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搏年代 第38章 未雨绸缪

小说:拼搏年代 作者:白色十三号 更新时间:2020-06-28 10:20: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从财政学院出来,吕冬又以类似的办法进师大转了一圈,但省大没进去,门卫不是本地人,不吃他这一套。

  即便如此,也掌握到了许多一手数据。

  学生一旦开学,除去学校提供的少部分,会有大量日用品需求。

  而校内商店,比外面零售价基本贵一倍。

  其实也可以理解,因为进校开店不容易,单单后勤一个部门,就不知道有多少关卡。

  所以,小日用品绝对大有可为。

  有了亲眼所见,吕冬也敢于把手里不多的资金投进去。

  吕冬往回走,出大学城到刁家庄去了一趟,找到收过他鱼的刁娟门面,问了她还收鲶鱼,准备把这些天攒下的鱼拉过来卖掉。

  上个月因为几个水库提闸泄洪,大批鱼下来,鲶鱼价格一直走低,所以吕冬打到的鲶鱼一直养着,进入这个月后,每斤鲶鱼涨了有一块钱。

  现在除了知了猴,河上的营生已经停了。

  随着雨季收尾,青照河水势变小,相关部门监管力度放松,上游有几个化工厂恢复向青照河排污,其中有一家村办企业,距离吕家村不足十里地。

  化工污水威力强大,河里死鱼死虾死蚂蟥日渐增多。

  就连鲶鱼,也有大片死掉的。

  老二不说老大,工业污染只是一方面,生活污染同样严重,沿岸包括吕家村在内的各个村庄,一向把青照河当成垃圾倾泻场,死狗子烂猫咪,洗衣服涮化肥袋子等等,青照河无不是首选目标。

  水流大时,很快就冲走了,水流变小,都在河里淤积发酵,各种水生生物倒了大霉。

  水葫芦例外,这东西长的反而更加旺盛,有些地方甚至铺满整个河面。

  不到八月中旬,青照河隐隐有了发臭的迹象。

  吕冬连续两天抓到的蚂蟥收不回投入的猪血等成本后,果断放弃。

  连鱼也不打了,一网下去倒是有鱼,净是死的和臭的。

  想要在大学城做的事,吕冬也跟胡春兰商议过,胡春兰仔细问过之后,没有反对。

  这些天吕冬赚了多少钱,胡春兰大体上有个计算,知道吕冬转了性,不再整天胡混,既然下了学,肯定要找活干,从地里刨食没前途,有个正经营生拴住,总强过游手好闲。

  况且,吕冬也证明了,真的能通过正经买卖挣到钱。

  独自抚养孩子长大的农村妇女,朴实中不失精明,多年艰辛劳作,已经察觉到钱在社会上越来越重要。

  不说别的,能挣到钱,将来也好找媳妇。

  没钱,别说结婚,一个小见面的礼钱就能叫人傻眼。

  吕冬找到个公用电话,打了吕春的呼机,想问问他什么时候休班。

  到大哥的辖区来打拼,肯定要打个招呼。

  没想到,吕春已经回了吕家村,让吕冬过去吃午饭,吕建国昨天加夜班,正好也在家。

  吕冬赶回去,先到程立峰肉食店买点肉菜。

  “程叔,来十个凤爪。”吕冬隔着纱帐,选肉菜:“再来斤猪头肉。”

  程立峰长得很敦实,肉呼呼的,一脸憨厚:“好来!稍等!”

  他拿方便兜,抓了一大把凤爪,又切了块猪头肉,秤过之后说道:“二十二。”

  接过递来的方便袋,吕冬准备付钱,觉得不太对,仔细看,他要十个凤爪,这得有十七八个。

  猪头肉,远超一斤。

  东西装上过秤了,又是带去大伯家,多点比少点好,吕冬也没计较,付过钱出门,碰上从大队回来的李文越。

  “买好吃的?”李文越问道。

  吕冬提了下方便袋:“去我大伯那。”

  李文越看了眼他邻居程立峰肉食店,嘴边的话憋了回去,改而说到:“上午招娣过来,她通知书到了,她爸月底摆宴席庆贺,老师和要好的同学也让去,你不在家,她让我通知,到时一起去。”

  吕冬问了具体时间,说道:“行,一起去。”

  李文越说道:“招娣他爸这是想通了,她总算熬出来了。”

  吕冬也有点感慨:“不容易。”

  可能学校和教委,甚至县里,又去给刘明泉做了工作。

  刘招娣这也算苦尽甘来?

  吕冬把买的肉菜交给大伯母,大伯母客套了几句。

  吕春拿着本书正从自个屋里出来。

  “大哥。”吕冬过去,好奇看了眼吕春手里的书。

  吕春晃了晃,说道:“吃了没学历的亏,准备找补回来,我找方记者帮忙报了电大函授班。”

  这好事,吕冬没啥好说的:“加油。”

  兄弟俩说了会话,主要是晚报已经刊登的报道,想到方燕执笔的文章,吕冬有种跳进自个挖的陷阱出不来的感觉。

  《英雄就在我们身边——记奇虫少年吕冬》。

  莫名一种羞耻感,有木有?

