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医婿在都市 第六十七章 透明的妻子

小说:超级医婿在都市 作者:了了一生 更新时间:2020-05-15 12:48: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场面很乱,乱七八糟的声音不绝于耳。

  被华锐枫救出来的五人虽然有三个轻伤,但另外两个却伤得很重,尤其那个六十岁左右的老人,已经陷入了昏迷不醒的状态!

  一个灰头土脸的年轻女人正抱着老人,迭声哭喊道:“救救我爸,谁来救救我爸啊!”

  老人浑身血污,不但已经昏迷,而且是出气多入气少的垂危状态。

  一旁围观的群众不少,可是没有人上前帮忙,不是不肯,而是不敢,他们又不是医生,乱搞只会让人更快见阎王。

  华锐枫将人救出来了,原以为任务已经完成了,没有违背在老祖宗面前发过的毒誓,也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然而看到老人如此危重,救护车别说是踪影,连声响都还听不见,显然一时半刻赶不来,而再拖下去,这个老人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华锐枫顾不上多想,赶紧的凑上前去!

  年轻女人对华锐枫无疑是好感十足的,因为她爸就是被华锐枫从事故现场中救出来的,此时一见他上来,也不管他是不是医生,忙不迭的道:“英雄,恩人,你再救救我爸,麻烦你拜托你求求你!”

  华锐枫点点头,“你先把他放下来。”

  年轻女人这就赶紧放将自己的父亲放平躺下来,华锐枫便上去给他检查,只是检查过后,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因为患者的情况要比他想像的严重许多。

  胸腔严重挤压伤,不但肋骨断裂,肺组织受损,内脏也出有不同程度的出血,已经造成呼吸困难,陷入了昏迷!

  如果不赶紧抢救,几分钟之内就可能一命呜呼。

  华锐枫对那年轻女人道:“你爸的情况很严重,恐怕拖不到医生到来。”

  年轻女人也知道自己的父亲快要死了,忙不迭的道:“求求你想想办法,救救他,救救他啊!我只有这么一个爸爸啊!”

  围观群众听得有些汗,谁不是只有一个爸爸呢?

  华锐枫则道:“这里的条件有限,我能做的也十分有限,但我会尽全力让他活下来,但需要你的配合!”

  “好,好,我配合你,你要怎样我都配合你!只要你能救我爸!”

  年轻女人此时虽然有点灰头土脸,可仍能看清楚清美的五官,丰满圆润的胸高耸挺俏,一双腿又长又白,因此围观的一些人听到她说不管怎样都配合,不免有些想入非非。

  华锐枫没有再废话,只是解下自己随身的包,从里面找出一支圆珠笔,拧开之后取下笔芯,然后就扬了起来,毫不犹豫的对着患者喉咙中间的位置狠狠扎了下去。

  “卟!”一声闷响,笔管直直的插进了患者咽喉中间的位置。

  他的动作太快了,没人来得及阻止,直到笔管插进去,众人才反应过来。

  “卧草!”

  “妈呀!”

  “这是干嘛?”

  “杀人,杀人吗?”

  “这,这tm吓到我了!”

  “……”

  围观的群众无不惊声尖叫起来,因为华锐枫看起来真的是杀人,然而他们哪里知道,有的时候医生救人看起来就是比杀人更残酷的!

  老人因为胸腔的严重挤压伤,呼吸道已经被分泌物堵住了,想要他恢复呼吸,必须做气管切开,然而这里的条件,根本就无法支撑气管切开术!

  其实就算有条件,华锐枫也不会做这个手术,但他知道该怎样才能疏通气道,让老人恢复呼吸。

  老人的女儿这个时候终于反应过来,立即就想扑向华锐枫,“你这个混蛋,我是叫你救我爸,不是让你杀了他……”

  只是没等她骂完,耳边已经听到笔管上传来“咝咝”的响声。

  原本不能呼吸的老人,此时竟然开始有了呼吸,空气通过插在咽喉中间那个笔管,发出“咝咝”响声,仿佛吹不响的口哨一般,而被插中的伤口周围虽然有血,但血并不多,仅仅只有一点点。

  众人这个时候终于明白了,华锐枫不是在杀人,而是救人!

  只是这种看似谋杀的救人方法,实在不是一般可怕,普通人哪敢拿着那样的东西往别人喉咙里扎啊!

  艺高人胆大,真的是艺高人胆大啊!

  华锐枫缓解了患者的呼吸状况后,这就伏耳到他胸膛上倾听一下,但紧皱的眉头并没有松开,咽喉呼吸道虽然畅通了,可是胸腔挤压伤造成了血气胸,压迫着肺组织,肺部无法正常收缩舒张,呼吸困难的问题只是改善,没能解决!

