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搏年代 第14章 猎人猎物

小说:拼搏年代 作者:白色十三号 更新时间:2020-06-16 07:59: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跟正大拍卖合作,东西一卖,十万元户。”赵伟能看到,农家少年被挂在钩子上的钱,迷的神魂颠倒。

  吕冬连连点头:“好!好!”

  黄翠翠拿来一台拍立得,给桌子上的东西一一拍照。

  “我们都留个底。”赵伟解释道:“东西错不了,对吧。”

  到了这种时候,他们依然表现的很正规。

  吕冬认可道:“负责任!”

  赵伟脸上是阳光般的笑,无论从哪方面看,这张网都套的牢牢的,对方别说挣扎出去,连挣扎的想法都没有。

  这样的模式,杀伤力大的惊人!赵伟目光又落在吕冬身上:傻小子有5000块!

  优质客户,带着大笔现金来到公司,不能跑了!

  黄翠翠拍完照,吕冬先用包袱皮包好横轴,系在身上,又打开书包,往外掏破布旧棉絮,准备把东西包起来,长方形的布包又一次拿出来,放在了桌子上。

  赵伟和黄翠翠的目光从布包上扫过。

  虽然隔着布,但外型非常明显,5000块钱!

  很多人一年的收入!

  吕冬认真仔细包着饭碗,仿佛贵重珍宝一般。

  赵伟和黄翠翠给他抛出5万 14万的诱饵,他没那么牛掰,只能回以很现实的5000的饵。

  这饵当然要配合线,线昨天就埋了。

  吕冬停下来,问赵伟:“今个卖哪几件?我留出来,先不收。”

  赵伟诧异:“今天卖?”

  吕冬更加诧异:“我昨个问你,你说很快就能卖出去,拿到钱?”

  赵伟以为吕冬误会了,解释道:“冬子,我说的很快是要到秋拍!也就是秋天!”

  “你昨个不是这么说的!”吕冬有点急了:“你说今天搞活动,让我多带东西过来,很快就能卖掉拿钱!”

  我说过这话?赵伟回想,貌似……还真说过。

  但他说的是另外一个意思。

  吕冬越发着急:“我昨个回去,跟家里说,家里不同意。我向家里保证,今天最少能卖出一件东西,能拿到钱,家里才给了这些,才给我5000块钱。这……我这回去咋交待……”

  赵伟无语,你这个傻小子,理解错我意思了!

  “冬子,我说的活动是梁教授鉴定。”赵伟只能解释:“不是秋拍!很快是指过几个月。”

  吕冬快急哭了:“你这人咋能这么说话,几个月叫很快?我这回去咋交待。”

  赵伟瞥了眼5000块:“冬子,我们拿到你的古玩,要做宣传,要找买家,这都需要时间。”

  吕冬犯愁,愁的不得了:“我拿这么些东西,这么些钱出来,啥也拿不回去,没法交待。”

  “放心。”赵伟安慰道:“我们会跟你签合同。”

  吕冬更愁了:“不能先卖掉一件?”

  赵伟说道:“冬子,这需要时间,我们也没办法。”

  吕冬急得直挠头:“那咋办?咋办?赵伟,你们是大单位,又有钱,要不买下我一件,再卖给客户?梁教授说市价能到5万,我不贪,一万也行,我回去也能有交待。”

  这种情况有时会遇到,赵伟也不意外:“冬子,我想帮你,但这不合公司规定。你放心,只要跟我们合作,秋拍展销结束,你就能收到钱。”

  吕冬继续收拾剩下的东西,一件件塞回包里:“这样我没法跟家里交待,总不能叫我和家里闹僵吧?算了,我就留下碟子,先卖这一件。”

  他的失望和沮丧,肉眼可见:“那些前期费用交给谁?赵伟,直接给你?”

  听到这话,赵伟觉得双方间信任没问题,说道:“冬子,先别忙着做决定。”

  这里有5000块,只留昨天那件,才2000块!

  剩下的那些钱让傻小子带回去?都到嘴边了。

  吕冬特地把白瓷小碟留出来,推给赵伟。

  到了现在,其实没啥好说的了。

  饵只有五千,对方不会给一万,可能一毛都不给。

  还有一种可能,掏点钱暂时安他的心。

  吕冬其实在赌,如果输了,带东西走就是了,没什么大不了。

  所以,他抓起长方形装“钱”布包:“这碟子留下,别的我回去跟家里商量商量。”

  这不是多高明的手段,吕冬赌的是赵伟想不到他能看破骗局,依然相信他是砧板上的肉,根本没有防备。

  就像打渔的不会去防备渔网里的鱼。

  当然,更是在赌贪欲和金钱对一个人的冲击。

  这是一场人性的比拼。

  吕冬抓着布包,眼见赵伟没有表示,准备放弃塞回包里,拿白瓷小碟走人。

  看着布包,想到里面的钱,赵伟就像丢了一大笔钱般难受。

  “等等,冬子。”赵伟不肯放过嘴边的肉:“稍安勿躁,你在这坐会,我帮你想想办法。”

  吕冬无精打采:“有法子?”

