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搏年代 第52章 群魔乱舞(求推荐票求收藏)

小说:拼搏年代 作者:白色十三号 更新时间:2020-07-04 16:13: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顶着接近11点的太阳,老赵蹬三轮自行车沿学府路往东走,很快来到之前摆摊的地方,这里安安静静,一个人都没有。

  那摆摊的小哥吓破胆,撤了?

  不该,明明是那小哥占据上风,既有人又有官面上照应。

  老赵接近地方,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法桐树上贴了张纸,上面说小哥摊位挪到师大对门了。

  “师大?”老赵想了想,没有停留,蹬着三轮车也去师大。

  大学城不太平,那小哥人不错,又有点能耐,背靠大树好乘凉。

  中心路口往西走,前行不算远,师大正门条幅高挂,彩旗飘飘,一辆大巴停在门口,不断有人下来。

  就在路对面显眼的地方,有巨大的条幅横挂在两棵绿化树中间——生活用品,物美价廉。

  这与师大在泉南的老校区一样,正门都是坐南朝北。

  老赵停车,小哥看不到,摊位也看不到。

  因为密集的人群将那里围得水泄不通,有家长,也有学生。

  有俩人从人群中出来,明显是父子,手里的大号黑色方便袋撑得满里咣当。

  当爹的手上一个,儿子手上还一个。

  接着一对母女从人群中挤出来,虽然只有母亲提着一个大方便袋,但女儿端着的塑料盆里面,放着拖鞋和扇子。

  两对人走了,路对面又有五六个人过来。

  老赵有点愣神,这小哥得挣多少钱?一天咋也得几百块?

  人多才有买卖,老赵很清楚这个道理,赶紧找路口上马路牙子,推着三轮车来到人群东边,不敢靠的太近,在距离五六米的地方,放置好三轮车,拿出简陋的牌子支好。

  这边牌子刚竖起来,就有买完东西的人过来。

  “老板,烧饼咋卖?”这人有点吃力的提着大号方便袋。

  老赵看到人多,决定临时提价,咽了口吐沫,小心翼翼说道:“五毛钱一个。”

  烧饼不是他自打的,从邻村进的货,因为要的多,一块钱能买4个。

  这人二话不说,给了一块钱:“来俩。”

  老赵接过钱,心下喜悦,黑黝黝的面堂笑开花:“好来!”

  来人拿烧饼走了,后面很快又有人过来买。

  旁边的摊位不停吸引人过来,这些人大都是外地的,长时间坐车难免肚子空掉,过来买烧饼很少讨价还价,一块钱俩的烧饼卖得很快。

  老赵发现了,这生意做得!

  才半个小时,烧饼就卖掉了近50个。

  他抽空闲看旁边,围着的人丝毫不见减少,那个面相凶狠的小光头,时不时就从大拖斗里往外搬货,眼瞅着车斗就要空了。

  果然没想差,背靠他们这棵大树,真的好乘凉。

  老赵觉得,明个……不,下午,可以多进点烧饼卖。

  开学人多生意好。

  照这形势,一天赚三四十块,比端铁饭碗的挣得多。

  老赵烧饼一个个卖出,渐渐多了些想法,大学城就没见过有卖吃的,邻家小子说食堂饭菜一般,这帮学生想调剂个口味都没招。

  或许能再卖点别的?闺女下学没事干,可以拉着她来帮忙。

  但做点啥呢?

  有时候,人的脑筋很死板,但见识到一些事后,能联想到更多。

  老赵迅速想起年轻时干过的营生,要不卖豆腐脑试试?

  先卖烧饼攒点钱,才能支撑起来,不能急。

  中午,摊位上的人陆续减少,送走最后俩人,吕冬和乔卫国赶紧喝口水,都做着类似的动作,揉手腕。

  没办法,收钱收的不止酸痛,都快抽筋了!

  老赵主动打招呼:“两位,生意挺好?”

  吕冬笑了笑:“还凑合。烧饼卖的咋样?”

  老赵打开泡沫箱子:“快卖光了。”他略微停顿,狠狠心拿了仨烧饼出来,走过来给吕冬和乔卫国:“尝尝,新打的。”

  吕冬没接:“我们有午饭。”

  老赵坚持:“这饼做的挺好,尝尝吧。”

  吕冬略一思考,接下烧饼,交给乔卫国,取来一瓶水,递给老赵:“大热天,解渴。”

  老赵也渴了,推辞几句就接了下来。

  吕冬找出老娘准备好的菜包子,分给乔卫国俩,就水啃了俩,将车斗里的东西摆在摊上,骑上嘉陵车回去拉货。

  上午专门问过学校门口的人,预计下午来的人更多,吕冬专门拉了两趟货。

  第二趟回去时,在村南路上碰到了李文越。

  他正推着自行车往南走。

  吕冬停下车,问道:“咋了?”

  李文越看了眼后轮胎:“可能扎胎了。”

  吕冬下车,看了眼,自行车后轮胎瘪掉,问道:“你去哪?要不我拉你回去。”

  村里有修自行车的。

  李文越指指东南边:“去地里摘点菜,晚上我家开席,你来不?”

