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搏年代 第18章 撑起一片天空

小说:拼搏年代 作者:白色十三号 更新时间:2020-06-18 15:35: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天色黑透,胡春兰拉亮屋门口的灯,拿着俩铁皮手电,交给吕冬一个。

  吕冬打开试了试,光有点闪,估计电池不太行了。

  拧开后盖,倒出两节干电池,挨个咬了咬,再放回去,亮多了。

  吕冬给小塑料桶灌上水,说道:“妈,我自个抓就行,你歇着吧。”

  “这就是歇着,抓知了猴算啥活。”胡春兰拧开手电,在屋前树上找了起来,同时提醒吕冬:“抓知了猴去卖的事,可别说出去,记得!”

  吕冬说道:“这东西是害虫,吸树汁,咱这是给果园除虫害。”

  “对,除虫害!”胡春兰接受了这个理由。

  吕冬一手提着小塑料桶,一手拿着手电,从果园最西边走进苹果林。

  都是有些年岁的国光树,树比较粗,大都从一米多高的地方分叉,树杈众多,枝繁叶茂,挂着些青果子。

  第一棵树上,吕冬就抓到三个,扔水桶里泡着。

  这是七八岁时就知道的事情,知了猴泡水里相当一段时间不会死,却能有效防止蜕皮。

  胡春兰顺着另一排树跟了上来,叮嘱:“你去卖的时候,装严实,别叫人看见。”

  果林里蚊子多,嗡嗡直响,农家人皮糙肉厚,倒也不怕,偶尔还有瞎撞子碰到身上。

  这虫子因看不到东西,四处瞎撞得名,撞人头上,还是有点疼的。

  “林子里黑灯瞎火,我自个抓就行。”吕冬再次提到。

  胡春兰不会听,继续找:“两个人比一个人抓的多。冬子,你下学了,就该找媳妇定亲了,手头得留钱。”

  吕冬脸都黑了,差点撞树上:“大哥二哥还没结婚呢。”

  胡春兰不自觉提高声音:“吕夏在部队上,情况特殊。吕春的条件,十八九的姑娘,附近村也由着挑。冬子,不上学了就得抓紧,咱家条件一般,越早越好找。”

  这一刻,吕冬才真正明白,老娘为什么同意摸知了猴去卖,想得比他多……

  这就是母亲。

  其实有一点胡春兰没说,有点事做拴住吕冬,比出去惹是生非好。

  “现在不比早年间,女方的心大着呢。”胡春兰还在说:“小见面,大见面,改口,三金,结婚,女方能要大几万。懂事的人家还好,结完婚钱就给新人了。不懂事家里又有弟弟的,一分也回不来。”

  胡春兰朴实中带着精明:“冬子,咱可要注意,找媳妇最好找家里俩姐妹的,有弟弟的往后排,咱这条件扶不起。”

  吕冬没放心上,但当个倾听者,能让老娘心情好。

  “独生女不行吗?”吕冬随口搭话。

  “农村几个这样的人家?”胡春兰反问。

  吕冬想了想,有,但很少。

  这边,八零左右出生的,第一个是女孩,后面基本都有妹妹或者弟弟。

  胡春兰又说道:“找个独生女,将来要给俩家庭养老,太重了。”

  看到吕冬越发懂事,胡春兰恨不得把人生经验全部灌输给儿子,好让吕冬避开陷坑,将来少吃亏上当。

  吕冬能体会老娘的心情,时不时就搭话。

  果园占地二十多亩,多年未曾大动,今夏雨水又多,地里爬出来的知了猴不少,很多树上都有收获。

  转了几排树下来,因为小塑料桶里有水,吕冬已经抓了小半桶,倒进铸铝大盆中,乌压压一片。

  胡春兰提的是个厚塑料袋,倒下去不比吕冬的少。

  “这有百十个了吧?”比吕冬预想的多。

  胡春兰估摸一番:“差不多。找完这一遍,等十一点再找一遍。”

  吕冬问道:“有没有窍门?”

  胡春兰不是吕建仁:“谁没事琢磨这个。”

  二十多亩果园,抛去菜地生活区,数百棵果树,吕冬后面边找边想,怎么才能有更多收获。

  知了猴季节性极强,以小时候记忆,到八月份就比较少了。

  既然确定能卖钱,吕冬当然想多收获一些。

  这样的话,也能有钱做更多准备。

  来到一棵树干较高的果树前,吕冬手电照上去,不禁蹲了下来。

  树干中间,缠着一层破塑料布,足有四五个知了猴,被塑料布挡在树干下半截。

  知了猴在挣扎,却爬不过这层塑料布。

  吕冬隐约有点印象,好像林业站前些年发过材料,树上缠光滑塑料布,能防止地里蛾子幼虫往上爬。

  后来有人说这会耽误树长粗,老娘又扯掉了。

  他仔细看一会,大致明白了怎么回事。

  塑料布比较滑,知了猴爪子挂不住,无法继续往上爬,只能在塑料布下打转。

  吕冬抓住那些知了猴,全都扔桶里,去查看塑料布,塑料布本身没有粘性,是用一小块宽胶带捆树上的。

  胶带?宽胶带能起到一样效果?

