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搏年代 第4章 男人的保证

小说:拼搏年代 作者:白色十三号 更新时间:2020-06-13 12:27: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天光大亮,大部分人暂时回家休息,只留下少数值守,吕冬没有去果园,沿着河边的路进了吕家村。

  他想先到老屋看看。

  村里是典型的水泥路,前阵子下过雨,有些地方一脚踩下去,烂泥没过脚腕。

  太东省属于人口大省,经济总量连年位居全国前列,泉南是省会,去年还晋升副省级城市,紧挨着泉ns区东侧的青照县,在泉南所有县里,始终排在第一,多份全国百强县名单中,也能在八十名左右打转。

  就连太东省和泉南市全力打造的大学城,都在青照县境内。

  按照正常发展,再过几年,青照县就会改为青照区。

  但年代和社会大环境摆在这里,哪怕以青照县的经济,硬化道路也只到了各村村口,村里情况较好的,能自己补贴一部分,修条村中主路。

  吕家村硬化了主路集街,从村南口到北边青照河新桥闸口,过了桥就是马家村。

  这也是古时候青照县的官道。

  吕家村历史悠久,吕家的家谱能追溯到明朝早期,由洪洞大槐树迁来。

  随着时代发展,这条官道早已变成乡村道路,吕家大集的一度繁荣,也淹没在时代更迭中。

  吕姓聚居在村西,像他大伯这样撑起村庄的一辈,大都批新地基去村南盖了新房,吕家街基本是些老屋。

  吕冬深一脚浅一脚走在烂泥路上,看着老街上的青砖房子,如果凌晨决堤,这一切会在汪洋浊浪中化为废墟。

  来到老街南边,吕冬轻易找到了自家老屋。

  跟老街大部分房屋类似,老屋以条石为基,青砖砌墙,青瓦盖顶,遍布岁月刻痕,不见古朴,只有衰败。

  屋顶长有杂草,随风而倒。

  大门油漆脱落,虫蛀明显,门梁上挂着块干干净净的红底黄字木牌——光荣人家!

