燕昊道:“李家在槎城千千万,那边的连塘岭村全都姓李的,但牛逼的就我一家啊!”

  华锐枫道:“可他看起来比你还牛逼!”

  “人呢?”李燕昊纳闷的道:“叫他出来给我溜两圈看看有多牛逼?”

  华锐枫伸手指向躲躲闪闪的缩在一群跟班后面的李启彬道:“那不就是吗?”

  李燕昊看了好一阵,终于看到李启彬的时候,脸上就浮起盛怒之色,“滚出来!”

  李启彬这就畏畏缩缩的走了出来,弱弱的喊了一声,“哥!”

  “哥你麻痹!”李燕昊扬手就一记大耳光扇了过去,“你这个仆街,我跟你说过,我见你一次就打你一次,你不给我夹着尾巴做人,你还到处打着我李家的名号招摇撞骗?”

  李启彬被打得牙血都出来了,可是屁都不敢放一个。

  他之所以感觉自己的命不正,就是因为同样都是李祥的儿子,可他偏偏就是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尽管衣食无忧,同样富贵,可是受李祥之外的所有李家人排挤,包括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

  李燕昊指着李启彬问华锐枫,“大佬,这个仆街怎么惹你了?”

  华锐枫简单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李燕昊听得更是怒不可遏,一下扑了上去,大耳光左右开弓的往李启彬脸上扇去!

  李启彬被打得晕头转向,没一会儿就倒在了地上,可李燕昊仍然没饶过他,拳脚不停的落到他的身上!

  那一群跟班看着李启彬被打得头破血流,哀号不止,可也不敢扑上来,甚至连劝阻都不敢。

  眼看着快要打出人命了,那个坐在副驾驶室的秀气女孩终于看不下去,忙走下车来道:“燕昊,别打了,别打了,他怎么说也是你弟弟啊!你再打他就要死了!”

  “我没有这样的弟弟,我李家的脸面全被他丢光了!”李燕昊愤怒不止的骂道,可是见李启彬似乎真的要断气了,终于也是住了手,然后走回到华锐枫这边!

  华锐枫疑问道:“他真的是你弟弟?”

  李燕昊臭着一张脸道:“我没有这样的弟弟。你要怎么处置他?”

  华锐枫反问道:“你觉得呢?”

  李燕昊叹气,“男人要是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真的是害人害己害街坊。这就是我老豆搞出来的祸害。我虽然不承认他,但他身上流的血确实是我老豆的,大佬,要不……给我个面子,就这样放他走?”

  华锐枫想了想道:“看在你的份上,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问问他刚才哪一只手想摸我的女人,让他自己废掉,这件事就算了!”

  我的女人!

  听到这句霸气威武的话,苏贝琳心头不由震了震!

  华锐枫却不想让苏贝琳看到血腥的场面,扯着她走到一边。

  一阵之后,李启彬捂着血流如柱的手,在一群跟班的搀扶下离开了。

  李燕昊这才带着那个秀气的女孩过来,“大佬,嫂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朋友张姗姗。”

  华锐枫点头,“姗姗,你好!”

  张姗姗明显有些腼腆,含蓄的冲他笑笑。

  李燕昊却道:“大佬,你赶紧给她检查看看,是不是真的有了?现在情况又怎么样,那天在小树林里我有点猛,我怕……出什么问题。”

  张姗姗听得脸立即红了,伸手连打李燕昊好几下。

  苏贝琳很是疑惑,李燕昊让华锐枫给他女朋友检查?

  神经病吧!

  华锐枫又不是医生,他能检查出什么鬼?

  谁知华锐枫竟然没有推辞,反倒是让张姗姗上了那辆兰博基尼,然后他也坐了上去,关上车门,似乎真的给张姗姗做孕检的样子。

  孕检是怎样的?

  苏贝琳没怀过孕,甚至连人事都没经历过,哪里会知道。

  然而车窗上全黑的贴膜,也让她看不清华锐枫和张姗姗里面干什么,可是李燕昊似乎一点也不怕头上添绿的样子,像个没事人似的站在车旁,甚至还左右张望,似乎在替两人把风。

  苏贝琳感觉奇怪得不得了,世上还有这么喜欢做绿奴的男人吗?

  十来分钟后,华锐枫和张姗姗似乎终于完事了,从车上下来。

  李燕昊立即就上前问道:“大佬,怎么样怎么样?”

  华锐枫道:“滑脉已经十分明显,怀上应该有两个月了!脉象看起来很稳定,身体各个方面也没有问题。你要是不放心,可以再去照照b超,做个胎心鉴定。不过孕期前三个月以及后三个月十分关键,你想要孩子平安无事,最好不要再带她去什么小树林了!”

  张姗姗听得脸红耳赤,不由嗔怪的横一眼李燕昊,显然是埋怨他到处去说小树林的事情。

  李燕昊则是问华锐枫,“那要改在酒店?”

  华锐枫汗道:“我说你是不是傻,这六个月期间严禁房事。”

  李燕昊嘟哝道:“那我怎么过啊?”