  吕冬觉得这可能是个办法,找到胡春兰,从屋里翻出卷剩下的黄色宽胶带,返回果林随便找了棵树,撕开胶带绕树两圈绑住。

  胶带剩下的不多,绑了五棵树就没了。

  吕冬去别的地方继续找知了猴,果园找完一圈后,劝老娘回去睡觉,他换了手电去河岸上。

  找到麦秆饵,拉住施工线,将泡透的麦秆拖上岸。

  手电照下去,几条大小不一的蚂蟥,紧紧贴在麦秆上面,其中一条能有十公分长。

  这些小东西滑滑腻腻,手感相当不错。

  它们承担了河两岸少年们众多的童年乐趣。

  除了盘成团当弹力球,还可以放在女生铅笔盒中。

  吕冬表示,这种事跟他没任何关系,他也就放过癞蛤蟆。

  蚂蟥一旦吸住东西,撑死都不松口,不能拿火去烧或者用鞋底扇,又没有酒精和肥皂水,吕冬只好连着一小点麦秆,扔进水袋。

  拨开麦秆,里面也有,不足五厘米的一律不管,大的全部取下。

  一捆涂血麦秆,吕冬收获大蚂蟥八条。

  第二个少点,也有七条。

  比起拖水葫芦,省时省力。

  虽然没有新的鸡血,吕冬还是把麦秆扔回水里,铁婶之前说过,明天一早还会杀鸡。

  回果园,所有蚂蟥一起放在破瓦盆里,总共七十多条。

  吕冬喝点水,略微休息一会,又一头钻进果林里,先去看缠胶带的树。

  成了!有用!

  五棵树上全都有知了猴,最少的一只,最多的六只,全都在胶带以下打转,根本爬不上去!

  这抓起来,轻松写意!

  其他树上,只能继续用笨办法找,吕冬决定了,明天卖掉抓到的,先去买胶带!

  会不会阻碍果树长粗,却不用担心,胡春兰早就说了,这一季果子之后,国光树全都会砍掉,明年县里推广红富士。

  他家也没法承包了,等不起红富士结果子。

  十二点的时候,吕冬顶不住了,塑料桶里的倒进大盆,打手电骑着二八大杠回老屋睡觉。

  有收获就有动力,第二天不到五点半,吕冬就出门来到果园,快速吃过早饭,骑车带上两捆麦秆和施工线,赶到养鸡场取了鸡血,加上昨晚两个麦秆,换地方下了四个饵窝。

  然后,准备去泉南城区。

  先骑自行车去卖知了猴,再换乘公交去西市场。

  这样来回能省五块钱车费。

  老中巴转转悠悠挨村拉人,走得也不快。

  东外环去西市场,比吕家村到东外环远很多,骑自行车要俩小时,来回一块钱公交费不好省,真要骑车过去,这一天也不用干别的了。

  知了猴好说,装塑料桶里泡着,捆后车座上就行。

  蚂蟥却不能这样。

  去西市场要坐公交车,随便带上去,司机有可能不让上车,中途万一出点事,说不准就变成生化恐怖事件。

  吕冬拿来人造革黑色手提包,先把蚂蟥装厚方便袋里,撒点水系上,扎几个气眼,再装进手提包,乍一看上去像装着贵重东西。

  中途开包撒点水,到十里堡再撒点水,以蚂蟥的生命力,坚持到西市场小意思。

  找水杯灌上水,吕冬骑上自行车赶往泉ns区。

  过了高速桥洞,吕冬向西穿过大学城,大学城在快速建设,路上拉土拉沙的车很多,一阵风吹来,灰头土脸。

  比起昨天的凉爽,今天太阳高挂,天气炎热,吕冬数次停车喝水,汗还是止不住从头上流下来,冲刷过脸上的灰尘,留下一道道难看的黑泥印子。

  吕冬小臂在额头上擦过,手臂成了黑的。

  很热,很苦,也很累,吕冬弓着身子用力往前蹬,头脑反而格外清醒。

  曾经就一每日为房贷和生计奔波,再普通不过的人,

  重回九八,像他这种无背景、无资金、无学习成绩的三无小人物,想要改变命运,有些时候真要拿命去拼。

  骑野马100摩托的人呼啸而过,吕冬多少有些羡慕,烧油果然比烧粮食跑的快。

  一辆拉渣土的卡车驶过,速度不算快,后车斗上抓着个骑自行车的人。

  “哥们!”那人看吕冬满头泥汗,好心喊道:“还有个位置,趁司机没注意,快点!”

  吕冬忍住没去,好意提醒:“注意安全!小心刹车!”

  渣土车遇到紧急情况刹车的话,后面的人就要亲车屁股了。

  烈日与灰尘下,还没看到东外环的影子,吕冬就喝光了一大杯子水,却没有半点尿意,水几乎都排了汗。

  一身球衣早已湿透,沾染上灰尘,红色快成了黑色。

  但吕冬并不孤单,一路上像他这样的人很多很多,有太多人骑着自行车,乃至用双脚赶路,努力为自身,为后面的家撑起一片天空。

  这也让吕冬进一步认识到,现在他只是底层众生中的平凡一员。

  因为正大拍卖而起的一点浮躁,消散的无影无踪。

  一个小时又十分钟,来到十里堡市场,吕冬在自行车区锁好车,喉咙干到冒烟,挂着手提包,提着水桶到门卫室外找了一个水龙头,礼貌的跟看门大爷说了一声,先洗了把脸,又张嘴凑到水龙头下面,灌了一阵凉水,瞬间舒服了许多。

  悲哀的是,为解热解暑图一时爽快,凉水喝得太多,吕冬提着水桶进市场,能感觉肚子里有水来回晃荡,还咕噜噜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