  默默看了一会,吕冬目光落在锁住门鼻的大锁,略作回忆,在左边墙上抠出一小节碎砖,拿出钥匙,打开了家门。

  农村不少人这样做,主要是穷的没啥可偷。

  进门,有裂纹的老影壁被粗铁丝捆住好几个地方,拉在后面粗壮的香椿树上。

  香椿树的枝杈和影壁之间,绑着小臂粗细的木棍,悬挂着面粉口袋缝成的自制沙包,上面隐隐有拍打印痕。

  吕冬过去,嘭的打了一拳,沙包晃动起来。

  大堂哥吕春退伍转业到派出所时,教过几次军体拳,中二少年受电影电视影响,弄上沙包瞎练,其实啥也不会,打架始终靠王八拳、力气大、敢下手。

  这些年没少惹是生非。

  回头想想做过的傻事,臊得慌。

  老娘回了果园,不在老屋,吕冬关好大门,来到压水机边,倒上引水,用力压水。

  村里早通了自来水,但只在早上和傍晚放水。

  有时拉闸限电,傍晚就不放水了。

  水位暴涨,没费多大劲,铁皮桶就满了。

  吕冬脱掉脏衣服,扔进铸铝大盆中,拿起舀子,舀水冲洗身体。

  一道道黄色的泥水,顺着铺地的青砖流淌。

  手上的伤早已不疼,对农家放养长大的孩子来说,不算事。

  清洗干净,穿上双拖鞋,吕冬先去他住的东屋穿衣服,仍然是一中夏校服和粗布裤衩。

  屋内布设简单,用两条长凳外加三块木板支起的单人床,漆成棕色的桌子和凳子,还有一个父母结婚时买的大立柜。

  双开门的大立柜,中间有半身镜,吕冬穿好衣服看了眼:小伙子高大强壮,长得不赖,就中分又土又傻,像刘魁胜。

  貌似在学校也有个魁胜的外号。

  转身准备走,注意到了墙上的古惑仔海报,吕冬毫不犹豫全撕了下来,反倒是两张动画海报下不去手。

  那是充满正气的红色机器人和满身邪恶的白色机器人。

  吕冬收回手,将古惑仔海报团成废纸,留下了柱子和天哥。

  出了东屋,吕冬把废纸扔进旧涂料桶做成的垃圾桶,也将无知扔掉,然后进堂屋,伸手抓住拉线,拉亮电灯。

  偏黄的灯光洒满全屋,堂屋布设同样简单,两把大椅子中间是黑色八仙桌,桌子下面塞着用来吃饭的圆桌,陈旧的马扎堆放在墙边。

  东西两边墙上,挂着几幅字画,高低柜上放着青瓷圆罐和白瓷茶杯,玻璃抽拉门后面,还有一摞青瓷碟子,带着丝古色古香。

  这不是老物件,字画是吕冬去世的爷爷在八十年代末所书所画,他早年间当过中学老师。

  书画挂在墙上时间长了,画纸和装裱明显泛黄。

  瓷器吕冬也有印象,十岁左右时,程立峰的表哥搞来外贸陶瓷,便宜精美结实,附近村不少人买过,但很快被打成投机倒把,那人后来去了南方,再也没见过。

  这家里没有真正的老物件,或许以前有,但破四旧时全都砸光烧光了。

  八仙桌正上方的墙壁不同一般人家,未曾挂中堂,而是一个黑白相框。

  相片中的人头戴大沿帽,坚毅的目光凝视远方。

  吕冬跪下磕了个头,眼神渐渐聚拢坚毅,就像相框中的男人一样。

  “我会撑起这个家!”吕冬心念前所未有的坚定。

  堂屋陷入沉寂,简易的家具衬托的是一个男人的保证。

  吕冬拉灯离开堂屋,回到东屋倒头就睡,一晚重体力劳动带来的疲惫,让他迅速进入梦乡。

  心中挂念水情,这一觉睡得不长,吕冬起床后,太阳还挂在正东方。

  简单洗漱过,吕冬锁上门,出了村北,上河岸。

  沿河岸去果园,青照河水势仍大,昨晚天黑看不真切,如今放眼望去,将大片水葫芦不断往下游送去的黄色激流,距离堤顶也就一米,咆哮的洪水猛兽就在脚下奔涌。

  河岸对面,马家村也有人值守,那边承受的压力同样不小。

  来到昨晚奋战的地方,李文越就坐在沙袋上,紧盯着河水堤岸。

  “你没睡?”吕冬停下来问道。

  李文越头发垂落,习惯性甩头,带着无奈说道:“我手不能提,肩不能扛,昨晚除了敲锣叫人,啥都没干,村里这情况,总要出份力。”

  两人光屁股一起玩到大,从育红班到高三全是同班同学,他有话就说:“你转性了。”

  吕冬翻了个白眼:“我也有靠谱的时候好不好!”他赶紧转话题:“有没有好消息。”

  “刚三爷爷来过,他说上面打电话了,水库不会再提闸。”李文越说话声音不高:“暂时保持现在流量。”

  他突然笑了:“还件事,咱宁秀镇镇长一早从县城过来,车在高速路桥洞积水里趴窝,后面车全给挡住了,建设叔带人去了。”

  吕冬摇头,高速路桥洞下雨积水,早就是困扰青照县农村地区正常出行的老大难。

  “我去果园吃早饭,你吃了吗?”

  李文越摆手:“吃过了。”

  吕冬下河岸,朝果园走去,隔着老远就看到了果园里熟悉的青砖青瓦建筑,房屋不但高大,屋脊还有不知名神兽坐镇。

  那神兽冷冷盯着地面,莫名阴森。

  这是吕家村的骨灰堂,旁边低矮许多的屋子,就是果园的住处。

  因为父亲吕建军的关系,村里非常照顾他家,也当作守骨灰堂,村里不给钱,但二十多亩果园只收很少的承包费。

  不过社会经济环境摆在这里,更多的还要靠自己。

  果园栽种的是国光,近些年红富士大行其道,国光卖不上价。

  这年头,农民种地挣不着几个钱,果园一样,村里低价承包给你,不可能给代缴公粮。

  二十多亩果园,仅公粮就是巨大成本。

  种果子种到交不起公粮的,大有人在。

  吕冬顺着酸枣枝扎成的外墙来到果园门口,进去后看到了老娘胡春兰。

  四十多岁的人,因为常年劳作,皮肤粗糙红黑,头发中夹杂着些许银丝。

  “冬子,快来吃饭!”胡春兰看到了儿子。

  吕冬有千万语,最后全汇聚成一个字:“妈……”

  胡春兰问道:“这是咋了?”

  “昨晚水大,担心堤垮了……”

  吕冬还没说完,就被胡春兰打断:“净说些不吉利话。”她指了指树荫处的小桌子:“过去吧,我给你端饭。”

  吕冬没有过去,陪着胡春兰一起端了菜和饭碗出来。

  菜有三个,西红柿黄瓜炒鸡蛋,猪耳朵拌黄瓜,油炸金蝉,远超家里正常饭菜标准。

  “妈,你也吃。”吕冬招呼老娘:“早晨,随便做点就行。”

  胡春兰拿起筷子:“你昨晚下大力,多吃点。哎,这样才好,村里对我们一直挺好,有事你也要顶上去。”

  她催促吕冬:“你快尝尝,猪耳朵是我去程立峰肉食店买的,昨晚新卤的,他家做的下水一向好。”

  吕冬吃了块猪耳朵,脆骨咬的嘎嘣响:“我觉得吧,还是你煮的猪下水最好吃。”

  说到这个,胡春兰当仁不让:“吕家村擅长这手艺的人不少,咱家算数得着的。但不过年不过节的,也不能买下水卤。”

  她把那盘金蝉往吕冬这边推了下:“尝尝,你打小喜欢,这两天果园里抓的。天一热,雨水又多,知了猴到处爬,昨晚门口凉快,还有个爬我鞋上。”

  吕冬能看到,周围地上有很多食指粗的洞,大多是知了猴爬出来留下的。

  由于骨灰堂的存在,这边很少有人过来抓,果园十多年了,树又多,这东西用泛滥来形容都不为过。

  对果园来说,知了是害虫,一度还上过农药防治名单。

  胡春兰又说道:“我看到你大伯了,让后天晚上过去吃饭,你大哥回来。吕春刚调到大学城派出所,难得歇班……

  “国光卖不上价,承包冬天也到期,镇上开会,让各村集体果园改种红富士,这些老树都要砍,咱这条件等不起新树下果子,这季过完就不承包了,再寻别的营生。”

  听着老娘的唠叨,吃着家里的饭菜,吕冬心中满满都是幸福感。

  曾经他意识到这也是一种幸福时,却再也听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