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搏年代 第35章 奖金

小说:拼搏年代 作者:白色十三号 更新时间:2020-06-26 10:43: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宁秀电影院,门前的台球桌早已清理一空,杰克与肉丝的海报全部撤掉。

  今天,条幅高挂,彩旗招展,红旗飘扬。

  “同甘苦,共患难,干群团结渡难关!”

  “风雨同舟,共筑家园!”

  类似的标语随处可见,让老旧的影院增添几分庄严肃穆。

  吕冬穿着昨天新买的衣服,跟在吕振林后面,从侧门进了影院,直接去后面办公区。

  人很多,吕冬大多不认识。

  一间门口贴着宁秀镇字样的房间中,吕冬见到了杨烈文和镇上的干部干事们。

  还有几个,明显是其他村里过来的。

  所有人里面,吕冬年纪最小。

  上次在镇政府接待的干事过来,找到吕冬,递来一张纸条,着重提醒:“记下来,表彰之后如果让发,就说这个。不让,别乱说话。”

  “晓得了。”吕冬接过纸条,上面都是些四平八稳的套话。

  接下来的场合,套话也是最合适的。

  虽然是个学渣,但以防万一,吕冬还是努力背了下来,总共也没几句话。

  吕冬没经历过类似的场合,来之前就想好了,多听,多看,少说话。

  对他来说,就是领奖,不乱说就不会犯错。

  至于县电视台会不会采访,镇上肯定会提前沟通,电视台是县里的,必然要遵守全县一盘棋的大局。

  吕冬找了个地方坐下,想着能有啥物质奖励。

  为了参加表彰会,做了大投入,今天穿的白t恤、长裤子和黑球鞋,都是从大集上专门买的,花了四十五块钱。

  校服太旧,杨镇长专门给三爷爷打电话,不让穿校服。

  吕冬能理解。

  那些足球队服,不适合这种场合。

  按照吕冬的想法,衣服可以便宜,但要分场合穿,既是尊重别人,也是尊重自己。

  大会快要开始,宣传干事进来,招呼宁秀镇的人入场。

  出门的时候,杨烈文从吕冬身边经过,展现出领导的随和:“别紧张。”

  吕冬礼貌的回以笑容。

  老式的电影院非常大,能容纳上千人,吕冬跟在吕振林后面,刚进入大门,就有时代特色的音乐声传来。

  “……总想对你倾诉,我对生活是多么热爱,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意气风发走进新时代……”

  在工作人员带领下,吕冬被安排进了第二排,就坐之前,有人确认过他身份,拿来条红绶带,帮他戴上。

  “抗洪救灾先进个人!”

  刚戴好,有穿着警服的人过来,拍了下吕冬肩膀:“冬子。”

  吕冬意外:“大哥。”

  吕春也戴着红绶带,相同的字样。

  “我是党员。”吕春低声说道:“大学城被淹的也不少,有事当然冲在前面。”

  吕冬联想到吕春是副所长,因为学历差点更上一步,大致能想明白。

  有领导陆续进来,吕春需要回到公安队伍所在区域,低声叮嘱:“咋安排的,你就咋做,别乱来。”

  吕冬说道:“放心,我晓得轻重。”

  这种场合,敢闹幺蛾子,就别怪人后面给穿小鞋。

  吕冬坐在第二排,周围没人说话,他也安静闭嘴,左右看看,貌似有电视台和带相机的记者。

  然后,吕冬斜对着的主席台侧面,那里有几张桌子,上面有托盘,盘子上放着些东西。

  红色的本子!

  金黄色的奖杯!

  见到这两样,吕冬脸都绿了!

  不用看,也能猜到。

  红本子是荣誉证书,系着红缎带的金色奖杯难道是物质奖励……

  这也太坑了吧?

  后面,杨烈文准备去前排就坐。

  镇里的宣传干事小跑过来,低声说道:“晚报来记者了。”

  杨烈文转头看向影院门口,就见县里宣传口的人,陪着几个陌生面孔进来,其中打头的是一个******、下巴上长有红痣的年轻女人。

  这是晚报来的记者。

  大会很快开始,这种会议,当然不会有创意和新意,领导讲话,先进单位代表发,先进个人发等等。

  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吕冬浑浑噩噩的脑子清醒过来,大会开始表彰这次洪水中涌现出的先进。

  吕家村成为青照县抗洪救灾先进村集体!

  吕冬发绿的脸正常了一点,因为奖杯是颁发给单位的,不给个人。

  接着,吕冬脸色恢复正常,还笑了起来。

  主席台上有人宣布,为了表彰和激励好人好事,先进个人每人奖励500元!

  有工作人员提醒,包括吕冬在内,十几个人从左侧上了主席台。

  领导挨个握手,颁发荣誉证书和奖金。

  这在青照县也算开了先河,貌似以前给荣誉证书也给奖金的,只有每年的大葱状元。

  有荣誉,有物质激励,普通人做起好人好事,底气会更足。

  主席台下面,晚报记者们所在的区域,方燕扶了下眼镜,确定没有看错。

  也不会错,刚宣布的表彰名单,就有一个名字叫吕冬!

