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搏年代 第33章 歪门邪道

小说:拼搏年代 作者:白色十三号 更新时间:2020-06-25 10:27: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漆成黄色的写字台前,刘招娣坐在椅子上,两根小臂晒爆皮的地方,就像干裂的田地一样难看。

  从高考结束,她每天都围着家里种的几亩葱打转,只希望付出多一点,上大学时阻碍少一点。

  小臂的伤,就是田间地头上,太阳的恩赐。

  每个女孩都爱美,刘招娣不忍去看胳膊,目光落在面前的玻璃罐子上。

  里面有小半罐香油,泡着几只没毛的小老鼠,看起来有点恶心,有点恐怖。

  这是老鼠油,同宿舍的朋友给的,说是前段时间她家里有人烫伤,抹上之后连疤都没留下。

  朋友说烫伤和晒伤都是温度过高,先试试,应该有效。

  其实吸引刘招娣的,还是不留疤这条。

  没人愿意留下难看的印子。

  尤其即将去大城市。

  刘招娣拧开玻璃罐盖子,拿起棉签准备沾老鼠油,一股混合香油味的奇特臭味从开口飘出,差点让她吐出来。

  用还是不用?这是个问题。

  就在刘招娣犹豫的时候,震天的锣鼓声突然响起。

  刘招娣扔下棉签,盖上玻璃罐,跑出门去看,一行人举着红色条幅,敲锣打鼓朝斜对面大队院子走去,其中有老同学吕冬和李文越。

  最吸引关注的,是高高打起的红色条幅。

  “吕家村全体村民感谢刘湾村仗义援手!”

  刘招娣明白了,这是前段时间清照河洪水的事。

  咚——咚——

  牛皮鼓挂在脖子上,吕冬随着节奏挥动鼓槌,跟着队伍进了刘湾村大队院子。

  今天上午去泉南卖掉蚂蟥和知了猴,揣着100多块钱,他就赶紧回来,吃午饭去河上下完饵窝到大队,没有耽搁下午的事。

  刘湾村书记刘明泉迎了上来,接过吕振林送上的锦旗,面向众人展示。

  “危难时刻显身手,洪水无情人有情!”

  两行金色大字熠熠生辉。

  “太见外了,太见外了。”刘明泉说着客气话:“吕家刘湾是一家,打断骨头连着筋。”

  吕振林跟他握手:“吕家村永远记得刘湾这份情!”

  刘明泉请吕振林进大队办公室,让人招呼其余人休息。

  吕冬和大队人马一起进了旁边的房子,里面早已放了长凳,有人过来冲茶倒水。

  “那就是招娣她爹?”李文越小声问道。

  吕冬端着茶杯,说道:“是,刘湾书记。”

  李文越疑惑:“人看着挺不错。”

  吕冬抿口茶:“态度,具体要看对什么人,什么事。”

  “就因为招娣是女的?”李文越作为独生子,从来就没感受过:“太不公平了。”

  吕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清官难断家务事。

  像刘明泉这种,某些观念刻入骨子里,毫不介意表现出来,一辈子都不会改变。

  喝了半杯茶,李文越碰了下吕冬:“出去透气?”

  这里一群年龄较大的人在聊天,也没他们啥事,吕冬说道:“走。”

  两人出门,大队院子很大,里面种着些桐树和槐树,槐树下面垂着些吊死鬼。

  这也是农村常见的虫子,比起痒辣子,除了视觉效果,没多大杀伤力。

  李文越指了下大队院子门口:“招娣。”

  吕冬转头看去,大队斜对面,大门屋檐下站着个留短辫的女孩,脸上红斑白点隐隐可见。

  未来几年,战痘将是女孩无法摆脱的人生宿命。

  命运垂青于她,似乎又对她不公。

  刘招娣也看到了吕冬和李文越,头不自觉垂下,忽然又抬起,鼓起勇气冲两人招了下手。

  毕竟六年老同学,以后见面就难了。

  吕冬和李文越出了大院,来到刘招娣所在的大门屋檐下。

  李文越看了眼刘招娣胳膊:“你爸他……”

  吕冬脚底碰下李文越,不管怎么说,那都是刘招娣亲爹,哪有当面说人亲爹不是的。

  刘招娣明白李文越意思,手臂悄悄往身后挪:“没啥,就晒爆皮了,黄娟给我瓶老鼠油,抹抹就好了。”

  同为农村人,李文越知道老鼠油是什么东西,问吕冬:“管用?”

  在他印象当中,发小擅长这些歪门邪道。

  吕冬提醒刘招娣:“别乱抹,有人烧伤啥的抹了确实管用,有人却感染了,咱都学过生物,谁能保证老鼠身上没病菌。”

  听到学渣给学霸上生物课,李文越突然有种凌乱感。

  刘招娣低声说道:“晓得了。”

  吕冬建议:“最好去卫生室看看,去医院也行……”

  想到刘明泉,吕冬没再说下去。

  李文越又说道:“听冬子的,这些事他懂得多。”

  “回头我还给黄娟。”六年老同学,刘招娣信得过这俩人。

  而且那罐老鼠油太臭了。

  “你爸那边……”李文越有所耳闻:“没问题了吧?”

