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搏年代 第29章 学渣没人权

小说:拼搏年代 作者:白色十三号 更新时间:2020-06-23 15:52: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转眼间,高考出成绩的日子到了。

  这个夏天,许多人一生命运就此改变。

  七月下旬放榜日,高三学子期待又忐忑不安。

  这些对吕冬来说是不存在的,以他稳定的成绩,不会有任何意外。

  如果不是要领毕业证,吕冬都不想去了。

  高中毕业证,说不定啥时候用上,再去一趟,也算跟学生生涯彻底说句再见。

  今天之后,就不会再以学生身份进入学校了。

  一大早,吕冬在果园吃过早饭,看着整理水桶准备去村南坐车的胡春兰,说道:“妈,你要找不到姓牛的,就找个公用电话,打我给你的号码。”

  胡春兰盖上水桶,说道:“我去十里堡卖过苹果,很熟。”

  这也是吕冬放心让胡春兰去的原因。

  原本,今天要返校,吕冬打算给知了猴们放个假,但昨天下午下了阵雨,知了猴呼呼从地下往外钻,屋门口的帘子上都爬了好几只,吕冬不能看着害虫祸害果园,只好戴上草帽灭害虫。

  下午加晚上,从偌大的果园里抓到了足有八九百个。

  吕冬今早要去学校,胡春兰不想知了猴浪费,决定亲自跑一趟十里堡。

  胡春兰倒没觉得什么,以前为了卖苹果,县里和城里的市场没少跑。

  眼瞅时间不早,吕冬骑上自行车先出门,去集街上汇合李文越,骑车赶往镇上,也就是县城的青照一中。

  “电话查了吗?”吕冬问道。

  李文越心态很好:“半天打不进去,没再打,反正就这样了。”

  吕冬微微点头:“对,咋也能考650分以上。”

  李文越笑了笑,骑着自行车跟上来。

  早就对过题,考多少分,大体心里有数。

  说实话,他挺佩服吕冬,心态特别好,不管考多少分,都稳如泰山。

  本就距离县城不远,两人骑得又快,县城车站很快遥遥在望,李文越对吕冬指了下:“好像招娣。”

  前面有个穿一中校服的女孩独自骑着自行车,头比一般人放得低,似乎只看眼前那点路。

  吕冬想到前两天的事:“别叫招娣。”

  李文越是家里独生子,这方面迟钝:“六年同学,不都叫招娣?”他恍然:“因为她爸?”

  吕冬提醒:“她不是自个起了名字?”

  “刘琳琳?”这在同学中不是秘密,李文越嘀咕:“又没正式改名。”

  一辆老中巴呼啸着跑过去,吕冬和李文越追上了刘招娣。

  吕冬主动打招呼:“一个人?”

  刘招娣抬头,额头脸颊上的痘痘红中泛白,她又低头:“吕冬,文越。”

  三人是初中起就同班的老同学。

  嘭——

  似乎有声音响。

  很快,吕冬后车轮疙疙瘩瘩震起来,赶紧下车。

  李文越和刘招娣也停下了。

  吕冬支好车子,后车轮已经跑没了气,再细细检查,爆胎了。

  “咋了?”李文越问道。

  吕冬踢了脚后车轮:“倒霉催的,爆车胎了。”

  这本就是辆服役超过六年的老车子,最近每天跑泉南,出问题倒也不奇怪。

  李文越下车,接过吕冬的自行车:“幸好快到了,扔修车的那吧。”

  吕冬去换骑李文越自行车,李文越上车后座,抓好爆胎车车把:“好了!”

  这年头路不好,对骑自行车上下学的学生来说,扎胎爆胎常事,大多数男孩子都练就了相应技能。

  吕冬蹬自行车往前走,李文越坐在后座上,一只手熟练的扶着爆胎车车把,拖着一起走。

  刘招娣也见惯了,后面跟上。

  刚进县城,就有修自行车的。

  经常爆胎扎胎的路段,不远处总能找到修车的。

  但没监控没证据,抓不到把柄普通人也没啥办法。

  县城这块应该不是,公共汽车进进出出,领导也时常路过,搞不好会出大事,一般人还没疯狂到这地步。

  吕冬自行车爆了个大口子,内胎肯定废了,外胎也不大行了,干脆内外胎一起换新的,自行车先放在这里,等回来时再取。

  “冬子,你真倒霉。”吕冬载着李文越,李文越说道:“小二十块钱没了。”

  刘招娣一直陪着俩老同学,却不说话。

  吕冬加快速度:“快走吧,学校估计放榜了。”

  三人拐上南北向站前街,从火车站边经过,再往东走一段,来到一中校门口。

  人已经很多了,家长也不少。

  吕冬成绩稳定到可怕,李文越父母忙着干活挣钱,刘招娣家里不提也罢……

  家长都没来。

  自行车放校门一侧,三人刚进校门,许多人就看过来。

  “刘招娣来了。”

  “县状元!还是女的!”

