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搏年代 第46章 花钱买路

小说:拼搏年代 作者:白色十三号 更新时间:2020-07-01 15:54: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仓库里,吕冬在点货,唐维站旁边来回翻手腕,明光铮亮的手表在灯光下有点晃眼。

  吕建仁皱眉:“老板,你戴这么亮手表,就不怕劫道的把你劫了?”

  唐维哈哈笑着说道:“有什么好怕的,我这是外国高级货,卡扣设计巧妙,一般人别说解开,见都没见过。”

  吕建仁无聊,见他搭话,放开话匣子:“还用解开卡扣?多麻烦!换成我,就拿一把大砍刀,斧头也行,把你手腕压在地上。”他隔空对着唐维手比划:“就从这,一刀砍下去,手表和酱猪蹄都有了。”

  唐维不自觉往后退了两步,仔细打量吕建仁,不自觉说道:“这表就样子货。”

  身材高大,浓眉大眼,相貌堂堂,按说应该是好人,但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像徐大痞子那样的恶人,长在好人躯壳里。

  吕冬也听到了,赶紧说道:“七叔,你别跟维哥开玩笑。维哥,这是我七叔,最爱开玩笑。”

  话是这么说,唐维戴手表的手,却悄悄藏在身后,生怕有人见财起心。

  “看好,别有问题。”吕建仁提醒。

  吕冬一直坚持货物亲自盘点,就是担心出不必要的麻烦,眼见货物数量和质量没问题,与唐维商讨价钱,打开钱包点钱付钱。

  吕建仁这会没事干,眼睛转着乱寻摸,看到了感兴趣的东西,拉着个不大的方便兜过来,对唐维说道:“老板,这东西当搭头,行不行?”

  吕冬看了眼,不大的方便兜里装了厚厚的两摞钱,乍一看上去很像100真钱,仔细看发现不对,一后面挂了四个零。

  “七叔,你要冥币干嘛?”他诧异。

  吕建仁说道:“快七月十五了。”

  唐维接话:“这人给我的样品,新印的。”

  吕建仁恍然大悟:“怪不得老头前两天托梦,说下面物价飞涨,让赶紧送钱下去。”

  唐维有点怵吕建仁,摆摆手:“拿走。”

  吕建仁绕过去,扔在副驾驶脚下,等吕冬算完钱,开车离西市场,穿过泉南城区,出东外环路过一个加油站时,吕冬特意让吕建仁进去,给大头车加满油。

  借别人车用,直接给钱太生分,也容易引人反感,加满油是起码的。

  进入大学城前,吕建仁突然往北拐。

  吕冬看到方向不对:“七叔,你咋往北了?”

  吕建仁一脚油门,车往北猛窜:“不跟你说了?有个地方狗多,到处乱跑,咱去撞狗!”

  吕冬无奈,又说了几句,吕建仁兴致上来,根本不听他的。

  车子继续往北走,天太黑有云彩,又是一片棒子地,连个参照物都没有,拐上的路吕冬也不认识。

  路两边玉米棵长高了,找参照物都不好找,有些拐拐拉拉的小路,不熟悉的人进去,甚至会掉向。

  吕建仁不同,似乎经常跑这片,熟得很。

  ……

  一条不算宽的马路上,几个人先后下了自行车,将车藏在长高的棒子地里。

  领头的一大高个招呼道:“快点,衣服都换上!”

  几个人脱下上衣,换上制服,但有俩人只有上衣,没制服裤子。

  大高个说道:“没事,你俩站后面,都记住我说的话,车停下,我过去说话,等人下来,你们一起上,先把人按住!”

  “晓得!”

  “晓得!”

  “明哥,你说咋办咱就咋办。”

  大高个叮嘱:“有人敢反抗,先揍!”他对后面说道:“不停车的,直接拿枪轰,这枪隔远了顶多打个受伤,死不了人。”

  “好来!”后面一个只有上身穿制服的人说道:“明哥,这会不会太麻烦。咱人往中间一站,车停下把人拖下来,不给钱就揍,多简单省事。”

  明哥呵斥:“狗子你不光没念过书,还没长脑子,现在司机都被抢出经验了,你敢站中间拦他他就敢撞你!老子带你们出来发财的,不是送死的!赶紧的,别啰嗦!”

  狗子穿着大拖鞋,手里提着个自制短管兔子枪,说道:“好来!我这就去。”

  明哥看到远方有车灯,提醒:“东西先放地上,等我信号!”

  他拿起一个写有红色“检”的牌子,站在路边上。

  后面的狗子,看到有车过来,非常兴奋,兔子枪抓在手里,根本没往地上放。

  ……

  大头车往前走,一路上没见到狗,野兔子倒是有,但车没过来就跑地里了。

  前面有手电灯光,隐约能看到,有穿制服戴大檐帽的人单手拿个牌子在比划。

  稍稍接近,牌子上面写着个“检”。

  “这么晚,这么偏的地方,有检查的?”吕冬仔细看,同时对吕建仁说道:“七叔,不太对。”

  吕建仁对歪门邪道懂得多:“是不对。”

  他车速稍稍放慢,远近灯光交换,吕冬看得真切,拿牌子的人看上去很正规,后面几个咋看都有问题。

  等等!穿拖鞋怎么回事?手里抱着啥?

  吕冬赶紧说道:“七叔,劫道的,他们有土枪!”

  “这里不好掉头。”吕建仁说道:“沉住气。”

  吕冬问道:“冲过去?”

