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医婿在都市 第一百零三章 有你我怕啥

小说:超级医婿在都市 作者:了了一生 更新时间:2020-05-27 10:3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滚滚红尘:在吗?

  了了一生:刚好在!

  滚滚红尘:我那个血液的化验结果出来了吗?

  了了一生:出来了!

  滚滚红尘:找到问题了吗?

  了了一生:初步判断,你脸上的黑斑是一种螨虫引起的。

  滚滚红尘:螨虫?

  了了一生:确切一点来说是一种带病毒的变异性螨虫,极度罕见,病毒甚至还未被命名!

  滚滚红尘:我怎么会感染这种病毒?

  了了一生:很可能就是我们之前讨论过的那个原因,人为造成的!

  滚滚红尘:那你有没有办法治?

  了了一生:办法我已经想了几个,但不知道有没有效果。

  滚滚红尘:我相信你一定能治好我的,我今晚过去找你。

  了了一生:不,你不要再到我家里去!

  滚滚红尘:为什么?

  了了一生:你有告诉过别人,我给你治病的事情吗?

  滚滚红尘:没有,我的事从不对别人说。

  了了一生:记住,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给你治病的事情。否则不但你的病治不好,我也会有生命危险。而且我们暂时不能再在公开场合见面了。

  滚滚红尘:那我们到外面开房去?

  了了一生:这样……好吗?

  滚滚红尘:有什么不好?我们又不是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只是治病,需要一个地方而已!

  了了一生:嗯,你要是不怕的话,那我们就去开房,我先把可以试的方法都试一下!

  滚滚红尘:那我先订房间?

  了了一生:先不急,等我准备好了,我通知你,你手机要保持畅通!

  滚滚红尘:好,我听你的。

  了了一生:切记,我给你治病的事情,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尤其是夏玥!

  滚滚红尘:你怀疑是她?

  了了一生:没找到真凶之前,任何人都有可能。

  滚滚红尘:我明白了。

  半个多小时后,白素终于从房间里出来了,示意华锐枫进去。

  华锐枫只好跟苏贝琳说了声再见,这就收起手机进了房间后,发现此时的霍纯儿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蓝色长裙,于是就拿来药箱,开始给她换药。

  只是掀起她的裙摆,他又不由苦笑,“你这穿上又要脱,何苦呢?”

  霍纯儿又羞又气又不知该说什么,只能闭着眼睛装死。

  华锐枫没有客气,掏出剪刀直接在小内两边一剪,然后才给她的两个伤口上换药。

  伤口长得不错,没有发炎发脓的迹象,不过以后留下疤痕恐怕在所难免了。

  不过多少是有些可惜了,原本完美无暇的pp,多了两个疤!

  华锐枫想到此,不由得叹了口气!

  霍纯儿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咬牙切齿的道:“被我抓到那个混蛋,我一定要把他的pp切成铁板鲜鱿一样。”

  华锐枫:“……”

  换完了药之后,厨房那边的药已经煎好了,新来的保姆张嫂将药端了进来,也许是是为了方便干活,张嫂把披散的秀发用一根发簪盘了起来。

  也是直到这个时候,华锐枫才发现张嫂的五官相当精致,就是皮肤被晒得有点黑,脸上的斑也有点多了!

  张嫂对霍纯儿道:“大小姐,喝药了。”

  霍纯儿答应一声,不过仍然趴着,显然是让张嫂就这样喂她喝。

  张嫂便来到床前,准备将药给她喂下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华锐枫却突地喝道:“等一下!”

  霍纯儿疑问道:“怎么了?”

  华锐枫吸了下鼻子道:“我怎么感觉这个药的味道不太对?”

  张嫂道:“不会的呀,我照着牛先生的吩咐来煎的!”

  华锐枫道:“药给我看一下!”

  “好,给你!”张嫂伸手一推,不过并不是把药递过来,而是直接往华锐枫的脸上泼去!

  这个变故发生得太突兀,几乎所有人都有些猝手不及。

  眼看着一片墨黑的药汁射来,华锐枫要中招了。

  白素却是眼明手快,猛地一把将他拽到自己身后,扬袖一挥,药水仿佛被一面墙挡住,大部分落地上,有一些反弹到床单上。

  张嫂一击不中,伸手在头上一拔,锋利的发簪到了手上,立即就刺了出去,不过不是刺向白素,而是刺向趴在床上的霍纯儿。

  “呛”的一声响,发簪刺到了一把坚硬如钢的软剑上。

  白素及时的出剑,不偏不倚的刚好挡在张嫂刺下去的发簪上。

  张嫂极为意外的看一眼白素,不过没有再度出手,而是纵身一跃,直扑窗户。

  在她扑出去的时候,严广松一等已经破门而入,纷纷跟着扑出窗户,直追那个张嫂。

  落到院子外的张嫂没能继续往外逃,因为她已经被守在院子里的四人包围住了。

  四人没有犹豫,立即出手,寒光乍现,快如旋风!

