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医婿在都市 第九十四章 脸上的血

小说:超级医婿在都市 作者:了了一生 更新时间:2020-05-23 13:22: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女人的身材,很少能有百分之百完美的,哪怕再性感的女人,身上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瑕疵。

  只是像苏贝琳这样肌肤白皙光滑细嫩,身材曲线起伏有致,全身上下都匀称得符合黄金比例的女人,真的少之又少。

  华锐枫虽然是只开过一辆车的司机,可是对于豪车也是十分热衷的,阅车无数的他,真的没见过像苏贝琳这么好的车。

  如果没有脸上那块吓人的黑斑,苏贝琳真的就是个百分之百的完美女人。

  苏贝琳见华锐枫的眼光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完全不带眨眼的,羞窘得不知该如何是好,而且后悔得不行,自己不应该进房间就主动宽衣解带的。

  “那,那……”苏贝琳声音有些发颤的低声道:“可以,检查了吗?”

  华锐枫半天才终于回过神来,咽了好几口唾沫才艰难的道:“好,你躺到床上去吧!”

  苏贝琳这就躺到了床上,全身紧绷,像是机器人一样。

  华锐枫竟然也跟着上了床,但他并没有做什么,只是照着老祖宗的传承医术,认真又细致的给她检查起来。

  这个检查的时间,真的不是一般的长,苏贝琳原本是很紧张的,生怕这厮会像禽兽一样做出什么伤害她的事情,只是最后却发现他并没有。

  检查,仅仅只是检查,非常正规又严谨的那种!

  大约四十分钟,这个检查终于结束了。

  华锐枫恋恋不舍的从她身上收回目光,然后道:“苏贝琳,你先把衣服穿上吧!”

  苏贝琳这就赶紧的穿上衣服,一切都整理妥当了,这才低声问道:“我……到底什么病啊?”

  华锐枫道:“没毛病!”

  苏贝琳听得顿时耳热心跳,羞得不行的横他一眼,“我是说我这脸上这个斑到底是怎么回事?”

  华锐枫纳闷的道:“真的很奇怪,你身体的各个部位,脏器,从里到外,从上到下,都没有找到一丝一毫的毛病,这也跟你的平脉是完全吻合的。”

  苏贝琳忍不住了,摘下自己脸上的口罩道:“那我这块斑到底是怎么来的?”

  华锐枫道:“我刚刚在给你检查的时候,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苏贝琳道:“那有答案吗?”

  华锐枫道:“有,但不知道对不对!”

  苏贝琳道:“你说说看!”

  华锐枫道:“如果,我是说如果,你脸上的这块斑,真的不是你的身体内在原因,自然长出来的,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外在因素。”

  苏贝琳道:“什么外在因素?”

  华锐枫道:“外在因素有很多,例如化妆品,例如意外,例如人为!”

  苏贝琳道:“化妆品应该不会吧,我那时候很少化妆的,基本都是素颜,但护肤品会用一些,可全都是信得过的大牌子,而且买来之后我也会查验,确定保真我才会使用的!”

  华锐枫道:“那意外呢?”

  苏贝琳道:“什么样的意外?”

  华锐枫道:“我打个比方,我以前上学的时候,有两个同学在课间的时候打闹,其中一个不小心用钢笔在另一同学的脸上戳了一下,当时那个同学的脸上只是留下了一个小黑点,虽然擦不掉,但仅仅只是个小黑点,而且马上要上课了,所以那个同学也没管!”

  苏贝琳忙问:“然后呢?”

  华锐枫道:“然后他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黑点扩大了,赶紧的去看医生,医生说是因为钢笔里面的墨水渗透进了皮肤下层,然后扩散开来的原因。”

  苏贝琳疑问:“也像我的这么大?”

  华锐枫摇头,“只有小指甲那么大。”

  苏贝琳道:“可是我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意外。”

  华锐枫道:“类似的也没有?”

  苏贝琳仍然摇头,“也没有!”

  华锐枫道:“如果你确定不是化妆品,也不是意外,那恐怕就仅仅只有一个原因:人为造成的!”

  苏贝琳倒也不笨,一下就醒悟过来,“你是说有人要害我,故意把我的脸害成这样?”

  华锐枫道:“嗯!”

  苏贝琳道:“可是我从来不得罪人,谁会无缘无故的把我害成这样呢?”

  华锐枫摇头道:“不,你得罪很多人的。”

  苏贝琳有些恼的道:“你胡说!”