  这虫子,算是从头上摘不掉了。

  大伯母做好饭,端进堂屋,吕建国居中而坐。

  在太东,家里有正式饭局,女人不能上桌,但自家人,没那些穷讲究。

  太东和泉南这地方,有些所谓的传统规矩,哪怕吕冬这个本地人,都非常无语。

  打开一箱趵突泉啤酒,吕冬用筷子撬开,给大伯和大哥各一瓶,自己也拿了一瓶。

  仨人喝过一杯,吕建国因为报纸上的事,稍微夸奖几句,问吕冬:“下了学,想做什么?参军?进厂?”

  吕冬说道:“先自个闯闯。”

  吕建国为人方正,思想虽然相对保守,但也是退伍多年在社会摸爬滚打的人:“先闯闯也好,积累点经验,将来处理起人事关系容易一些。”他想了想,又说:“还是要找稳定工作,要能解决编制,我想想办法。”

  吕春维护大家长权威,不好说啥,提醒吕冬:“别跑远处,社会比你想的复杂。”

  “绝对不跑远处。”吕冬保证:“就在咱家这片,能在咱这找机会,干嘛跑远处受罪。三爷爷就说过,千好万好,不如家好。”

  在大学城打拼,本地人这一条就能带来很多无形优势。

  距离家近,年轻力壮有点名声,吕家村在大学城工地上有近百号壮劳力,大伯是工地管事的等等,这能规避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再就是大哥吕春,大学城是他所在的辖区,他又交际广泛。

  吕冬没想过让吕春做任何擦边或者越线的事,但吕春人在大学城,就是一种保护。

  人生真正跨入社会的第一步,能在熟悉的老家找到好机会,殊为难得。

  熟悉的人,熟悉的环境,熟悉的关系网,能让迈入社会的第一步难度骤降。

  路要一步步走,好高骛远只会摔到沟里。

  吕冬特意说了下今天的事。

  吕建国本就在大学城,说道:“有心,观察的很仔细,大学城刚启用,配套设施少,商业设施基本没有,是个机会。”

  吕春跟吕冬碰杯:“我看也不错。”

  吕建国像个大家长,直接说道:“冬子要在大学城闯闯,春子你照拂点。”特意强调:“你俩,都不要违背原则,别给咱家脸上抹黑!”

  兄弟俩连忙保证。

  “大学城各方面现在管得松,以后会严起来。”吕春未雨绸缪,琢磨一会:“我介绍个人给你认识,晚上跟我去趟县城,一起吃个饭。”

  吕冬说道:“好来。”

  吕春本就是跑基层一线的,介绍的估计也是一线的。

  有时候,县官不如现管。

  酒足饭饱,吕冬告辞离开,准备收拾鲶鱼去刁家庄。

  堂屋里,吕建国对吕春说道:“冬子年轻,有闯劲,不是坏事。”想到报纸上的赞扬:“现在也是个懂事的,不违背组织纪律,能帮就要帮。”

  吕春笑着说道:“爸,我跟冬子是兄弟。你放心,我们不欺负人,但也不能让人欺负我们。”他看了下时间:“我去大队打个电话。”

  村北果园里,吕冬捞出水缸里的鲶鱼,装了一个大水桶和一个大水袋,水桶绑在自行车后座上,水袋搭在横梁上,跟胡春兰打过招呼,骑车去吕家村。

  刁娟的鱼店,就在刁家庄村口,这里也是刁家庄的集街,跟吕家村大集没落消失不同,刁家庄每五天会有一次大集。

  鱼店就一临街的屋打了道门。

  门前停着辆崭新的雅马哈80弯梁摩托车,车上焊有钢架,挂着一个新的大拖斗。

  那辆橙色的小嘉陵和略显破旧的大拖斗,孤零零停在角落里。

  这是装备大升级了。

  “大姐!”吕冬看到忙活擦车的刁娟,从车后座上解下水桶:“鲶鱼来了。”

  刁娟放下抹布,过去看了眼,又抓起两条颠了颠:“按上午说的,3块钱一斤。”

  最近鲶鱼涨价明显,但非节非年,基本也涨到头了,吕冬痛快说道:“行,过秤。”

  近二十条鲶鱼,最小的也有一斤多沉,过完秤后,刁娟点给吕冬136块钱。

  收好钱,吕冬目光落在崭新的雅马哈80摩托车上:“大姐,新买的?不便宜吧?”

  刁娟拍了下车座:“连车斗带改装,花了7000多。”

  吕冬看了眼橙色的小嘉陵和生锈的大拖斗:“比这车贵多了!”

  “谁说不是!”刁娟买了新车,心情好:“三年前,嘉陵这一**完了才2000多。”

  吕冬笑着奉承一句:“新车换旧车,大姐你这升级速度够快。”

  刁娟看似谦虚:“村里都有买小汽车的,我这点跟人比,毛毛雨。现在有钱人多了,前几天还有人开了辆崭新的桑塔纳2000进村。”

  吕冬指了指橙色嘉陵那边:“这车淘汰了?”

  刁娟做生意的,嗅觉灵敏:“大兄弟,你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