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搏年代 第49章 村匪路霸(求推荐票求收藏)

小说:拼搏年代 作者:白色十三号 更新时间:2020-07-03 09:11: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随着刘招娣话音落下,刘明泉将户口本、迁移证和录取通知书全部交给她,堂屋里瞬间安静。

  刘明泉笑,朗声说道:“各位,一定吃好,喝好!”

  他了解这个女儿,忍了多年,还会忍下去,在这么多人面前应下来,很难反悔。

  堂屋再次热闹起来。

  在座的,不少都了解刘明泉为人,不难看出他真实意图。

  主桌上的领导,个个都是人精,但哪怕是非常喜欢刘招娣的一中校长,也没说什么。

  刘明泉大义压下来,叫人怎么开口。

  李文越忍不住小声说道:“哪有当爹的这样给闺女下套!”

  以他同学六年的了解,刘招娣既然应下来,反悔可能性极低。

  吕冬一口喝掉杯子里的水,结合前段时间的事,大致猜到刘明泉想法,只有刘招娣人回来了,才好找上门女婿,他才能抱大孙子。

  说句不好听的,刘招娣留在大城市里,他有再大本事,也使不出来。

  还能一哭二闹三上吊?

  正想着,李文越碰了碰他,吕冬抬头一看,发现高三班主任郭英过来了,明显冲他来的。

  吕冬这人,不管心里咋想,大庭广众之下,礼数不会丢,赶紧站起来打招呼:“郭老师。”

  而且这是他的老师,不会变。

  郭英满脸都是笑:“吕冬,文越,好阵子没见。”

  刚刚他在主桌旁,县教委的领导好生夸奖几句,这一届他带的班里,不仅出了刘招娣这样的高材生,还有上市里大报的典型,据说还被市团委列为十大杰出团员候选,脸上着实有光。

  唯一不太好的,就是后者叫吕冬,能换个人就好了。

  郭英说道:“吕冬,报道我看了,你做的不错,没辜负老师教导。”

  吕冬客气道:“我一直记得咱一中校训。”

  郭英满意点头:“沈校长也在关注你,让我告诉你,有时间多回学校看看。”

  吕冬说道:“有时间一定回去。”

  郭英又跟李文越说了几句,离开了。

  “他当初那么对你!”李文越不忿,低声说道:“再看现在……”

  吕冬说道:“过去的都过去了,向前看。”

  李文越又说道:“听说他复习班班主任丢了,开学下去教高一。”

  听到这话,吕冬想到宋娜,可能是熊孩子惹的祸。

  就像杨烈文,有些事根本不用领导开口,有眼色的人很多。

  酒宴还在进行,满屋都能听见刘明泉劝酒的声音,泉南乃至太东这边,主人都会努力劝酒带酒,来客不喝到酩酊大醉,会显得招待不周。

  这两年多少好点,前两年但凡开宴席,绝对一屋子醉汉。

  像吕建仁这种好酒的,吃婚席能从中午喝到晚上,直接连成趟。

  类似的人非常多。

  那种心里没数的,吃白席都能喝得中午晚上连趟。

  等上齐六个大碗,按照这边规矩,有事退席不算失礼,吕冬在大学城还有摊子,向刘招娣提出告辞。

  刘招娣送吕冬出去。

  “啥时候走?”吕冬问道。

  刘招娣看眼枣树上的花生和桂圆,说道:“后天的火车,这走了,过年再回来。”

  吕冬想到之前的事,提醒道:“去大城市,以青花的名声,当家教或者做别的,总能找到挣钱门道,挣点钱站住脚,将来有好处。”

  刘招娣明白,也记起吕冬以前说过类似的话,轻轻点头:“晓得了。”

  来到影壁附近,吕冬说道:“回去招呼人,别送了。”

  老同学,刘招娣也不客气:“你慢点。”

  吕冬独自往外走,出大门时,有东西从顶上掉下来,吧嗒落在他肩膀上。

  低头去看,燕子屎!

  他抬起头,指着灯座上的燕子窝:“信不信我弄了你的窝,拔了你的毛!”

  又有东西落下来,吕冬赶紧往前走,燕子屎掉在地上,又一大摊污渍。

  吕冬算是看明白,燕子窝下面如果是硬化地,一定要扔块破纸板之类的,否则地面洗都洗不干净。

  他不能跟燕子置气,找纸擦掉燕子屎,骑上小嘉陵,返回大学城。

  隔远着,就看到乔卫国在卖东西。

  这不是多难的工作,对这年头的人来说,只要抹得下脸,张得开嘴,很快就会。

  吕冬停好车,乔卫国递来一叠钱:“卖了104块钱。刚七叔、小光和红星来过,见你不在,跟我拉了几句。”

  他摸摸光头:“他们喊我晚上一起去逮狗,说用药泡好了肉饵。”

  “你别去。”吕冬已经看出来了,乔卫国是个有些死脑筋的本分人:“我七叔那人,咋说呢,精通歪门邪道,一般人跟着他容易歪。”

  貌似两个徒弟已经歪了?