  吕建仁也玩土枪打过兔子:“有枪麻烦,咱现在起速冲,就怕他冲车上来一枪,隔远铁砂都是散的,这种枪随缘,万一打轮胎,运气不好咱爷俩就得交待在这。”

  吕冬看到了脚下放的冥币,有了个想法:“七叔你摇低点车窗,到那边减速,我扔钱,就不信看到钱不心动。”

  吕建仁瞥了眼吕冬,对方已然不远,说道:“行!”他摸了下座位旁边的棍子,叮嘱:“万一有事,我先下去干趴下拿枪的!拿枪的倒了,你再动!”

  没时间再说话,吕冬抓了叠冥币在手里,迅速拆掉封纸。

  吕建仁再次降低车速,同时摇低车窗,仿佛要接受检查。

  明哥看到车快到跟前,马上就要停下来,跟后面比划个手势,让他们准备。

  他一手举着临检牌,另一手抬起手电照向驾驶位。

  “停车检查!”明哥大声喊道。

  车到近前,吕建仁往后坐,身体贴在驾驶位上,吕冬猛地挥臂,一大摞钱从车窗里面扔了出去。

  “花钱买路!”吕冬同时大喊。

  吕建仁脚下猛踩油门,大头车窜了出去。

  明哥第一反应:“开枪,打轮胎!”

  却无人回应。

  手电灯光下,一张张钞票正在飘落,还是百元大钞!

  狗子哪管啥开枪,出来是发财的,不是开枪的,扔掉兔子枪去抢钞票。

  看到钱,其余人哪还听招呼,一个个都在抢钱。

  出来劫道,为的是啥?

  明哥一看是钱,也不管冲过去的车,赶紧捡钱。

  “发了,发了,发达了!”狗子兴奋的直喊:“明哥,咱发达了!是最大的钱!”

  因为天黑,手电灯看不真切,另一人高兴的直叫:“这花钱买路的真讲究!”

  狗子喊道:“这钱真大!我数数,一后面几个零。”他没念过书,掰着指头数:“1,2,3,4,对应的是……一万!”

  听到这话,其他人赶紧仔细看,每张钞票面额高达10000!

  正在弯腰捡钱的明哥检查钱,骂道:“糙!这年头,花钱买路的也不要脸!你给假钞也行,竟然给咱冥币!”

  “冥币?死人的钱?”狗子赶紧往下扔。

  其他人纷纷扔掉,接连说道:“晦气!”

  明哥啪给了狗子后脑勺一巴掌:“让你开枪你不开!”

  …………

  大头车开出去老远,吕冬看看后面一片漆黑,这才放下心来。

  吕建仁大咧咧说道:“怕啥?小场面!你七叔经历的多了。”

  吕冬说道:“七叔,咱别走小道了。”

  吕建仁摇头:“看你吓的,这就上省道!冬子,出去别和人说打小跟我混,你七叔丢不起人。”

  话是这么说,吕冬却没放在心上,七叔是啥人,他能不知道?

  刚刚,有情况七叔绝对会冲上去怼拿枪的。

  吕冬喝了口水,理解泉南的小货车司机为啥不愿意跑下乡的活。

  真有可能钱没赚到,还往里搭上不少,运气不好,命也悬。

  怪不得有人说,这年代出门做生意跑运输,都是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

  他相信,那兔子枪绝对不是摆设,那些人真敢开枪!

  吕冬看着不在乎的吕建仁,除了暗叹心大,又说道:“七叔,咱以后别去撞狗了。”

  “咋了?”吕建仁点上根烟:“吓着了?”

  吕冬直接说道:“你不为自个想,就不为钉子想想?”

  吕建仁突然沉默,好一会才说道:“你小子,长大了,七叔说不过你。”

  吕冬想起件事:“刚是哪里?属于大学城管。”

  “靠近南辛庄。”吕建仁熟的很:“属于大学城的地,还没开发。”

  吕冬点头,回头要跟吕春说一声。

  回到省道上,车辆多起来,安起码有保证。

  当然,吕冬也见过新闻,有人照样敢劫省道上的车。

  这一路没再遇到意外,顺顺利利回到果园,吕冬和吕建仁有默契,谁也没提路上的事。

  天淅淅沥沥下起毛毛雨,赶紧卸车装货盖篷布。

  吕冬陪吕建仁一起去还车。

  鸡场大院灯光通明,铁公鸡手腕上挂着个收音机,蒙蒙细雨中走来走去,一阵鸡粪味飘来,别有一番诗情画意。

  大头车停好,吕冬下车。

  带着滋滋啦啦杂音的歌声,从蒙蒙细雨中传来。

  “等你等到心痛,无情的北风将我吹送,孤孤单单的我有点冻,在这冷漠的夜里,等你等到我心碎……”

  “冬子!”铁公鸡迎过来,问道:“开车去哪了!”

  不等吕冬说话,驾驶位上的吕建仁下来,抢先说道:“行了,别抠了!去趟泉南,冬子把你空掉的油箱加满了。”

  铁公鸡脸色好看起来,有屋门打开,铁婶出来:“车随便用,加啥油。”

  吕冬会做人,说道:“铁叔铁婶,不早了,你们早点睡。鸡场再逮鸡啥的,跟我妈说。”

  “好来!”铁公鸡一口应了下来。

  吕冬不再多说,冲两人挥挥手,跟吕建仁一起回了村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