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搏年代 第9章 十三块钱

小说:拼搏年代 作者:白色十三号 更新时间:2020-06-13 16:58: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送走兵哥哥,吕冬回果园取网,又让胡春兰看了下碟子。

  胡春兰瞅了会:“这醋碟子以前很多,后来都砸没了,不是稀罕玩意。”

  吕冬难免失望:“七叔说二叔卖过一个,50块钱。”

  胡春兰想了下:“有这回事,前年还是大前年。”

  哪怕只有五十块钱,也是手里最值钱的东西了,吕冬郑重收好,打算抽时间去舜山文化市场看看。

  能卖50也好。

  工地上当小工一天才十来块。

  取了渔网和水袋,吕冬回三角坝上继续撒网打鱼,再试试运气,就算只有鱼也好,毕竟能卖钱。

  那些蚂蟥全晒死了。

  水位又降一截,河面只有十五六米宽了。

  吕冬撒了一网,还没往上拉,突然有滋滋啦啦的歌声从堤下传来,随后是熟悉的鸡粪味。

  “今日痛饮庆功酒,壮志未酬誓不休,来日方长显身手,甘洒热血写春秋……”

  果不其然,铁公鸡吕建斌手腕挂着一个收音机,上了河堤,收起两根竹竿,来到三角坝上。

  “好大一条白鲢!”

  渔网刚好出水,铁公鸡瞪大眼睛:“还有别的,快拉上来,别跑了。冬子,运气不错!”

  吕冬提上渔网,放在坝上:“这两天鱼多,等上游落了闸,好运气就到头了。”

  翻开渔网,扔掉垃圾,吕冬先摘出一条鲶鱼,这比上午网到的大多了,在手里沉甸甸的,估计快三斤。

  这是北方的土鲶鱼。

  “鲶鱼好养活,轻易死不了。”铁公鸡像个专家:“去年我逮了一条,扔鸡粪池子里,活了半年多,拿出来吃时都五斤了。”

  吕冬忍不住说道:“铁叔,咱能不说鸡粪吗?你还叫人吃鲶鱼不?”

  铁公鸡不在乎:“这咋了?吃进去的是鸡粪,长出来的是肉!没毒!你看你铁叔吃了不也好好的。”

  这没法说话了,吕冬摘出那条两斤多的白鲢,直接塞过去:“回去给我妹炖汤。”

  铁公鸡没听出吕冬话里的意思,从堤外拽了根拉拉秧,回来穿白鲢鱼鳃,眼睛正好瞄到堤下那一大堆堵口子的沙袋。

  “冬子,水降下去了。”铁公鸡悲从心生:“等水再小点,咱把鸡笼子拖出来?”

  吕冬无奈:“拖出来也没法用。”

  铁公鸡没有放弃:“能卖废铁!钱分你五分之一……不,四分之一。”

  鸡笼子上堆了多少沙袋?要论吨!吕冬只能推:“再说吧。”

  看着河下小山般的沙袋,铁公鸡满脸悲痛,似乎舍不得,也不着急走,白鲢扔树荫下草窝子里,坐在三角坝上不说话。

  也不知道他在看打渔,还是跟鸡笼子诀别。

  吕冬先后又撒了两网,一网有几根鲫鱼白条,另一网又上来两条鲶鱼,一大一小,大的也接近三斤。

  蚂蟥少了,继续扔太阳底下晒。

  太阳很毒,吕冬满头大汗。

  嘭咚嘭咚的摩托声从北边传来,噪音非常大,加上河堤多少有起伏,光听见声,却看不见人。

  “这谁?”铁公鸡站起来往北看:“也不修修消声器,隔三里地都能听见。”

  吕冬眺望北边,只见尘土飞扬,等他又撒了一网,提上空网来,才看见挂着拖斗的摩托车。

  骑车的人胆子很大,沿着河岸开来,三合土路面并不好走。

  隔着近了,噪音震的耳朵疼,是一辆橙色的嘉陵cj50,这车农村常见,挂上个自焊拖斗,能跑能拉又泼辣。

  骑车的是个中年妇女,跟大部分农村女人一样,脸色黝黑,后座上有个十岁左右的女孩,小脸晒得通红。

  中年女人看到吕冬手上的渔网,停下车。

  铁公鸡塞住耳朵:“大妹子,这车该修了!”

  “准备换新车!”中年女人熄火,笑容爽朗:“过一阵子就不用了。”

  吕冬瞅了眼拖斗,里面一个大水箱,有鱼在游动。

  中年女人下车,又把小女孩抱下来,问吕冬:“大兄弟,打到鱼了?”

  吕冬示意了下拴水袋的绳子:“有一些。”

  铁公鸡干养殖场的,马上问道:“你收鱼?”

  中年女人说道:“只要鲶鱼和黑鱼,别的不要。”

  “为啥?”铁公鸡不明白。

  “天太热,别的鱼好死,死了不值钱。”中年女人说得是实情:“这俩好养活,轻易不死。”

  吕冬需要钱:“有鲶鱼。”

  “大丫,别皮!”中年女人先训了孩子,又对吕冬说道:“大兄弟,能叫我先看看吗?”

  吕冬拉上水袋,解开绑口绳子,提到女人面前:“都在这了。”

  鲶鱼总共三条,两大一小,女人上手颠了下,问道:“咋卖?”