  “光你一家子的人?”吕冬得到肯定答复,说道:“我就不去了。”

  他搬起自行车,放在空掉的车斗里,招呼李文越上车:“走,我拉你去自留地。”

  不算远,用不了多长时间,回村也顺道。

  李文越上车,说道:“你从大学城回来?”

  吕冬应了一声,骑着摩托车掉头,往南走出一百来米,向东有一条土路,路一边有排合抱粗的大树,另一边是臭水沟,以前造纸厂的排污沟之一。

  造纸厂早已倒闭,但每年夏天雨水流入沟里,残存的污染物,依然发出极为刺鼻的气味。

  土路尽头有近三米高的围挡,围出一片大院子和板房,院子里有热气飘起。

  李文越指着板房说道:“这是程立峰煮肉的作坊,建在他家自留地里,他家的卤肉,都在这做的。”

  吕冬有印象,专门看了两眼,可能是常年煮肉的关系,原本蓝白色的围挡上面,沾满油污。

  南侧靠近臭水沟那边,还有一条地沟,污水咕嘟嘟往外流。

  臭水沟里,用过后废弃的佐料,扔的到处都是。

  环保这个概念距离底层生活还很遥远,别说下面的人乱排乱扔,上面的人也不重视。

  吕冬估计,程立峰的卤肉作坊建在这里,除了他家自留地的缘故,扔垃圾方便也是一大因素。

  这年代,类似的事,司空见惯。

  吕冬没有多管闲事,下了车帮李文越去他家自留地摘菜。

  黄瓜,扁豆,豆荚,茄子,又拔了些大葱。

  几分地的自留地,种上点菜,够农户一家吃过夏天,再吃到秋天。

  农民收入低,却也有独特的优势。

  收拾好菜,吕冬和李文越上车往回走,快到土地和柏油路的转弯处,有风从后面吹来,刺鼻的气味更加浓烈。

  “阿嚏……”

  吕冬打了个喷嚏,赶紧稳住车把,问道:“咋有股沥青味?”

  李文越仔细闻了闻,只有刺鼻臭味:“没闻到。”

  吕冬还要拉货回大学城,也没仔细辨别,拐过弯加速进村,放下李文越和自行车,回果园拉上货,又奔赴大学城。

  正是最热的时候,过来买东西的人不多,稀稀拉拉,不像上午那么集中。

  吕冬赶到师大对面,发现摊位和老赵三轮车之间,又多了个男的。

  这人三十岁左右,比乔卫国稍微高点,有张长长的马脸,人瘦的厉害,高高突起的锁骨上面陷下去两个窝,别说放鸡蛋了,估计放上鹅蛋都掉不下去。

  吕冬放好车和拖斗,再看那边,马脸从鼓起的麻袋中掏出一个大号编织袋,铺在花格砖地面上,充当摊铺。

  “干啥的?”吕冬问乔卫国。

  “我没问。”乔卫国摸着光头,说道:“他就问能不能在这摆摊,我说公家地,他就上来了。”

  马脸又从麻袋里往外掏东西,花花绿绿的方形硬质包装物,一一放在麻袋上面。

  仔细看,隐隐能看到《逃学威龙》、《辣手神探》、《黄飞鸿》、《唐伯虎点秋香》等字样。

  原来是个卖盗版电影光盘的。

  这两年,vcd不再是稀罕物,渐渐走进一些条件还可以的家庭。

  县城的几个录像厅,也早就换成了vcd播放。

  不可避免的,有些艺术大师,尤其港城艺术大师们的作品,比如名声赫赫的徐老师,也大范围流入。

  县里物资交流大会上,有些录像厅甚至敢扯上外放音响,放这类片子。

  从某些方面来说,这也是最后一个群魔乱舞的时代。

  比如说在物资交流大会上,大部分歌舞团都有公开跳脱衣服舞蹈的节目。

  马脸看看老赵,又看看吕冬和乔卫国。

  前者年纪较大,估计阅历丰富,后者像是刚出校园的毛孩子。

  这很好选,他主意最终打在后两者身上:“两位,要盘找我,十块钱一张,要啥有啥!”

  买不买盘不要紧,先混熟再说。

  乔卫国跟之前一样,不搭理人。

  吕冬微微点头:“谢了,暂时不需要。”

  马脸向这边凑几步,说道:“别客气,一起摆摊就是缘分。摆出来的这些不感兴趣,是不是?放心,我了解你们小年轻的喜好。”

  他从麻袋里掏出一张新盘:“看到没?《泰坦尼克号》!我费好大劲从南方要的货,只要二十块钱一张!这可是美国最热的片子,拿了二十个……反正二十个金奖!还有,女主角全部光光,该露的都露了。”

  吕冬摇头:“不用,我看过了。”

  马脸这会没别的客户,继续推销:“嫌不过瘾?我这还有更精彩的!你要港城的?霓虹的?还是美帝的?”

  吕冬摆手:“不需要。”

  买光盘的人很少,马脸基本没生意,过了好长时间,才有个学生从吕冬这买完东西,被光盘吸引,讲价到六块钱,买走了一张。

  吕冬好奇:“他们怎么看?”

  “新款电脑?电视?”马脸乐呵呵说道:“想看总有办法。”

  卖盘只是赚钱办法之一。