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搏年代 第24章 千万富翁

小说:拼搏年代 作者:白色十三号 更新时间:2020-06-20 15:31: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回到报社,方燕专门找来前几期的《太东周刊》,每一期都看到了正大艺术品拍卖公司的报道或者广告,考虑到周刊巨大的发行量,如果真是骗局,后果可能比想象的更严重。

  是否骗局,不能听信片面之词,必须亲自去看看。

  下班先去买件仿古瓷器?

  可惜,那个看似憨厚的少年,实则油滑油滑的,不肯帮忙。

  要不然,由他这样熟门熟路的人进去,更容易调查。

  方燕不会想到,真要吕冬带她进去,两人不一定能完整走出来。

  吕冬拒绝了方燕口中的重奖诱惑,搭乘另一路公交去十里堡市场西门,再穿过市场取了自行车回家。

  重奖很诱人,安全更重要。

  从骗子头上拔完毛,再去人面前晃悠,这不找死吗?

  吕冬顶着烈日,蹬自行车回到吕家村,从大队门口经过时,吕振林正好出来。

  “冬子!”吕振林老远就看见了他。

  吕冬下车,跟人打招呼:“三爷爷。”

  吕振林看了眼自行车后座上的水桶和车把上的手提包:“干啥去了。”

  吕冬笑着说道:“卖了点东西。”

  吕振林没再问,说道:“抗洪先进个人的事,定了。”

  吕冬问出上次没来得及问的问题:“先进个人有没物质奖励?”

  吕振林的脸瞬间黑了一下:“这是荣誉,对你个人和村里都是。”

  吕冬挠头:“我看报纸上,奖励不都讲究精神激励和物质激励一起吗?”

  吕振林想了想,说道:“应该有,不会太多。”

  吕冬明白了,还是以精神激励为主。

  不管如何,这是好事,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拿到。

  “锦旗快做好了。”吕振林又说道:“你这个预备先进个人陪我一起去送锦旗,就这几天,先去县里,具体啥时候,我再叫人通知你。”

  这是吕振林给他刷存在感的机会,想到有物质奖励,吕冬连忙应道:“好的,需要我做啥,三爷爷你吩咐。”

  吕振林又看了眼水桶和提包,提醒:“下了学,锻炼锻炼是好事,别在外面惹事,要不我亲手把你送派出所。”

  吕冬知道这是关心,老一辈的表达方式总很特别:“我晓得了。”

  想到吕冬自水灾来的表现,吕振林确实放心许多:“你先自个长长见识,等积攒点经验,让建国寻摸个厂子,弄个正式编制,没编制总归不是个事,媳妇都不好找。”

  吕冬只能含糊以对,吕振林摆了摆手,朝小学走去,还嘀咕着树不树的。

  小学里到处是大树。

  吕冬骑上自行车,进厂弄编制的事,不在他考虑范围之内。

  这里朴实而又保守,有些思想影响深远,比如不孝有三,无编制为大。

  农村要差一些,城镇上家庭的稳定和安全感,与铁饭碗紧紧捆绑在一起。

  千好万好,不如铁饭碗好。

  没有铁饭碗,种地打工也比投机倒把好。

  哪怕到了1998年,吕冬老家这边,老一辈很多人仍然把做买卖看成投机倒把。

  吕冬不可能进工厂去捧铁饭碗。

  这时间段,就算弄到编制进去,估计很快也要出来。

  青照这边的厂子,除了早早转股份制的,几乎全军覆没。

  去果园放下水桶,吕冬回到老宅,找来本子,专门记下方燕和杜小兵的联系方式。

  一个能配上手机的记者,在报社怎么都有点地位。

  堂屋有块墙皮掉了下来,吕冬简单收拾了一下。

  老式的青砖青瓦房子,很难说能再坚持多少年。

  这样的老房子看起来古色古香,似乎深具文化传统,但住起来很不方便,不说别的,哪天在窗台饭桌上,看见个蝎子或者老鼠啥的,也别惊奇,属于正常现象。

  七叔跟吕冬讲过一个事,南邻家特别不讲卫生,老鼠啥的成群,七叔有次去他家串门,看他家储藏室米缸盖子特精致,一个个灰黑色的圆珠子拼起来,每个珠子上还穿着根下粗上细的绳子,绝对称得上稀罕。

  用七叔的话来说,他好奇去看,米缸盖子突然解体,一哄而散。

  原来是一群老鼠撅着屁股紧挨着偷米吃。

  这话当然有点夸张,不过老房子里面,称得上藏龙卧虎。

  蛇和黄鼬不算稀客,老街上甚至还有大兔和皮狐子的传说。

  下午果园要打药水,吕冬收拾完掉落的墙皮,就骑上自行车去了果园。

  吕建仁那一脉的二奶奶、三奶奶和四奶奶都过来帮忙,她们年纪大了,背喷雾器打药水有点困难,却能帮着烧水和做晚饭。

  吕冬去帮老娘把准备好的农药搬出来,果园所有的容器,全都放满了水。

  隐隐约约有鸡粪味飘过来,从肩膀到脚一样粗的铁婶背着喷雾器走进果园,后面吕兰兰伸伸头又缩回去,好像有点害怕。

  吕冬先给铁婶搬来马扎,冲门口招手:“兰兰,进来。”

  吕兰兰指了指骨灰堂屋脊上蹲着的莫名神兽:“我怕,它老盯着我。”

  “别看它就没事。”吕冬传授小时候总结出来的秘诀。

  吕兰兰低下头,慢吞吞挪进果园,先去看水缸里的鲶鱼,见吕冬过来,低声说道:“冬哥,你给的鲶鱼我爸拿走了,说太小没肉,先养养,等肥了再吃。”

  听到这话,吕冬目光不自觉越过果园大门,眺望根本看不到的鸡粪池子:真不愧是铁叔!

