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搏年代 第6章 吕冬门

小说:拼搏年代 作者:白色十三号 更新时间:2020-06-13 12:27: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太阳挂在天空,烤的脸上通红,吕冬和吕建仁又砸倒一段,大桥护栏倒下去一多半。

  吕建仁吼道:“冬子,回去!剩下是马家的,不干咱事!”

  按地域划分,大桥有一半算马家村的,马家村的人已经下水了。

  “走!”

  吕冬扔掉大锤,汇合七叔,两人互相扶持,沿着桥一起往回走。

  这时候,他才察觉到腿上胳膊上针扎般疼!

  “咋了?”吕建仁问道。

  吕冬咧嘴:“水葫芦上净是蚂蟥,可能吸身上了。”

  青照河里大都是宽体金线蛭,挂身上轻易不下去。

  疼痛很短暂,很快就感觉不到了,但这意味着蚂蟥开始吸血了。

  河边长大的人眼里这不算事,吕建仁哈哈笑起来:“蚂蟥能治你眼抽抽。”

  吕冬右眼确实不跳了:“灾有了,就不跳了。”

  “封建迷信!”吕建仁还没忘呢。

  小坝上,吕振林瞅了眼新来的镇长,冲水里两人吼道:“注意安全,快回来!”

  两人不再废话,赶紧来到桥头,上面人拉,下面上爬,平安无事上了小坝。

  杨烈文打量爬上来的两个人,前面那个面孔带些稚嫩,也就十八九岁,上身穿着清照一中校服。

  太阳晒黑的面庞隐隐带着憨厚。

  估计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他使了个眼色,跟在后面的宣传干事再次拿起相机。

  吕冬解开腰间绳子,脱下校服,扔给旁边一人,喊道:“谁有打火机?”

  酒精和肥皂之类的一时半会没有,总不能拿鞋底扇,太掉分。

  杨烈文就在附近,能看见吕冬胳膊上有虫子贴着,鼓起的虫身像指头肚子。

  这画面有点惊悚。

  “我的泡水了!”吕建仁试了下,打不着火。

  杨烈文淘衣兜,摸出一个塑料打火机,递给吕冬:“用我的吧?”

  听到夹带泉ns区口音的普通话,吕冬看了杨烈文一眼,不认识,斯斯文文的,这个时候衬褂还扎进腰里,穿着打扮不像农家人……

  “谢了。”吕冬打着火机,去烧胳膊上的蚂蟥。

  嘶——

  呲牙,疼!

  蚂蟥吧嗒掉在地上。

  吕冬再去烧别的。

  这有技巧,实际没看起来那么吓人。

  对河边常下水的人来说,吸上蚂蟥拔蚂蟥很常见,吕冬称得上业务熟练。

  吕家村的人司空见惯,也不在意。

  杨烈文这市区来的,表面不动声色,实际有点惊悚,面带憨厚的健壮少年,满不在乎拿火去烧身体,烧一会就落下个指头肚大的虫子。

  以前电视书中见过,但跟现实看到,完全两码事。

  “拍下来!”杨烈文吩咐后面的宣传干事。

  刚才他跟村里的老书记和其他人有过一段交流,也了解了昨晚的险情,这些人的乐观和积极,出乎预料。

  没有积极自救,根本坚持不到现在,可能昨晚就垮了。

  杨烈文的窝心去了不少,吕家村的表现,也让他精神振奋,就算五十年一遇的洪水,也必须扛过去!

  之前砸护栏的时候,他就有意识的让宣传干事开始拍照。

  包括前面的少年,等战胜洪水,都是极佳的宣传素材。

  杨烈文从机关上下来,虽然工作刚展开,但嗅觉灵敏。

  咔嚓——

  相机快门声响起。

  吕冬抬起头,见有人拍照,赶紧捂住上身要害:“干嘛呢?干嘛呢?光天化日之下偷拍!”

  这要闹出“吕冬门”,以后还要不要脸?

  他还想当一辈子憨厚老实人呢。

  旁边李家一位大哥连忙拉住吕冬胳膊,怕他又犯浑,抬下巴点了杨烈文以及后面两个人:“这是杨镇长和镇上的干事。”

  杨烈文微微对吕冬点头,文绉绉说道:“冲锋在前,很有大局意识!”

  吕振林人老成精,加了把柴:“他叫吕冬,昨晚险情他发现的,也是他下水确认的,吕家村的功臣。”

  杨烈文兴趣更大了。

  吕冬已经不是啥都不懂的中二少年,猜测可能是搞模范宣传之类的,比变脸还快:“要摆造型吗?我没问题,姿势随便挑。”

  宣传干事说道:“你继续就行。”

  吕冬打着火机,去烧另一根胳膊上的蚂蟥,火不热了,烧不疼了,牙也不呲了。

  神情坚毅,目光悠远……

  吕建仁憋不住:“冬子,脱了裤拍,效果更好!媳妇都不愁找。”