  华锐枫:“……”

  李燕昊叹了口气道:“好吧,大佬,先这样了,有空我带你去大保健……不是,带你喝茶,很新的那种。”

  华锐枫不置可否的笑笑,带着苏贝琳离开。

  奥迪r8驶出码头大道,上了高速的时候,苏贝琳口罩上方柔美的双眸,时不时落在华锐枫的身上,眼中充满疑惑!

  她这一趟出去,比之前任何一次出去的时间都短一些,仅仅只有三个月时间。

  只是仅仅三个月不见,这个家伙完全变了一个人,不再是过去窝囊又颓废的模样,变得敢作敢为敢担当!

  尤其让她感觉不可思议的是,这个家伙竟然变得不是一般的能打,而且似乎,好像学会了医术!

  他真的会医术吗?

  苏贝琳不知道,以前她只知道华锐枫除了会吃,别的什么都不会!

  只是再想想,她又觉得自己有些多余,自己跟华锐枫仅仅只是名议上的夫妻,完完全全没有感情,甚至是互看两相厌,考虑他那么多干嘛?还是多想想自己的事情吧!

  下一次,自己该到哪个国家去寻访名医呢?

  想到这里,她的手不由自主的落到戴着口罩的脸上,然后默然的长叹一口气。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一年半以前,华锐枫或许不会想到他会破产,变得一无所有的成为上门女婿。

  两年以前,苏贝琳也同样不会想到自己会破相,成为阴阳脸,变成丑八怪,再加吓死人不偿命的男中音。

  是的,华锐枫小卧室那些没有经过ps的相片足以证明,苏贝琳曾有一副芳华绝世的容颜。然而两年前某天睡醒一觉起来,她却发现自己的嘴角多了一个小黑点。

  原本她也没太放在心上,以为只是长了一颗小黑痣,抽空去美容院点一点就没了,可是仅仅两三天之间,这颗小黑点就向周围扩散,呈几何倍速增长,她就赶紧去了医院。

  经过系列检查之后,医生确诊为黑色素瘤,属于恶性的那种。

  尽管她积极的进行治疗,可仍然无法控制黑色素瘤的蔓延,最后终于不再扩散的时候,她的下半边脸已经成了墨黑色,变得奇丑无比。

  女人的脸,无疑就是女人的命。

  脸要是破了相,那就等于是要了命,苏贝琳的人生从些彻底的崩塌了。

  她的学业,半途而废。

  她的社交,嘎然而止。

  她的生活,变得一塌糊涂!

  她的人生,从此一阙不振!

  那些日子,她每天每夜都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以泪洗面,哭到肝肠寸断,哭到喉咙沙哑,最后更加雪上加霜的事情发生了,她的声带受损,变成了男中音。

  从性格方面来说,苏贝琳和华锐枫,其实是很相像的,因为两人都是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轻放弃的那种人。

  发病后的第三个月,苏贝琳终于戴上口罩,踏出房门,开始了漫长的求医之旅。

  她先是跑遍了全国,寻求治疗这方面疾病的专家,无果之后开始往国外跑,一个国家完了之后去另一个国家。

  然而名医看了无数,药也吃了无数,可她的病始终没有一点起色,阴阳脸还是阴阳脸,男中音还是男中音。

  无数次在希望中失望之后,她真的有点绝望了。

  有的时候,她甚至怀疑自己之所以变成这样,会不会像别人说的,苏家的发家史不光彩,建立于无数的肮脏之上,爷爷年轻的时候做了太多的坏事,报应轮回到到了儿出孙身上,否则父亲和叔叔他们怎么会残的残,死的死呢?

  华锐枫没有注意到苏贝琳的神色,因为他也在想着自己的心事,不知道是什么鬼,离开了湾仔码头之后,他的眼皮始终跳个不停。

  老祖宗的传承里说过,左眼跳财,右眼跳灾。

  难道有什么灾要发生吗?华锐枫不敢分心了,赶紧全神贯注的开车,然而一直到下了高速,也没见什么灾发生。

  到了槎城大道,正准备经过一座天桥的时候,心头突然一阵狂跳,仿佛突然得了心脏病似的,预感到不好的他虽然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可还是下意识的一脚踩下了刹车。

  “嘭”的一声闷响,后面的车跟得太紧,躲避不及的追尾了。

  苏贝琳也被他的急刹弄得整个人前倾,如果不是扣了安全带,恐怕就撞到车前玻璃去了。

  开车就开车,好好的突然发什么神经呢?

  苏贝琳不由恼怒的瞪他一眼,可就在这个时候,前面突然传来“轰隆”一声巨响。

  面前的天桥毫无预兆的垮塌了,如果刚刚不是华锐枫神经质的一脚刹车停下来,此时整辆车就很可能被垮塌的天桥压在底下。

  尽管两人逃过了一劫,可别人就没那么幸运了,天桥垮塌的时候,上面正有人在走,下方也有别的车辆经过,目测最少有六七人被压在里面。

  一时间,世界全乱了!

  惨叫声,惊叫声,喇叭声,在尘土飞扬间响个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