  华锐枫想了想,再次翻找自己的包。

  年轻女人此时已经明白自己误会了华锐枫,正想道歉呢,见他在包里东翻西找,忙问道:“恩人,恩人,你要找什么?”

  华锐枫急道:“我要笔!”

  女人愣了下,还要笔干什么?还要扎喉咙?

  围观一名围观群众见状,赶紧将自己插在口袋里的一支笔给他扔了过去。

  华锐枫接过之后,再次拆掉笔芯,然后就粗暴的一把撕开老人身上已经分不清是什么颜色的衬衣,然后把耳朵贴到了他的胸膛上,找到了肺不张的地方,这就再次扬起笔管,狠狠的扎入了患者的胸部!

  我了个去,又来!?

  众人再次惊呆了,这个家伙,到底是恶魔还是医生,扎人扎上瘾了吗?

  “卟!”随着笔管扎入患者的胸部,闷响更加明显,然后一股血水就从笔管中喷出来。

  华锐枫被喷了满头满脸,看起来狼狈又恐怖,像足了电视里的杀人狂,但他顾不上去擦,只是对年轻女人道:“给我找个干净的塑料袋,最好是那个比较厚的封口袋,还有透明胶布,剪刀。”

  年轻女人左右看看,发现路边的一侧有个小卖铺,这就赶紧把他要的东西找了来。

  华锐枫先用剪刀将塑料袋剪出一片小方块薄膜,然后拔出笔管,将薄膜贴到了伤口上面,再用透明胶布粘住三面,留下一面。

  这之后,众人便看到,患者的胸部开始有了明显的起伏,而随着胸膛的起伏,贴在伤口上的薄膜也有明显隆起与凹进的动作。

  这是一个很简单,很粗糙,可是却很有效改善血气胸的半封闭引流装置,空气与血水可以随着肺部的收缩,通过薄膜那一面没被封住的地方涌出来,但外面的空气却不会被吸进去。

  呼吸,就是老人最致命的症状!

  这个症状被改善后,华锐枫又连续在他胸膛各大穴位上连点一遍,老人竟然渐渐清醒,悠悠的张开了眼睛。

  年轻女人见状,顿时喜极而泣,“爸,爸,你感觉怎么样?”

  老人无法说话,只能向他眨了眨眼睛。

  华锐枫能做的已经做了,没有再逗留,赶紧来到另一个患者跟前,就是那个最后被他救出来的女司机。

  只是当他认真看看女司机那尘土污垢满面的脸,隐隐又感觉有些熟悉,仔细回忆一下不由失声道:“是你?”

  女司机不是别人,赫然就是之前在医院被华锐枫救治过的林华强女儿——林美琪。

  有人说,本命年犯太岁,无喜必有祸。正值本命年的林美琪没有喜,可是祸事却是不断。

  上一次车祸差一点点就丧了命,出院之后,她原本已经不敢驾车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克服了心里障碍,头一次开车上路,没想到竟然又出了意外。

  其实,刚才的时候林美琪就认出了华锐枫,可当时的情况也没办法相认,因为她的身上太痛了,痛得什么都不想说,另外一个也因为羞耻,这个男人虽然救过她,可也揉过她的胸!

  面对这个先后救了自己两次的救命恩人,林美琪的感觉是很复杂的,但也顾不上说别的,只是哀号道:“痛,我好痛,你帮帮我,帮帮我啊!”

  华锐枫这就赶紧的给她检查,结果发现她身上别的地方都没受伤,唯一受伤的部位就是被车子夹过的大腿!

  一条原本修长雪白,性感纤细的美腿,虽然看不到伤口,可此时已经扭曲了,变成可以对折的形状,显然是大腿里面的股骨断了。

  女人的脸,是女人的命。

  女人的腿,是女人的魂!

  如果一条腿废了,那这个女人的人生也被毁了大半。

  对于这个曾经向他敞开过胸怀,而又柔美无比的女孩,华锐枫的态度很温柔,“不用害怕,有我在,我能救你一次,就能救你第二次,相信我,你不会有事的!”

  林美琪原本还很坚强的,哪怕腿上再疼痛,她也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来,可是听到他的话,心中一暖,便再也忍不住,眼泪哗哗的就落了下来。

  上一次,自己将要死的时候,是他救了自己。

  这一次,自己被困在车里原本毫无生机了,可在万念俱灰之际,这个男人竟然又如天神般出现,又一次拯救了自己!

  华锐枫见她泪流满面,声音更温柔:“别哭,哭就不漂亮了!”

  这下,林美琪的情绪彻底崩溃,双手一张竟然就抱住了他,扑进他的怀里呜呜的痛哭起来。

  一旁的苏贝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