  四周响起一片笑声,吕冬绷住的脸立即垮了。

  杨烈文受到感染,紧绷的心情稍微放松,村民心态乐观,士气高涨,起码不用担心恐慌引发恶性事件。

  县里镇上的救援随后到来,主要以物资为主,青照河在青照县上百里,宁秀镇河段数十里,水位全线告急,即便县镇大部分工作人员都下到一线,分到吕家村也没几个。

  中上游有几个村,情况不比吕家村好。

  水位不退,险情不降。

  包括吕冬在内,吕家村和邻近几个村过来援助的人,继续加固河岸。

  长时间高水位浸泡,本就年久失修的河堤险情不断。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附近村庄很多人都赶了过来,有些连自家盖新房用的砂石都直接送到岸边。

  真要决口,被淹的不止一个吕家村。

  女人装砂石,男人扛起一个个口袋,在大自然的咆哮面前,个人力量渺小,只有团结才能对抗。

  数百名壮劳力分散在吕家村段的河岸上下,扑灭了一个又一个险情。

  这只是98抗洪一个微不足道的缩影。

  风雨劫难从来打不倒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

  杨烈文带来一个好消息,上面联系了部队,泉ns区的部队很快就到!

  这一消息瞬间振奋了所有参战人员的精神。

  临近中午时分,包括吕家村在内,周边无数饭店、餐馆乃至馒头包子作坊,自发送来饭菜饮食。

  还有一些代销店送来了面包、方便面、火腿肠和瓶装水。

  吕振林叫来大队会计和李文越等人,叫他们一一做好统计,全都记录在册。

  吕冬擦了把身体,光膀子站在路边,卫生室的人在蚂蟥叮咬的地方抹着碘酒。

  小坝上面铜锣突然敲响,李文越他爹扯着嗓子大喊:“东边三十米,塌了个口子!”

  吕振林扔下饭盒就跑,吼声震天:“沙袋!铁鸡笼!快!”

  吕冬随手套上校服,扛起脚边的沙袋往那边冲,沾满水的沙袋格外沉重,饭前洗净的脸上又染满泥污。

  卫生室的人扔掉碘酒棉棒,抓起另一个沙袋,也朝那边跑。

  就在吕冬后边,杨烈文扛着稍小点的沙袋跟了上来,白色衬褂早变成了黄黑色。

  镇上的干事边扛起沙袋,边冲拿相机的宣传干事喊道:“快!快跟上!多拍点!”

  短暂的午饭骤然结束,聚集在集街上的人,再次投入到了救险中。

  五十年代修的河堤太过老旧,s弯天然险峻,又有数个地方告急,调集不出人手支援这边。

  旧的塌口还未全部堵上,东边又有新的塌口出现。

  而且连续奋战之下,疲劳无法避免。

  这场缺乏准备,没有计划的遭遇战,为了保卫家园,一有险情所有人全压了上去,没有分出批次轮流休息,也没有预备队,到下午两点多的时候,吕冬这种公认力气大的,也快扛不动了。

  很多四五十岁的人站在街边不动,有些甚至坐在地上,不是他们偷懒,而是无力再动。

  从早上乃至昨夜坚持到现在,以双手和肩膀往河上堆了上百吨物料!

  邻村、镇上h县里送砂石过来的人,也顶了上去。

  来到街上堆砂石的地方,吕冬弯下腰,对挣口袋的人说道:“婶子,送一下!”

  他没有力气直接扛起来了。

  沉重的口袋扛上肩膀,趟着快到小腿肚子的积水,吕冬奋力往前走,周围许多人跟他一样,哪怕被沙袋压弯了脊背,仍不放弃!

  滔滔洪水冲刷着河堤,带走一片片堤土,留下一个个孔洞。

  扛下去,就有希望!

  放弃,家毁村亡!

  吕冬每个关节都像生锈一样,似乎动一下就会发出声音,在这炎热的夏季,双腿泡在水中时间太长,骨头里都是凉的!

  杨烈文早已瘫坐在小坝上,看着这前赴后继的抗灾,心中触动。

  “老少爷们!”就在他旁边,昨晚到这没合眼的吕振林大吼,声音嘶哑却仍旧洪亮:“坚持住!部队就到了!”

  坚持!坚持——

  呜——呜——

  高昂的大车喇叭声响起,一辆接一辆绿色解放从村南口驶来。

  吕冬转头去看,不自觉停下脚步。

  街上,堤上,所有人都看向那边。

  军车停在集街中段,一个又一个身影从车上跳下。

  那是最强有力的援助!

  那是一抹又一抹橄榄绿!

  看到一个个绿色身影迈着有力的步伐冲过来,吕冬笑了,放松了,再也扛不住肩上的沙袋,噗通一声扔进街边水里,一屁股坐上去,浑身上下没有半点力气。

  “这波稳了!”他笑,他落泪,太累太紧张,这一放松,情绪失控:“糙你丫的洪水,弄(neng)不死你!”

  李文越他爹压抑不住喜悦:“部队来了!这天塌不了!”

  一个个橄榄绿身影,扛起一袋袋砂石,沿着人流朝河堤上冲去。

  不是走,是冲!

  就像他们的先辈为国家民族冲出未来一样,义无反顾的冲了上去!

  “现场谁负责!”有军官大声问道。

  吕冬指了指小坝:“镇长和大队书记在那里!”

  军官大步走向那边,吕冬喘匀气,撑着爬起来,扛起沙袋,一步一步朝河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