  吕冬和刘招娣都知道他问的啥,刘招娣低声说d县里和教委来过,昨天班主任又来了,没啥大事。”

  她努力笑了下:“我爸挺通情达理,只要我答应大学毕业回来。”

  吕冬问道:“你答应了?”

  刘招娣轻轻点头:“我想着先出去再说。”

  “对!”李文越赞同:“先出去。”

  在他想来,只要刘招娣出去了,就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真有这么简单就好了。

  血脉亲情,故土乡愁,对大多数人来说,哪能轻易放得下。

  吕冬想了一下,再次建议:“出去了,想办法挣学费生活费,经济不依赖了,就能跟家里坐下来好好谈。”

  刘招娣诧异的看了吕冬一眼,最终只是轻轻点了下头:“谢谢你们。”

  “老同学,客气啥。”吕冬招呼李文越回去。

  跨入成人世界,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了解情况的人看到刘招娣的成绩,会羡慕和嫉妒,却难想象这样的学霸可能无法读大学。

  这一切,仅仅因为她是一个女孩。

  曾经有人说过,太东这片古代文化兴盛的土地,传下来许多宝贵财富,却也留下了不亚于财富的糟粕。

  大概想的有点多,吕冬刚转过去往回走,一脚踩在块碎砖头上,身体歪了歪,差点摔倒。

  脚腕扭了下,幸亏身体素质好,没太大影响。

  “没事。”吕冬招呼李文越:“我们走。”

  两人进入斜对面大队院子,刘招娣从屋檐下出来,一脚踢开碎砖头。

  大队办公室里面,刘明泉给吕振林茶杯蓄水。

  “吕老哥。”刘明泉放下水壶,问道:“快换届了,你还继续?”

  吕振林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剑眉平铺:“继续!”

  刘明泉坐他对面,说道:“我记得老哥快六十了?何必。”

  “咱们这几个村,都没拿得出手的营生,一穷二白。”吕振林有想法,不缺决断力,在吕家村号召力又强:“我就想着,争取给吕家村建立点能传下去的基业。”

  刘明泉笑着说道:“老哥宝刀未老。”

  吕振林摆手:“不行,精力跟不上了,干完这届就下去,以后是年轻人天下。”他不由羡慕道:“你家招娣,毕业如果回来,能直接进县委或者县政府,刘湾到时就方便了。”

  “回来?”刘明泉自嘲:“放出去的风筝,断掉线,有回来的?”

  吕振林劝道:“老弟,你可不能犯糊涂,耽误孩子前程。”

  说到孩子,刘明泉突然垮了脸:“谁造的孽!我就想要个带把的,要传宗接代养老的,要求高吗?”

  吕振林暗叹口气,说道:“看开点,社会不一样了,女孩不也是血脉?”

  血脉让刘明泉想到最近考虑的事:“吕老哥,还记得前阵子你跟我说过的吗?”

  “啥事?”吕振林早忘了。

  刘明泉放低声音:“老哥上次说,可以找个上门女婿。”

  吕振林无奈:“我就随口一说,别当真。”

  刘明泉认真说道:“我想过了,争取开学前给招娣找一上门女婿,把事定下来,拴上根结实的线!毕业说啥都得回来,老刘家不能断根!再招是个没出息的,我养老指望老大。”

  吕振林额头出汗,当时就一句玩笑话,这要给女状元招灾惹祸!刘明泉想男娃魔障了!

  为了传宗接代,值得吗?

  吕振林回答不出来,因为他有儿子,虽然常年在外地,但要出指责刘明泉,也属于站着说话不腰疼。

  刘明泉又凑近一些:“老哥,帮我从你村里寻摸一合适的上门女婿?家庭条件不好没关系,只要身强力壮……”

  吕振林断然拒绝:“抱歉,老弟,这事我帮不上忙。”

  刘明泉不死心,还想说话,外面突然闯进一个人,喊道:“泉哥!泉哥!电视台来人,要采访咱家招娣!”

  “书记!”刘明泉强调:“叫书记!”

  吕振林趁机告辞:“你先去忙,我们走了,改天再来。”

  刘明泉知道电视台采访是件大事,也不挽留:“我送老哥出去。”

  吕家村的感谢队伍跟着吕振林出了大队,与一辆喷着县电视台彩绘的面包车迎面而过。

  出了刘湾村,拆下红色条幅上面的三个字,贴上新的夏码村,赶去附近另一个村送锦旗。

  路上,吕振林想起不小心惹出的事,叫来吕冬,简单说了下:“你与招娣同学,跟她提个醒。”

  吕冬有点发愣,刘招娣他爹真是太强大了,这是要宇宙无敌的节奏!

  “好。”毕竟老同学,又是随便几句话的事,吕冬应下来:“再看到招娣,我提醒她。”

  一下午时间,去三个村登门道谢,吕冬晚上回来继续收饵窝抓知了猴,第二天跑泉南十里堡和西市场换钱。

  吕冬后面的几天里,都是上午跑泉南,下午捞鱼逮蚂蟥,晚上抓知了猴,每天平均有一百左右进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