  不等吕冬开口,铁公鸡提醒:“集上一斤能卖三块。”

  鲶鱼在泉南地区很吃香,哪怕在这省会好单位职工工资七八百的年代里,像中秋过年零售价高时能到一斤五六块。

  后来由于种种原因,鲶鱼跌落神坛。

  中年女人看了眼铁公鸡:“那是集上价。”

  吕冬问女人:“鱼在这,你出价,不合适我再放回去。”

  “大的五块一条,小的三块。”中年女人显得很痛快:“我不要谎,车上鱼都这价收的,水库提闸鱼掉价,我大热天出来,也要有个赚头。”

  吕冬不了解行情,转头去看铁叔,见他点头,说道:“鱼是你的了。”

  中年女人抓鱼放进拖斗里,点出三张五块的,吕冬摇头:“我找不开。”

  他兜里比脸上还干净,个人存款数目——零!

  女人翻衣兜,找出三张红色1元,连同两张五块,一起给了吕冬。

  钱接到手里,不知道为什么,吕冬觉得沉甸甸的。

  下一刻,吕冬明白了,除去充人头的钱,这是十八岁来凭劳动挣到的第一笔!

  女人上了摩托车,说道:“大兄弟,再有我还要。”

  铁公鸡担心吕冬没经验吃亏,问:“你哪村的。”

  “刁家庄。”中年女人说道。

  吕冬知道:“大学城那边?”

  中年女人应了一声:“鱼多,你送去刁家庄,才十里路,找人问刁娟,价格能给你高点。”

  吕冬把水袋扔回河里:“知道了。”

  刁娟踹着嘉陵摩托,难听的声音让吕冬捂耳朵,他想到一件事,赶紧把暴晒的蚂蟥挪走,提醒:“前面有下道,下去从村里过,再往前是闸口,你过不去。”

  “谢了。”中年女人加油门走了。

  铁公鸡捡回白鲢,对吕冬挥挥手,也走了。

  吕冬收好钱,使劲在口袋里按了下,生怕从裤衩口袋里掉出来。

  这是回来后启动崭新人生的第一笔资金,高达——13元!

  去市里看下具体情况的车钱有了。

  当然,骑自行车去泉南市也行,但二十多年天翻地覆的变化,吕冬需要先熟悉一下道路。

  因为大学城的关系,青照县到泉南市这一片,旧颜新貌变化巨大。

  吕建仁提着渔网,拖拉着鞋底,慢悠悠走来。

  “才来?”吕冬诧异,七叔一向是打渔积极分子。

  “你大伯找我。”吕建仁一手提着网和水袋,一手挠着刚剪的头,愁的不轻:“喊我过几天去大学城工地……”

  吕冬说道:“在家晃荡也不是个事。”

  吕建仁瞪了吕冬一眼:“毛都没长齐,懂个屁。我这手艺,是十几二十块能请到的吗?”

  “是!是……”吕冬懒得反驳,七叔这人手特别巧,打渔的网,逮鱼的叉等等,都是亲手制作。

  大工活,电焊活,钢筋活都一把好手,放在2019,一天挣个几百块稀松平常。

  但手巧不等于愿意干活。

  看到七叔剪过的头,吕冬想到脑袋上的中分:“我先走了。”

  吕建仁怼过来:“咋了?不待见你七叔?我来你就走?”

  吕冬指着头:“剪头发去。”

  “挺好看。”

  “太傻了,像刘魁胜!”

  吕冬拉起水袋,脱下衣服兜上晒死的蚂蟥,朝果园走去。

  回果园放好鱼和渔网,又找方便袋装了蚂蟥,吕冬推出他的二八大杠,去集街剪头发。

  天热,路干的快,自行车基本能跑了。

  吕冬图省事,叫剃头大爷推了个平头。

  刚到手的十三块,花出去一块五。

  这还省了五毛,找村里年轻小媳妇剪,要两块。

  吕冬出了店门,被三爷爷吕振林抓到,让去大队办公室帮忙。

  吕振林还给他透了个消息:“杨镇长打算把你的事整理材料递上去,县里发大水,没出事,后面应该有表彰大会,争取拿个先进个人。”

  这是好消息,就是不知道先进个人有没有物质奖励。

  问题太俗,又有人过来,吕冬不好问。

  洪水退了,后续事情一大堆。

  砂石和饭菜,各村免费支援的要郑重道谢。

  还有吕建国拉来的,要通过镇里、县里与建筑三公司协调,杨烈文已经接走了这活。

  吕冬暗叹,新镇长挺有意思,建筑三公司管事的人是吕家村出去的,与三爷爷属于堂兄弟,他还要叫五爷爷来着。

  这是一大堆难题里挑走了个最简单的?

  大队办公室,几个放假的高中生、中专生都让吕振林叫了过来,跟大队会计和妇女主任一起对账,清点剩余物资。

  吕冬分配到的工作是裁剪红纸,由二爷爷用毛笔写感谢信,先送到前来援助过的村庄或者单位上。

  大队会计会去订做锦旗,等锦旗好了,再正式上门道谢。

  正忙着,李文越突然说道:“三爷爷,程立峰送来的账单不对,各种肉食比平时普遍贵五毛。”

  他家与程立峰邻居,价格知道的多点。

  吕振林想了想:“按他报的价算。”

  这种事,事先没议价,当时也没人想着去议价,大家伙都在抢险。

  妇女主任说道:“太便宜他了!

  吕振林浓密的剑眉动了下:“关键时刻送来吃的,这是情分,付钱是本分。他也算出力了,不能太计较。杨镇长保证过,这次的花费,会从统筹提留里划一部分。”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前来援助的人和物资很多,后续的事也多,吕冬晚饭也是在大队吃的,一直忙到晚上十点。

  出了大队,吕冬骑着二八大杠送下李文越,去果园跟老娘说明天去趟城里,拿白瓷碟子和装蚂蟥的黑方便袋返回老屋。

  洗漱过后,吕冬掏出十一块五毛钱,一张一张摆在桌子上,这是他所有资金!

  加油吧,拼搏吧,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