  “你等会。”赵伟给黄翠翠使了个眼色,然后出门。

  黄翠翠连忙开口,利用女性的优势,好一番安慰。

  来到一间大门紧闭的办公室门前,赵伟轻轻敲门,得到回应,开门进去。

  里面有两个人,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分头男,一个二十来岁的长发女人。

  “老板……”赵伟不认识女人。

  分头男说道:“说吧,不用避讳。”

  赵伟将吕冬的情况快速描述一遍。

  “你怎么想的?”分头男问道。

  赵伟过来时就有所考虑:“跟以前类似情况一样,与他签售卖协议,买下白瓷浅口碟,一万块钱不可能。我给他百分之十做首款,这钱放在他面前,我保证他会乖乖听话。”

  长发女人插话:“5000里面让他留下1000不行吗?”

  赵伟有所研究:“我们先给他1000,与后面他自己钱里留1000,感受和效果完不同。”

  女人仔细想想:“是这个理。”

  分头男统筹局,哪会管具体每个人的事,况且赵伟是上个月连续成交三单的熟手。

  他只是确认:“确定没问题?”

  赵伟眼前有5000块钱在晃荡:“那小子没见识,家里有很多不值钱的老物件,给他1000,今天我就有把握套回5000,过几天我也能让他吐出这1000。他人就在我们一亩三分地上,还不任由我们摆布。”

  这傻小子什么样,他还不清楚?

  最紧要的是包里那5000块钱!

  说到底,所有的局都在一个地方下工夫,那就是怎么能让人贪上。

  贪欲就像一颗**丹,它能冲垮人的理智。

  得到领导同意,赵伟去财务申请了十张百元大钞,回到隔间时,发现吕冬正被黄翠翠哄的不停笑,脸都笑红了。

  不但没见过世面,还没见过女人。

  赵伟想着5000块钱,笑着说道:“冬子,我跟领导反应了你的实际情况,尽力为你申请,领导破例通过,可以买下浅口碟,但要分期付钱,今天只能给你1000,剩余部分等东西卖掉再一次性付清。”

  掏出口袋里的钱,赵伟把十张百元大钞摆在吕冬面前。

  吕冬盯着1000元:“这个……就1000?”

  赵伟拍了拍钱,故意往吕冬面前推:“已经破例了,1万我无能为力,冬子,我真的尽力了。”

  吕冬的手仿佛不受控制的放在1000块钱上面,脸上带着不好意思说道:“赵伟,让你为难了。“

  赵伟强调:“冬子,真没必要着急,把东西都留下吧。回去跟你家里好好说说,只要再等几十天,就能有更多收入,这些古玩留在正大,最少能拿十几万。”

  吕冬颇为感动:“赵伟,你是个好人!以前没人这么帮过我。”他仿佛下了很大决心:“好!留下!我跟家里好好说说!你能不能给我个交易证明或者合同,注明刚你说的,我也好说话。”

  “小事。”赵伟示意黄翠翠去弄合同:“另外四份委托协议一起拿来。”

  两人等在隔间里,闲聊起来,赵伟不经意说道:“再有东西出手,你随时过来。”

  吕冬说道:“再卖,一定找你们。”他拍了拍包:“这些东西,不能吃不能喝,除了换钱有啥用?”

  赵伟看到包,又想到那五千块钱。

  黄翠翠很快回来,带回来十份打印合同。

  合同都一式两份,每份后面备有物件照片。

  吕冬快速浏览一遍,白瓷小碟为售卖合同,1000元为首款,其余款项要等物件卖出后付清。

  正大不正规的地方开始露出,合同并不规范,充其量只是个形式。

  想到这家公司的真实面目,吕冬大致有所猜测:规范严密的合同,属于自找麻烦。

  其实到了这个地方,愿意签合同后去交钱的,都是被忽悠瘸了的,哪怕有律师告诉他们不规范,也没用。

  小心谨慎的人到不了这一步就撤了。

  赵伟拿来几份合同,在上面刷刷签字,签完拿手戳沾印泥卡章。

  吕冬也在上面签字,黄翠翠提醒下,又按了手印。

  沾印泥时,吕冬不小心弄到右手上很多。

  然后,两个人换过继续。

  吕冬发现更多猫腻,比如他签的名字叫李冬,那俩人根本没问,貌似他们也没问过他大名,甚至连他身份证复印件都不需要。

  他猜测,赵伟这名字,八成也是假的。

  这合同就个形式,屁用没有。

  签完合同,吕冬专门拿起售卖那份,折了折随手塞进口袋里,其余那些合同,连同那一千块钱,当着赵伟的面,都塞进包里。

  赵伟笑着叮嘱:“合同回家收好,别丢了。”