  再看看吕兰兰,十三四挺水灵的小姑娘,铁叔你就舍得?

  吕冬异常认真的说道:“兰兰,以后别吃鲶鱼了。”

  吕兰兰诧异:“为啥?”

  事实太残酷,吕冬没法说出口:“相信你冬哥。”

  随后,大伯母李敏,二婶子,七婶子,还有老街上的几个街坊到了,来了十几个人,还自带喷雾器。

  当然是手压式的。

  这也是吕冬不当软蛋,义无反顾抗洪的原因之一。

  人心都是肉长的。

  虽然偶尔也有闲碎语,但老街上的本家街坊们,对他们一点都不差。

  但凡有希望,谁能无动于衷?

  人多力量大,又都是地里讨生活的,胡春兰只要兑好农药,二十多亩果园说大也不算大。

  打农药,可能会影响到知了猴,但主次还是要分清的。

  食心虫、卷叶蛾、黄蚜虫已经不少了,不喷农药,收果子的时候能叫人哭出来。

  果园交的公粮都是借的,还指望下果子卖掉还上。

  不止果树,果园里种的自吃的蔬菜,同样要打药水。

  不打药水,各式蛾子幼虫、蝼蛄、蚜虫、蜗牛等等,就会把叶子啃的千疮百孔。

  别说吃了,看见就没胃口,除非想补充蛋白质。

  不到五点半,农药就打完了,众人简单洗过手脸,在果园吃过饭,又休息一会,都去了铁叔的鸡场。

  今晚杂毛肉食鸡出栏。

  逮鸡的货车已经来了,装鸡的笼子就堆在车边。

  铁叔把铁婶拉到一边说话,有些传到了吕冬耳朵里面。

  收鸡的人是铁叔铁婶多年的朋友,建议两人在养鸡场基础上,发展肉鸡加工这一块。

  养鸡看行情,行情时好时坏,抗风险能力太差。

  碰上流行病啥的,赔掉老本。

  这边有句老话: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

  但做肉鸡加工,又需要投资。

  这不是小事,铁叔铁婶都很谨慎。

  关系别人家的前途命运,吕冬只能听听,听过就算了。

  天色黑下来,鸡棚亮起灯光,吕冬和铁叔夫妇负责逮鸡,这些肉食杂毛鸡胆子小,很好抓。

  养够65天的杂毛鸡,份量十足。

  这属于出栏时间相对比较长的肉食用鸡,吕冬记得铁叔养过一批大肉食鸡,四十天就能出栏。

  至于肉质,别有啥指望。

  炖个土鸡,满街飘香。

  炖个大肉食鸡,厨房里都闻不到香。

  夸张点来说,跟啃木头渣子似的。

  杂毛鸡好得多,也是市场上的主流。

  一直忙到晚上十点多,三个鸡棚里面的鸡才全部逮完,人人一身鸡粪味。

  完事后,吕冬率先离开,回到果园抓知了猴,可能药性没有针对性,农药影响没有想象的大,但时间有点长,被胶带堵住的一些知了猴,已经蜕了皮。

  今晚的收获比前一天略微减少。

  但别人帮过你的忙,你自然要去帮别人忙,属于最正常的人情往来。

  这毕竟是个人情社会。

  …………

  泉南市,靠近十里堡市场的一个家属区,方燕背着包下班回来,跟邻居打着招呼,顺着楼梯上筒子楼,进了一个有厨房没卫生间的二居室。

  她老家在泉南经济条件最差的北河,同样来自农村。

  泉南已经有了商品房,但对这年代的年轻人来说,同样可望不可及。

  至于单位分房,年轻同志自然长期排队。

  这里的小二居室是方燕姑姑的房子,她姑姑姑父是铁路部门职工,调到了荷西工作。

  进屋,方燕打开包,拿了一个样式造型相当古朴的小碗放桌子上。

  盯着看了会,她又摸出一个小录音机,按下播放键。

  一个洪亮的声音以标准普通话说道:“这碗造型、花样和落款,都是明晚期的经典款式,虽然民窑作品,但存世量极少,让我估算……市场价最少40万!”

  方燕听完录音,又从包里掏出50块钱买来的鉴定证书,上面签有梁永教授的签名和印章。

  “我这是发财了?”方燕自嘲:“路边摊5块钱买的碗,值40万。”

  她想到卖碗的地摊老板:“要这么算,摊主是个千万富翁!”

  方燕决定明天继续行动,看能不能申请到社里的小型录像机。

  还要给线索提供者申请相应的奖金,凭借几年从业经验,她判断这会是个影响很大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