  乔卫国说道:“好,我不去。不讲规矩的事,我不做。”

  有个女的这时从学校那边过来,穿的很时髦,从打扮上看,就不是新生。

  “小老板。”这女可能性格使然,也没不好意思,大咧咧问道:“有卫生巾吗?”

  乔卫国知道卫生巾是啥,听到一女大学生问这个,光头都红了,根本不好意思说话。

  这东西在吕冬眼里,就一普通商品,笑着接话:“不好意思,我这没有。”

  女大学生抱怨:“你卖的货也太不齐全了。”

  吕冬仍然笑脸相对:“学校商店没有?”

  女大学生恨恨说道:“有!卖的贵,质量差。”她转而问道:“附近哪有商店或者超市?”

  吕冬摇头:“没有,最近的你也要去青照县城买。”

  女大学生问道:“有公交车通县城?”

  吕冬说道:“没有,你可以在校门口等等,有青照跑泉南的私人中巴。”

  “真麻烦。”女大学生抱怨着离开:“学校怎么就搬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买东西都麻烦。”

  吕冬在后面说道:“要不你忍一天?我晚上去进货。”

  女大学生的话飘过来:“这种事怎么忍?”

  人回到学校门口,等中巴车。

  乔卫国红着光头问道:“吕冬,咱要卖……”他不好意思说出口:“卖那东西?

  “顾客有需求,为啥不卖?”吕冬觉得很正常:“这是正当商品。晚上我去进货,先进点试试。”

  乔卫国转过头去:“你卖,我不卖。”

  吕冬说道:“没问题。”

  过了新生入学,顾客没以前多,但陆陆续续也不断人,下午又有俩老生来问卫生巾。

  很多女生,上两年大学,不再那么保守,脸皮也会厚起来。

  这也是必须的一个改变,进入社会打拼,厚脸皮是一项基本素质。

  由于老生还在搬过来,有一定购物需求,这一天下来,吕冬也有1700多块钱进账。

  晚上,他照例去西市场进货。

  …………

  夜色如墨,长高的玉米棵夹杂的道路一团漆黑。

  有灯光划破黑暗,一辆银灰色的面包车沿着不宽的道路向前行驶。

  面包车似乎改装成货车,除去驾驶位和副驾驶,其余窗户全部封死,透过驾驶位窗户,隐约能看到后面堆着货。

  “小吕。”后面有个三十多岁的人低声问:“有没情况?”

  吕春换挡准备转弯:“暂时没有。”

  面包车拐上吕冬和吕建仁遭遇过劫匪的路,前方有手电灯光,隐约能看到几个穿制服的人站在路边。

  “有情况!”吕春说道:“有人冒充临检。”

  后面那人下达命令:“准备!”又对吕春说道:“小吕,稳住。”

  吕春是部队上出来的,面对过不少复杂情况,关键时刻稳得住心,更稳得住手。

  面包车停在临检牌前,吕春按要求开车门,看到有人弯腰拿藏着的武器,立即摸枪:“别动!公安!”

  与此同时,面包车侧门后门打开,六七个壮汉冲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控制住了局势。

  这就是面包车的优势,外面的人永远不知道车门一开会下来多少人。

  “明哥!”有人哭丧着说道:“咱这李鬼咋就碰上李逵了?”

  有人去检查劫匪武器,铁棍,菜刀,洋镐,还有自制短管土枪!

  涉及到枪,就没小案子。

  抓住的人一一查看,吕春在农村长大,一眼就看出来,全是些农民。

  这也让他想到一个词,九十年代来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一批人——村匪路霸!

  三十多岁的指挥人员过来,说道:“小吕,这次你首功!”

  吕春谦虚道:“我们管控工作没做好。”

  “治安形势严峻。”指挥人员很清楚:“全县都不轻松。”

  吕春说道:“我也没想到,他们在这抢过一次未遂,还敢在附近继续,看样子周围村里的。”

  指挥人员说道:“他们抢完,往村里一钻,找都不好找,要么宗族包庇,要么担心报复不敢说,很多劫道的犯罪分子为什么找不到?与这有很大关系。”他看着地上的武器:“胆大,心黑,法制观念淡薄,我们的普法教育,任重道远。”

  吕春忽然想到了吕家村,如果吕家有人犯事,也许大部分街坊邻居都会三缄其口。

  农村工作不好做。

  后面有警车开过来,一行人被压上了车,收尾工作还在继续。

  指挥人员拉着吕春上了一辆车,问道:“小吕,调过来帮我怎么样?”

  吕春笑着说道:“工作要看领导安排。”

  “算了,当我没说。”指挥人员没坚持:“我不能耽误你小子大好前程。”

  警笛划破平静的夜空,直接压着案犯进入附近一个村庄,去他们住处搜集赃物,固定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