  华锐枫道:“你原来长得那么美,遭别人羡慕妒忌恨,再正常不过了。”

  “这……”苏贝琳被弄得愣了下,随后又道:“好,就算真的是你说的那样,可那个人通过什么办法让我的脸上长这样的斑呢?我记得出事前的几天,我一直都在家里,也没有跟外人有过接触的。”

  华锐枫道:“要把你害成这样,不一定要跟你直接接触的。方法多着呢?”

  苏贝琳道:“什么方法?”

  华锐枫道:“一个是毒药。一个是蛊术。一个是降头。当然,这些是我所知道的,我不知道的方法恐怕还有很多。”

  苏贝琳道:“你在跟我说恐怖电影?还是讲灵异故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从来都没在现实中见过!”

  华锐枫摇头道:“你没见过,并不代表真的没有。”

  苏贝琳从来不是个迷信的人,她只相信科学,可她不想跟华锐枫再争论了,因为不管是迷信,还是科学,找出病因,并治好它才是最重要的。

  华锐枫又道:“如果最后这个推论能成立的话,我也好,你也罢,都进入了一个误区!”

  苏贝琳道:“什么误区?”

  华锐枫道:“我们都以为这是病!”

  苏贝琳道:“可它看起来真的就是病!”

  华锐枫道:“有时候,一些表面的现象是会迷惑我们眼睛。我恐怕得换一个角度看你这个斑才行!”

  苏贝琳道:“那你要怎么看?”

  华锐枫再次认真的看起她脸上的斑,然后忍不住再次伸手指在她脸上轻刮一下,结果还是跟之前一样,手指上染了一层黑色的油光,于是就问道:“平常不管你什么时候往脸上刮,手都会黑吗?”

  苏贝琳摇头,“洗了脸之后不会,过一两个小时后就会。还有……”

  华锐枫忙问道:“还有什么?”

  苏贝琳的声音低了下去,“还有就是隔一夜之后,会很臭。”

  华锐枫疑问:“什么很臭?”

  苏贝琳道:“就是脸很臭,刮也来黑黑的东西很臭。”

  华锐枫又问:“臭到什么程度?”

  苏贝琳道:“……像是粑粑!”

  华锐枫狂汗,想了想又问道:“你怕不怕痛!”

  苏贝琳被弄得愣了下,因为他这问题问得很白痴,这世上有谁不怕痛呢?“你想干嘛?”

  华锐枫道:“我想给你抽点血。”

  苏贝琳道:“你要做化验?”

  华锐枫道:“对!”

  苏贝琳这就伸出手,拉高袖子露出雪白的手臂,“你抽呗!”

  华锐枫摇头,“我不是要抽手上的,我要抽脸上的。”

  “脸上?”苏贝琳惊讶的道:“可以前都是抽手臂或者手指啊!”

  华锐枫道:“所以我说我们进入了误区。你的问题并不是出在身上,而是出在脸上!”

  苏贝琳道:“那……会不会很痛?”

  华锐枫道:“所以我问你怕不怕痛啊?”

  苏贝琳汗道:“我当然怕痛,可是痛也没办法。”

  华锐枫这就掏出消了毒的银针,“那我要来了!”

  苏贝琳看着那长长的针,心里十分害怕,“你真要扎我的脸?会留疤吗?”

  华锐枫摇头,“很小的伤口,感染的几率很低,不会留疤的。”

  苏贝琳无奈,只好闭上了眼睛。

  华锐枫便扬起针,在她脸上扎了一下,透达黑斑的组织。

  血,隔了好一阵才渗出来,颜色明显要比正常的血液深,呈极浓的红黑色。

  家里没有无菌的密封试管,他只能用一个消过毒的透明小瓶子将血装起来,一连扎了几个部位,接了大半瓶的血后,这就赶紧放到冰箱里面冷藏,然后处理她脸上的针口,以防感染。

  完事之后,他就让苏贝琳先回去,等化验有了结果才通知她。

  送走她后,华锐枫打给了江佑平,江佑平的金瑞生物拥有级别很高的实验室,苏贝琳的血液如果有什么问题,他那儿绝对能验出来。

  江佑平没有推辞,爽快的答应了,会派他的心腹手下过来拿血液样品,同时还约他今晚到李燕豪开的会所见面。

  电话还没挂,门铃已经响了起来。

  苏贝琳又回来了?落了什么东西吗?

  华锐枫匆匆和江佑平说了两句结束通话,然后去应门,结果发现门外站着的不是苏贝琳,是白素!

  白素的脸色苍白,满是痛苦之色,仿佛受了重伤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