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搏年代 第48章 报效家乡(求收藏求推荐票)

小说:拼搏年代 作者:白色十三号 更新时间:2020-07-02 15:24: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半旧的桑塔纳轿车驶出泉南城区,从东外环拐上通往大学城的路,很快进入到大学城区域,略显冷清的环境,让车内乘客颇为感慨。

  “小赵。”杨烈文问副驾驶上的干事:“有几个学校开学了。”

  那位特别能干的干事连忙回答:“就财政学院开学了,师大过两天开学,体育学院也快了。”

  杨烈文关心问道:“省大呢?”

  小赵显然做过功课:“要过了九一。”

  杨烈文天没亮就赶回泉南处理家事,又见了老领导,受到表扬,心情极好,多说几句:“大学城人气还是不够,想要变成新城,任重道远。”

  小赵适时接话:“可不,比不上咱宁秀。”

  杨烈文转而问道:“距离刘湾还多远?”

  “前面就是学府路和文化路路口。”小赵介绍道:“过了这个路口,再往东,有条路直通刘湾和吕家,十几分钟就能到。”

  “吕家村……”杨烈文突然想到一张黝黑憨厚的面孔:“我记得吕冬和刘招娣是同学?”

  小赵很能干:“同班同学,我看过招娣同学资料,两人初一起就是同学。”

  杨烈文暗叹了口气,如果吕冬有刘招娣的成绩,那篇报道他会受益更多,年底这个十大杰出团员稳稳到手。

  所在辖区出一个典型,也是相当有说服力的成绩。

  桑塔纳经过路口,小赵突然指着东北方说道:“吕冬在那边。”

  杨烈文也看到了,一个地摊后面,黝黑高大的吕冬正在收钱。

  “过去看看。”他吩咐司机。

  司机转到那边,停在路边,小赵下车给领导开门,眼力劲十足。

  这会快中午,人不多,吕冬收起钱来,看到了桑塔纳和率先下车的那位干事,心中有所猜测,对乔卫国说一句,拿三瓶水,迎上前去。

  果不其然,杨烈文从后车门里出来,衬衣扎进腰里,腰带头光亮可鉴。

  “杨镇长。”吕冬主动打招呼,给干事水:“天热,喝点水。”

  杨烈文示意小赵接下来,问道:“你怎么在这?”

  吕冬指着自个的地摊说道:“从泉南进了点货卖,财政学院不是开学嘛,我就在这摆个地摊。我下学了,总要有个营生,自力更生。”

  “有点眼光。”杨烈文通过一路观察,能看出些东西来:“生意不错?”

  吕冬含糊道:“还行,养家糊口。”

  “这是打算创业。”杨烈文本来随口一说。

  但说完之后,想法止不住了,如今从上到下大力发展经济……

  吕冬看了杨烈文一眼:“想过,很难。我年轻,没经验,没资金,没靠山,只能先试试。”

  杨烈文对吕冬感官一向不错,今次同样如此,十八九的学生刚出校门,有几个愿意摆地摊自力更生?

  他务实,也欣赏务实的人。

  比如小赵这种能干事会干事的人。

  “方记者有没有再跟你联系?”杨烈文问道。

  “没有。”吕冬实话实说:“她跟我大哥联系过,上报的那个事,再需要我配合,会主动跟我联系。”

  杨烈文指了指地摊:“有顾客来了,你去忙吧。”

  吕冬不啰嗦:“再见,杨镇长。”

  有学生过来买防晒霜,财政学院正在军训,这两天防晒霜卖的特别好。

  这年头大部分女学生条件有限,没以后那么多讲究,非名牌大牌不用,有防晒霜就不错了。

  应付完两波顾客,吕冬看了眼电子表上的时间,说道:“卫国,我去趟同学那,一个小时左右回来。”

  乔卫国说道:“行。我知道价的就卖,没记住价的不卖。”

  这两天货出的慢,中午不用回去拉货,吕冬暂时拆下嘉陵车拖斗,拿上个皮本子,骑上小嘉陵直奔刘湾村。

  刚拐过刘湾路口,就见刘湾村头一根电线杆和一颗树上拉起大条幅——热烈祝贺我村刘招娣同学升入青花大学!

  刘招娣她爹真想开了?