  仅仅只是一个照面,张嫂的身上就挂了彩,尽管伤的不是要害,可是已经连中几刀!

  眼看就要拿下她的时候,却见她突然把手伸怀里,掏出了两个类似小笼包,又仿佛鸡蛋一样的东西,还没等众人看清楚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她已经用力的地上掷地。

  “蓬蓬”两声轻响,两股浓烟炸起,使得周围瞬间烟雾弥漫,院中的人也瞬间失去了视野。

  待得烟雾散去,女人已经不知去向了,院中的四人也同样消失不见,显然是追她去了。

  白素并没有跟着去追,她之所以出手,仅仅只是不想让华锐枫出什么意外罢了。

  这货的命,现在就等于她的命。

  正如华锐枫所说的那样,从白素中毒的那天开始,两人的命运已经紧紧纠缠在一起。

  只是当霍纯儿稍为冷静一些,目光落到床单上的时候,脸色却不由再次大变,因为刚刚被药汁溅射到的床单上,此时已经多了好些大大小小的窟窿。

  也就是说,那碗药里面被放了类似硫酸一类的东西。

  如果刚刚霍纯儿把药喝下去的话,这会儿不死都得一身残了。

  霍纯儿虽然捡回了一条命,可已经吓得面无人色,怒声喝道:“牛十三!”

  早已经在门口的牛十三忙道:“大小姐,我在!”

  霍纯儿质问道:“你从哪儿找来的人?”

  牛子强讪讪的道:“就在外面街上的职介所啊,我在里面看了好些个保姆,可个个都长得很丑,身材也不好,感觉你不会满意,所以就出来准备去市区找,结果一出门,这个自称张嫂的人就主动上来询问我是不是要雇人,我看她长得还可以的样子,就把她领回来试试,我,我真不知道她是个杀手!”

  霍纯儿被气得不行,迭声骂道:“你这个废柴,废柴!”

  牛子强耸拉着头,喃喃的低声道:“我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故意的。”

  过了约有半个小时后,严广松一等终于回来了,没有抓到人,但手上有几样东西,一顶假发,一张薄如纸翼般的面具,以及一身衣服!

  “大小姐,我们追丢了!”严广松一脸惭愧的道:“不过我们在树林里发现了这些东西!”

  霍纯儿怒道:“找到这些有屁用啊!”

  严广松道:“属下无能!”

  霍纯儿余怒不止,“你们都是废柴,全部都是吃干饭的废柴!”

  华锐枫扬手道:“不好意思,我能插个嘴吗?”

  霍纯儿道:“你插啊!”

  众人:“……”

  华锐枫道:“我看你还是别顾着骂他们了,这个地方明显已经暴露了,如果你不想再次成为袭击的目标,最好赶紧转移。”

  霍纯儿下意识的问:“那我该去哪儿?”

  华锐枫道:“最好办法,当然是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霍纯儿道:“不行,我现在不能回去,我在这里的事情还没开始呢!”

  华锐枫道:“命重要,还是事情重要?”

  霍纯儿想了想道:“一百万。”

  华锐枫疑惑的问:“什么一百万?”

  霍纯儿道:“你带我走,保护我一个星期,我给你一百万。”

  华锐枫愕然的道:“你又想用钱收买我?”

  霍纯儿道:“三百万!”

  华锐枫咽了口唾沫,“我已经跟你说了,我是有尊严的,不是钱可以收买的。”

  霍纯儿道:“五百万!”

  华锐枫艰难的道:“你,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呢?你以为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吗?”

  霍纯儿道:“三百万!”

  华锐枫立即叫了起来,“哎哎,你怎么还带降价的?”

  霍纯儿道:“一百万!”

  华锐枫道:“八百万,行就行,不行拉倒!”

  霍纯儿道:“成交!”

  众人:“……”

  白素赶紧将他拽到一旁,低声喝问:“华锐枫,你是不是疯了?”

  华锐枫道:“我哪里疯了?”

  白素道:“你真的要赚这个钱?”

  华锐枫叹气道:“没办法,我穷啊!”

  白素冷哼道:“这个钱你有命赚,没命花的!”

  华锐枫疑问,“什么意思?”

  白素道:“刚才那个女的,明显是个职业杀手。这样的人,随时随地都能要你的狗命,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你还保护她?”

  华锐枫却是嘿嘿的笑道:“我怕什么。”

  白素很是疑惑的看向他,显然是问他哪来的自信?

  华锐枫道:“我有你啊!”

  白素瞬间明白了,这厮之所以那么有底气,那是因为自己。

  他的命,已经等同于自己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