  “好来。”吕冬开心的笑。

  赵伟转身把合同交给黄翠翠,让她去档案室收好,顺便让财务室那边准备手续收钱。

  趁着这片刻功夫,吕冬攥紧的左手伸到背后挠了挠痒痒,还很不文明的拉起大裤衩,挠了下屁股。

  拉上包,他看了下右手沾染的红印泥。

  “怎么了?”赵伟过来问道。

  吕冬张开手让他看了眼:“不小心沾多了。”他拿过书包,塞给赵伟:“我去下厕所,洗洗手,省的一会拿钱沾钱上。赵伟,你帮我拿下包。”

  赵伟笑道:“这么相信我。“

  吕冬正儿八经说道:“赵伟,连你都信不过,人和人还能有信任吗?”

  “你小子。”赵伟接过书包,轻轻锤了吕冬一拳:“快去吧,我在这等你。”

  钱和东西在包里,满脑袋都是钱的傻小子能去哪?

  吕冬不紧不慢出了隔间,以正常走路的速度来到前台,前台小姑娘冲他笑的时候,他还回以善意笑容。

  出了仿古楼,吕冬朝公用厕所走去,快到厕所门口时,回头看了一眼,转而拐上另一条路,小跑着进了旧书市场。

  书包和里面的东西都不要了,就俩饭碗、一醋碟和一个菜盘子,还有一包废纸而已。

  爷爷的横轴不能丢,所以一早绑在身上。

  不留下包,赵伟八成不会让他一个人去厕所。

  吕冬没走来时路,往西一路快走,从西边出了市场区,然后再往南走,同时摸出大裤衩崩在后背上的钱,塞进裤兜里。

  来到西南边一条主路的站牌,正好有公交过来,他上车投币,去西市场。

  吕冬坐在车上,考虑起后续事宜。

  作为一个大好青年,深入虎穴验证这是骗子公司,还完成取证,肯定要尽快举报。

  但举报的方式方法很重要。

  那1000块钱,他当然要留下,现在是经济社会,讲究劳有所得。

  (说个事,众位看官大老爷目光如炬,就当一笑话吧。)

  很多很多年前,某个即将踏入社会,尚未经过毒打的二货,整天做着发财梦,想着一夜暴富,那时电视类藏宝节目刚刚兴起,二货某天在本地影响力最大的晚报上,看到了征集藏品的报道,想到了家里的紫砂罐,抱着对媒体的信任,拨打了征集电话。

  后面,拍照片,传照片,互相联络等一系列事宜,那边告诉二货,东西应该价值不菲,可能值几十万,但不能确定,需要看实物。于是,满脑袋都是钱的二货买上票,千里迢迢赶到魔都闸北,在一座高大上的写字楼里,见到了占据一整层楼的艺术品公司。

  接待方很热情,得知二货下火车没吃饭,买来了麦当劳,又给免费安排旅社,等待第二天大专家的鉴定活动。

  第二天一早,二货抱着对金钱的期待,来到写字楼,长长的鉴定队伍足有四五十人,等待n久之后,见到了专家。一位经常在魔都电视台某个收藏节目上露脸的专家,鉴定价值35万,二货自然深信无疑,还掏200块钱买了张鉴定证书。

  再后面,就是谈委托了,对接人员对二货说不需要提前缴纳拍卖费,拍卖的相关费用公司承担,但客户需要承担前期宣传费用,3000块钱。

  那个年代,这是一笔很大的数字,二货被冲昏的头脑,有一瞬间清醒,但对方砸下杀手锏,直接给了二货500块钱预付金,二货沦陷了,当天下午就打电话筹集3000块,转给了人家,根本没想过,这500其实是他那3000里面的。

  二货高高兴兴回学校,等待拍卖收钱,梦想着35万创业或者买房。

  秋天到了,拍卖结束了,紫砂罐流拍了。

  二货接到通知,又到了魔都,去拿紫砂罐,看到了拍卖和展览的录像,依然对公司深信无疑,但手头没钱,只能放弃公司宣传费减半的热情邀请,无奈回去了。

  毕业后,二货知道了英雄山市场,一位同事认识那里卖紫砂的,二货跟着去咨询时,讲述了这段经历,这才知道上当受骗,后来让卖紫砂的看了看罐子,说不是紫砂,只是紫泥的。

  二货吃一堑长一智,拒绝卖紫砂的买下罐子的要求,迄今保留着。

  从此之后,二货对社会抱有极大戒心,成了性格多疑的人,甚至影响到人际交往,但好处是没再出现过那种吃大亏上煞笔当的情况。

  古董里面,不是十个九个骗,而是十个是骗,包括电视上那些非常有名的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