  吕冬难免有这种想法,毕竟刘明泉是刘湾书记,他不同意的话,村头不能挂这么大一条幅。

  刘招娣家很好找,就在大队院子斜对过,吕冬到的时候,附近停了不少摩托车和自行车,还有几辆汽车。

  其中,一辆半旧的桑塔纳看起来相当眼熟。

  吕冬确定,杨烈文也来了。

  进门前,大门下有一滩难看的印痕,明显擦过,却擦不干净。

  吕冬抬头,大门正中的灯座上面有一燕子窝,还能看到燕子冒头。

  “你是……”有二十来岁的人过来招呼。

  吕冬笑着说道:“我是招娣同学。”

  “快进!”招呼吕冬往里走。

  吕冬一进大门,大体观察一下,刘招娣家不一般。

  院子很大,影壁前面种着棵石榴树,上面挂着很多拳头大的果子。

  再往里,一颗枣树弯腰驼背,青色的枣子相当密集,枣树第一个大分杈上,还晾晒着东西,分别是用线穿起来的桂圆和花生。

  枣树下面有一水池,里面种了不知道啥品种的莲花,有莲蓬伸出水面,钻出颗颗莲子。

  再往里,屋前的花坛中,种满向日葵,花盘结了黑白相间的种子。

  别人家的事,吕冬不好说,但刘招娣在这种环境下长大,不仅没有长歪,还考上青花,真不容易。

  “吕冬来了,快进来。”刘明泉就站在堂屋门口。

  “泉叔好。”吕冬打招呼,进门看了眼,果然在主桌上看到了杨烈文。

  院子大,堂屋也大,里面八仙桌开了四桌席,吕冬到了最东边一桌,这桌上坐的都是学生,连刘招娣在内,只认识俩人。

  另一个是李文越。

  来的不算晚,菜还没上,刘招娣帮吕冬倒水,吕冬把本子塞给她。

  刘招娣低头看了眼,本子封皮上有四个字——万事如意,小声说道:“谢谢。”

  “好久没见你了,都在忙啥。”李文越就坐吕冬旁边。

  吕冬看了眼同桌的人,估计是刘招娣同村的年轻人,回答:“干点小买卖。”

  李文越关心问道:“能挣到钱?”

  “能。”吕冬端起水杯喝了口:“想挣钱,得下大力。”

  厨房那边有人吆喝,外面陆续有人进来上菜。

  刘招娣给吕冬一瓶啤酒:“做生意辛苦不?”

  “我喝水就行,下午还要出去。”吕冬没要啤酒,又说道:“起早贪黑,啥事都得自个操心,就挣个辛苦钱。”

  宴席开始,同桌共同喝了一杯,吕冬问李文越:“你家不开席?”

  李文越摇头:“有招娣在,哪好意思,自家人吃顿饭就行了。”

  吕冬想起大学城的现实状况,叮嘱:“文越,你开学前去找我,我给你个开学套装。”

  现在升学宴举办的人还少,等过个十年,青照地区别说考上本科,哪怕高职,都会大宴宾客。

  这也会成为重要的一项人情支出。

  李文越低声说道:“开学前我没事,要不我去给你帮忙。”

  考虑到李文越身体,吕冬拒绝:“你安稳在家待着,好好考虑大学生活。”

  刘明泉端着酒杯过来,笑呵呵说道:“我敬大家一杯。你们都招娣同学,有小学的,也有初中高中的,我这个当爸的,谢谢你们对招娣的帮助。”

  吕冬和李文越赶紧站起来,先后与刘明泉碰杯。

  刘明泉对刘招娣说道:“跟我来,给领导们敬个酒。”

  刘招娣端着自个的杯子走了。

  李文越凑近一些,声音更低:“冬子,看到没,招娣她爸变了。”

  “招娣熬到出去就行。”吕冬大致了解这种人,转变太难。

  刘明泉来到主桌所在的堂屋中央,突然从案头红纸下面翻出一摞东西拿在手里。

  刘招娣站住了。

  吕冬看了眼,好像是户口本和录取通知书。

  李文越好奇:“他要做啥?”

  吕冬也不清楚,随口说道:“可能主人要说两句。”

  “各位领导,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各位朋友,街坊邻居,你们今天来参加小女刘招娣的升学宴,我刘明泉脸上有光!”

  刘明泉这个刘湾书记,说话有些水平:“刘招娣能有今天的成绩,受你们帮助良多,受家乡恩惠良好,没有青照,不会有今天的刘招娣和刘明泉!”

  听到这里,吕冬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刘招娣还带着晒伤的手有点抖。

  刘明泉朗声说道:“我刘明泉记得这份情,刘招娣也记得这份情!我们老刘家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他拿起录取通知书,看向刘招娣:“招娣,今天当着亲朋好友,领导老师,同学街坊的面,你做个保证,大学毕业以后,回青照报效生你养你的家乡!让大家都放心,你会回来!”

  所有人都看向刘招娣,他们内心其实都认可刘明泉的话,青照出一个顶级学府大学生不容易,学成归来报效家乡不更不容易。

  刘招娣带着晒伤的胳膊微微发抖,脸上红痘越发通红。

  刘明泉拿着录取通知书的手指发紧。

  在座的很多人,尤其本地的领导们,其实希望刘招娣能回来。

  谁都希望家乡越来越好。

  刘招娣看着录取通知书,忽然想明白很多事,不是父亲放弃了,而是要让她无法拒绝,不能拒绝。

  她不敢赌,录取通知书不在手里。

  就像这几年一样,刘招娣努力保持平静,说道:“我保证,大学毕业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