  关注的自然不是吕冬,而是刘招娣。

  学校大门到教学楼前是一段宽敞的水泥路,道路两侧墙上有黑板,今天黑板张贴着红纸榜单,按照班级从前往后排。

  同班很多同学凑过来,但很少有人搭理吕冬,吕冬没少干欺负人的混账事,除了少数老同学,跟其他人关系一般。

  吕冬也乐得自在,一个人站在外围,去看本班成绩。

  除了自个,他只关注李文越和刘招娣。

  三人成绩都特别好找,刘招娣排第一,李文越排第三,吕冬自己的,从榜尾看就是了。

  总分287分。

  李文越考了661分,刘招娣721分。

  后者清华北大没问题,前者也能去心心所念的省内第一重点。

  李文越从人群中挤出来,脸上都是笑,吕冬说道:“这下放心了。”

  “放心了。”李文越心彻底放回肚子里。

  有人从路对面过来:“冬子,文越。”

  李文越问道:“田大榜,考得咋样?”

  “比冬子少点。”来人乐呵呵说道,也没把高考当回事。

  他叫田传杰,吕冬文理没分科前的同桌,学习一样渣,分科时没在一个班。

  因为发量稀少,天生老相,只要张口说话,脸上就出现一圈皱纹,颇像86版《乌龙山剿匪记》里面的匪首田大榜,从初中起就挂上了外号。

  田传杰诧异看向吕冬:“魁胜,你的中分呢?”

  吕冬摸了摸自个的小平头:“太热,剃了凉快。”

  有人过来跟李文越说话,这里就剩下吕冬和田传杰,吕冬问道:“复读?”

  田传杰说道:“受够了,不来招老师烦。”

  吕冬想到件荒唐事:“养兔子的事,我也没跟你说对不起。”

  田传杰一副非常讲义气的模样:“咱兄弟谁跟谁。”

  吕冬笑了笑,没再多说。

  刚上高三的时候,两人受不了紧张压抑的气氛,约好退学回家一起养兔子,田传杰这人比较实在,当天就收拾课本被褥回家了。

  吕冬就当一玩笑,压根没动。

  田传杰回去,被他老爹那个揍,又灰头土脸回了学校。

  吕冬想到这些中二荒唐事,觉得自个以前不是不靠谱,而是非常不靠谱。

  “你下学干啥?”田传杰问道。

  吕冬说道:“有些想法,还没确定。”

  田传杰提议:“不如跟我一起去南方。”他详细说道:“我表姨家一个姐姐,泉南城里的,在南方挣了大钱,这次回来招人,我爹让我去看看。”

  吕冬问道:“靠谱?”

  田传杰说道:“靠谱!那姐姐我打小就认识,初中下学去了南方,在那边打拼好多年。”

  吕冬不了解情况,只是多说了一句:“南方机会多,形势也复杂,多长个心眼,别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

  田传杰笑:“不会,有我姐姐呢。”

  看完榜,要回各自教室,刘招娣还被人围观,吕冬和李文越先去东边上厕所,从东门进教学楼。

  他们班就在一楼,教学楼东半部分都是各科和各年级的办公室,经过物理组办公室时,

  有声音从敞开通风的门口传过来,是班主任郭英:“张斌,回去好好跟家里商量,你这成绩,复读一年,再努力一把,明年重本希望很大。开学我带理科复习班,你还跟着我。”

  “你走专科太可惜,回来吧!像吕冬和田传杰那样的地摊子,来我都不收!”

  李文越听到这话,赶紧看向吕冬,准备随时抱住他。

  吕冬仿佛没有听到,从办公室门口经过,走向教室。

  学渣不讨老师喜欢,没啥好奇怪的。

  从某种程度来说,学校就像商务公司,学生就是业务员,业务成绩出色,干啥啥有理。

  业务不出成绩,说一千道一万都百搭。

  学校同样是个小社会,也不是想象中的净土。

  这点很多人都清楚。

  话说回来,不管怎么样,这都是老师。

  “你酿比!”

  办公室里,传来小孩骂人声音,接着是郭英训斥,然后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呱嗒呱嗒从办公室里跑出来,冲向教学楼东门。

  李文越看向吕冬,低声说道:“熊孩子来了。”

  吕冬点头,郭英的儿子,嘴不太好,经常骂人,估计刚才骂张斌了。

  这熊孩子不止骂学生,连教职工也骂,老师们看他是个孩子,又顾及郭英面子,一般都不计较。

  也有计较的,有女老师曾经在物理组办公室跟郭英开战。

  那一天,试卷与课本齐飞,指甲共爪痕一色。

  来到教室,等了一会,包括刘招娣在内,大批同学回来,郭英也进了教室,班里出了个县状元,整个人精神焕发。

  刘招娣成绩一直非常好,能分到这个班,足以说明郭英不简单。

  众人知道的,郭英是校长夫人的学生。

  人情社会,有些事心知肚明。

  郭英在讲台上滔滔讲起来,学校过会要在操场上开大会,吕冬成绩这烂样,讲啥其实都跟他没关系,就等着开完会拿毕业证。

  大夏天的一个教室挤了五十多个人,实在气闷。

  吕冬就在最后一排,干脆从教室后门出去,溜达出教学楼,站在教学楼通往操场的通道口,享受过堂风送来的凉爽。

  “吕冬!”有个女同学沿着教学楼左边走过来。

  这人一米七有余,身高腿细,留齐耳短发,露出较为精致的面容,穿着农村大集上劣质的确良半截袖和过膝裤,显得土里土气。

  但看过她的人,都会留下深刻印象,一方面是两条腿特别长,连带人显得特别细。

  另一方面是黑,黑到发亮。

  这也是印象深刻的人,吕冬冲她招招手:“黑蛋,你刚从非洲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