  这就有意思了,一个公交车上见义勇为、敢于向媒体揭露古董骗局的少年,还是青照县五十年一遇洪水的抗洪救灾先进个人?

  方燕凭借职业素养,嗅到了大新闻的味道。

  这吕冬真是处处给人惊喜!

  方燕对青照县宣传口的人说道:“会后我能不能见见吕冬。”

  “你认识吕冬?”这人问道。

  方燕简单解释:“吕冬在一篇新闻报道中帮过我。”

  不是私底下跑过来搞突然袭击,而是配合县里宣传,当然不会拒绝:“我带你过去。”

  从主席台一侧退场,吕冬把奖金塞进兜里,算上昨天卖的东西,个人资产涨到了1900多块。

  县里很给力,很大方,不错……

  资金一步步增长,本钱也越来越厚实。

  吕春从后面过来,问道:“感觉咋样?”

  吕冬正儿八经说道:“这份沉甸甸的荣誉,让我更有动力了。”

  有奖金当然就有动力。

  突然有声音叫他:“吕冬。”

  听到有点熟悉的女声,吕冬见到了熟人,有些意外:“方记者?”

  方燕笑着说道:“我来报道这次表彰会。”她指指周围的人:“咱们找个安静点的地方聊?”

  吕冬看向走廊尽头:“那边人少。”

  吕春看看吕冬,再看看挂着吊牌的女记者,搞不明白怎么回事,担心吕冬吃亏,跟了过去。

  方燕看向吕春,警服绶带,客气问道:“你是……”

  吕冬介绍:“我大哥吕春。大哥,这是方燕,晚报记者。”

  “你好。”吕春颇为客气的打了招呼。

  方燕笑着回应,不动声色打量过吕春,警服加绶带,上面也有先进个人,这一家子不简单?

  长廊尽头,有风从敞开的窗户吹进来,新鲜空气驱散闷热。

  “几天没见,吕冬,你成先进个人了。”方燕看着吕冬身上的绶带。

  吕冬笑了笑:“前段时间老家发洪水,其实也没干啥。”

  “插句话。”吕春看向方燕:“你们怎么认识?”

  在他认知里,记者都很难缠,吕冬别叫人当枪使了。

  吕冬也不隐瞒,快速说了一下,吕春仿佛才认识他一般:“前两天在泉南开会,系统内传有个少年高手驱使毒虫抓贼,还起了个奇虫少年的名号,没想到是你!”

  “奇虫少年?”方燕接话:“这名字不错。”

  吕冬不好意思的笑:“我怕有危险,把手里的虫子和蚂蟥,全扔贼头上了。”

  方燕插话道:“吕冬,你提供的新闻线索奖金申请下来了。”

  吕冬立即来了兴趣,追问:“多少?”

  方燕的皮包没带:“100。我皮包在车里,一会拿给你。”

  吕冬难免失望:“才100。”

  “因为新闻重大才有100。”方燕简单解释:“普通新闻线索钱很少。”

  吕春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关注点与吕冬不同,问道:“你调查清楚了?要登报?”

  方燕说道:“今天登报了,相关部门正在处理。”

  像晚报这样的媒体,从来都不是独立存在的,报道重要事件必须考虑全局。

  吕冬没看报纸,但听方燕说,也放下心来,既然把群骗子卖给报社,当然不想看到他们有好下场。

  虽然100块钱少了点,但他只是动了下嘴皮子。

  关键今天有600块钱入账!

  方燕跟吕春说了会话,主要是古董骗局的事,又转回吕冬身上。

  这篇古董骗局报道,方燕获益匪浅,尤其直接打压老竞争对手《太东周刊》,让报社上层也注意到了她。

  虽然报道今天见报,但她已经获得更多自主权,能独当一面。

  “吕冬,你见义勇为抓扒手,提供线索揭露骗局,又是抗洪先进个人。”方燕很有诚意邀请:“接受晚报采访,我专门为你写一篇报道,怎么样?”

  当着吕春面,吕冬不好意思问有没有报酬,而且知道可能牵扯到镇上h县里,不能随便答应。

  正好,瞥见有宣传口的人带着杨烈文过来,当即提高声音,说道:“方记者,采访这种事,我得先请示一下我们镇长……”

  这话全部落在正走过来的杨烈文耳朵里,除了学习成绩,杨烈文对吕冬其他方面印象一直挺好,这下更觉得他识大体。

  “方记者,你好,你好。”杨烈文上前与方燕握手:“怎么在这里?我们换个地方谈?”

  方燕看了眼吕冬,这人果然油滑油滑的。

  杨烈文很热情,邀请完方燕,又跟吕春握手,连带着夸了几句吕家村,不愧是大机关待过的人,处理人际关系一套一套的。

  县里宣传口的一位副职人也来了,吕冬很自觉,自动靠边站。

  方燕被宣传口的人和杨烈文单独请进一个房间里,方燕将之前的事说了一下,又描述了遍认识吕冬以来的事。

  杨烈文有点发愣,原本因为高考成绩放下的想法,又涌了上来。

  成绩不好,单独一件事可能没说服力,但再加上两件呢?

  镇上能出个典型人物,也是他的成绩!

  老梁就快到点了,但老梁退休,他这个外来户一定能接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